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两人坐在客厅沙发上又是闲聊一会,金爷接到钱了,那自然也就准备再进行下一步动作了。

  于是说道:“老丁你说吧,要不要今晚我带人把姓孙的一家给烧了?”

  闻言丁建国叼着一雪茄深思了下,然后坏笑的摇了摇头:“不急不急,这样就太便宜他们一家了,我要慢慢折磨他们”

  说到这里丁建国一想到楼上躺着的儿子,内心就无比气氛,如果可以的话,他一定要把云海和孙家的人全部活刮了才能出这个口气。

  听到丁建国这话后,对面的金爷爷不多说什么了,点了点头继续笑眯眯的抽着雪茄。

  很快他身后的一个保镖刚刚像是出去接电话的,现在快速的走了回来,脸上挂着有事的表情。

  “金爷”这个保镖脸色有些尴尬的说道,毕竟这里坐着丁建国,所以他不知道该不该直接说。

  这个金爷也自然听出他的话味了,于是叼着雪茄无所谓的说道:“有什么就直接说,这里没外人”

  听到金爷都这么说了,那身后的保镖也就不避讳了“刚刚接到消息,有一大群外地野狗像是朝着我们市这里来了,怕是想来夺食的”

  野狗是道上的黑话,野狗夺食也就是黑道抢地盘的意思。

  J更新最快R上%J#

  闻言这个金爷和丁建国都是一愣,在这个节骨眼上怎么会出现一大批外来“野狗”呢?

  丁建国虽然不知道云海到底有多少身份,但他早就感觉这个人深不可测,所以这些野狗说不准是他叫来的。

  但他虽然知道也不会多说,因为这是人家黑道上的事情,他不方便发表言论,毕竟这也只是猜测的话。

  而金爷在道上滚爬多年的主,也不是傻子,不用人提醒也能猜出一二。

  于是皱着眉头问道:“这群野狗距离我们市还有多远?”

  闻言身边的保镖老实的说道:“大概还有七十多公里”

  听到这话后,金爷叼着雪茄轻笑了下:“来的这么突然?真以为我们金明市没人吗?敢来老子地盘撒野,这伙野狗来历调查清楚了吗?是什么地方来的”

  “这个暂时还不知道,但从人数来看不少人,像是有组织过来的”保镖再次实话禀报道。

  听到这话,丁建国眉头到是一皱,如果这样的话,那很快整个市的黑道就要乱套了,这个金爷还怎么给自己儿子报仇呢?

  越想丁建国就越气氛,如今他内心也有些不安了,因为他感觉到云海的身份正在慢慢展现出来。

  但这个金爷却丝毫不惧,叼着雪茄一脸无所谓:“妈的,既然他们想来夺食那老子就成全他们,也顺便让周边这些城市看看,金明市不是他们能染指的”

  听到这话,身后保镖急忙点头:“那我现在就点起人马,把这伙野狗挡在高速口”

  闻言金爷无所谓的摇了摇头:“不用,把这伙野狗放进市里”

  这话到把身后的保镖说蒙圈了,竟然把野狗放进来?这不是如同引狼入室吗?但他也不敢多问,于是点了点头:“好的,金爷”

  其实金爷还是算是老谋深算,毕竟大白天在高速路口开战,这影响太大,哪怕自己白道有人撑着,但也不好。

  但如果把这群野狗放进来,那就不一样了,整个金明市不管是地形的熟悉,还是老百姓所支持的,肯定对自己这边有优势。

  而且最关键的是,自己的人脉和长期在这个市积攒的底子,那都不是外来野狗能比的,所以没有必要一上来就来场硬战。

  金爷完全把自己当成了玉器而把野狗当成了砖头。

  想到这里,金爷便站起身对着丁建国苦笑道:“老丁你也听到了,我还有些事要回去处理,就先告辞了”

  丁建国自然听得一清二楚,心里正不爽着呢,听到这话还是装出笑容的说道:“呵呵,那就不留老金你在这里吃饭了,祝你旗开得胜干掉这活外来的什么狗”

  其实他说的也是心里话,他真巴不得金爷能速度掉赶跑这群外来的野狗,要不怎么抽开身帮自己折磨孙家和云海呢。

  金爷站起身听到这话,也是豪爽一笑:“那行,就借老丁你这吉言了”

  说完就带着身后的两个黑西装保镖朝着别墅门口走去,刚到门口就走进一个白发的老者,手里牵着一条狗。

  两人正一个照面的时候,老者手里牵着的狗就龇牙咧嘴的冲着金爷怒吼几声。

  而且声音很凶残的感觉,让人内心一颤,如果明眼人的话,就会发现这条狗绝对不是普通狗。但又说不出来,哪里不普通。

  金爷即使是黑道霸主,但毕竟还是普通人,自然感觉不到老者身上不凡的气息,和这狗不普通的地方。

  虽然被这狗吓的一机灵,但也没多想,以为是丁家的管家刚遛狗回来呢。

  金爷叼着雪茄,低下头看了一眼正朝着自己龇牙咧嘴的狗,然后笑了笑:“嗯,这狗不错”

  说完饶过这个白发老者便带着两个保镖继续走出了别墅门。

  而一直站在沙发前的丁建国刚刚醒都提到了嗓子眼,他真怕金爷对这个白发老人无理,那下场可就谁都拦不住了。

  不过所幸金爷没多说什么就走了,这才让丁建国暗擦了下额头的冷汗。

  然后急忙走上前,非常尊敬的说道:“福伯您来了”

  闻言这个白发老头,也就是福伯点了点头:“嗯,老汉我今天早上就到了,不过刚刚去见了下你所说的那个云海”福伯一边被丁建国扶着,一边走着说道。

  很快丁建国便把福伯扶到沙发前坐下后,自己也才敢坐下,然后激动的问道:“然后呢?福伯您已经替我儿报仇了吗?”

  丁建国正说着话,就已经有佣人过来给福伯倒了茶水。

  “你太心急了,这个叫云海的年轻人不简单”福伯笑眯眯的说完,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