很快的功夫,这个白发老者牵着狗,便来到了云海面前。

  老者依然脸上笑眯眯的,只是他牵的这条大狗,却对着云海龇牙咧嘴的。

  虽然这个白发老头是笑着看着自己,但云海却皱了下眉头,因为感觉到来者不善。

  很快这个白发老头就首先说话了:“小伙子,你是叫云海吗?”

  云海皱着眉头点了下头:“嗯,是的,请问你是?”

  这个老头云海总觉得像是他爷爷曾经提起过的一个人,但内心却不敢确定。

  此时正好楼栋里走下一家几口人,估计是出来吃晚饭的。

  白发老头看了下这一家几口,再笑着看了一眼云海,笑眯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牵着狗就这样转身离开了。

  云海看着这个白发老者的背影,心里暗想:这老头就是来和自己打个招呼的?

  内心说完,也不再多想了,转身朝着楼栋里走去,推开孙晓樱家的房门。

  这母女两正坐在客厅里唉声叹气呢,云海微笑的走了过去,对着孙晓樱母亲说道:“阿姨,别担心,一切会好的”

  闻言孙晓樱的母亲抬起头,虽然知道云海是在安慰自己,但还是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这两天辛苦你了,小海”

  云海也配合的轻笑了下:“阿姨您太见外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说完云海看了一下里屋正躺着的孙伟,然后再次说道:“阿姨您放心,不出一个月,一切都会好的,医院很快就会通知您回去工作,而叔叔也会醒的,当然还有他的公司会变的更大规模”

  云海这话就好像在说笑的一样,但却说的很肯定,把孙晓樱和她母亲都说的一愣。

  如今全市都在针对他们,为什么云海此时会说出这样的话呢?孙晓樱到内心一激动,因为她知道云海只要说出的话,那就会成真,一点不夸张,真的就是有这样的魔力。

  于是这丫头用纸巾擦拭了下眼眶,抬头看着云海说道:“真的吗?真的会和你说的一样吗?”

  这短短三天,这丫头都消瘦了不少,云海自然也看在眼里,内心一阵的心疼。

  对着孙晓樱笑着点了点头:“当然,我说过的话,什么时候没成真过呢?”

  听到云海这话,孙晓樱开心的不行,大有破涕而笑的样子,站起来高兴的一下子搂住了云海的脖子。

  这丫头如今确实很高兴,就像一直在黑暗中终于看到了曙光一样,当然这个曙光只是云海的口头上的一句话而已。

  这几天一个个不好的消息,已经彻底压的她还有母亲都快窒息了,这丫头都快有些崩溃了。不过现在却被云海的一句话,便重新对生活有了希望。

  但孙晓樱的母亲看着女儿这样可傻了,毕竟她接触云海时间不长,自然不知道他的话有什么魔力。只是认为是在安慰她们一样。

  可看到女儿这样的举动,她完全就不能理解的了,然后假装咳嗽了下一声。

  孙晓樱才想起来刚刚太高兴了,忘记自己母亲还在旁边呢,于是急忙松开胳膊,俏脸一阵通红。

  看着孙晓樱再次坐回原位,孙晓樱母亲再次问道:“小海,你刚刚那话是什么意思呢?”

  闻言云海自然知道她问的是什么,但这个还真不好明说,于是轻笑了下:“阿姨,这个我一时半会还真说不清楚,但我可以保证,不用多久一切都会好的”

  说完看了一眼里屋正昏迷的孙伟:“您和小樱这段时间就好好在家照顾叔叔就好,该吃吃,该睡睡,相信我,好消息很快就会一个个接连而来”

  听到这话孙晓樱也挽住母亲的胳膊说道:“嗯,妈我相信云海的话,他真的很厉害,他每次说过的话都会实现的,真的好厉害呢”

  孙晓樱母亲闻言,见云海说的这么肯定,再看看女儿又这么相信,虽然自己还是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觉,但也不多说了。

  于是叹了口气站起身:“那先谢谢你小海,我现在去厨房做饭,你就留在家里一起吃晚饭吧”

  云海见孙晓樱母亲终于恢复了一点精神,于是笑着点了点头:“那麻烦你了阿姨”

  闻言孙晓樱母亲也笑了下:“不碍的,就加双筷子的事”此时她内心对云海的好感越来越多了,这样的男人至少能抗事,在孙家出了这么大危难的时候还没有离开,这就已经很不错了。

  只是她还不知道云海何止能抗事,而且本事更是了的,此时他的本事正在慢慢展现出来。

  另一边丁家别墅里,丁勇也已经从医院接了回来,丁建国请了私人医生和护士二十四小时陪护着。

  眨眼来到了第二天的上午,此时丁建国正在别墅客厅里坐着,沙发的对面也是坐着一个中年男人,只是这个男人的身上的匪气很重,而且还留着大胡子。

  @Q更A新最aG快`上●uW

  到和石磊有些相似,但却少了石磊的身上的正气多了一丝匪气。

  “老金这两天真是麻烦你了”丁建国丢出一根雪茄给对面的大胡子。

  而这个大胡子也就是金爷,笑着接过雪茄,然后身后的黑西装保镖便弯腰给他恭敬的点燃。

  金爷深吸一口雪茄再次一笑:“老丁你太客气了,这点小事何足挂齿呢”

  闻言丁建国心里也明白,这家伙今天过来是拿钱的,于是自己也不墨迹,掏出一支票很痛快的写上数字。

  写完把支票递了过去,丁建国笑着说道:“老金这是给兄弟们的一点辛苦费,总不能让你这么大的人物白忙活是吧”

  金爷没有去接,而叼着雪茄看了一眼支票上的数字,然后满意的一笑:“老丁你看看你,就是太客气了,都说了咱们是朋友,帮你这点小事,怎么好意思收钱呢”

  丁建国听到这话并没有把钱收回去,因为他知道这只是客套话而已,要是真把钱收回去了,那自己就彻底得罪了这个市的黑道霸主了。

  于是笑着说道:“这可不一样的,咱们交情归交情,但麻烦你和手底下的兄弟们,那自然该给点辛苦费,就当给下边兄弟们的茶水钱好了”

  如果谁要看清楚支票上的数字,那就会觉得这个市的茶水这么贵吗?

  听到丁建国这么说,金爷也到不客气了:“既然老丁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却之不恭了”说完抬起胳膊挥了下。

  身后的一个西装保镖便走上前,把支票接了过去。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