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里的所有警察,听到局长都发话了,那还客气什么?一群人这就要开始对着云海冲过去。

  可这时老陈急忙站起身,他是知道云海身份的,要在这里把他打了,那就玩大发了。

  当然他也是不知道云海的身手,否则他就该替这些警察同事担心了。

  看着十几个同事朝着云海冲来,老陈一下子挡在了云海面前,然后对着局长说道:“马局,这个人可不能抓啊”

  听到这话,所有人也都愣住了,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老陈,今天他太反常了,如今竟然还对着局长说不能抓这个人?这不是笑话吗,难道是脑袋受刺激了?

  就连他身边的秋警花也是一样,今天师傅到底怎么了?

  但她很快还是把目光看向此时依然淡定抽着烟的云海,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

  能让师傅这么反常,而且现在情况都这样了,却表现出一副视若无睹的样子,到底是他装的,还是真的这么临危不惧呢?

  如今这个秋警花对云海也越来越好奇了,此时马局长也是闻言一愣,但表情瞬间很不快:“你这话什么意思?最好给我解释清楚”

  说完目光再次看向正抽着烟的云海,马局长并非庸人,很快也觉得这个男人气质不凡。

  老陈警察咽了口唾沫,看了一眼云海后,便走到马局长面前,小声道:“他是安全部的”声音很小,只够他们两人能听到。

  闻言马局长脸色一下子变了,虽然没有别人听到安全部三个字的时候,所表现出的紧张与畏惧,但依然脸上有些不同。

  但这还不算完,很快老陈再次小声补充道:“中校军衔”

  这话一出,马局长身体一颤,说实话,一般中校军官他到不是太紧张,但安全部的中校可就不一样了,含金量实在太高了。

  此时办公厅里所有人包括秋警花,都把目光看向马局长和老陈身上,此时马局长脸上的表情吊起来了所有的胃口,他们实在太想知道老陈跟局长说了什么,只是没有人敢多嘴问道。

  而云海也看的差不多了,于是站起身叼着烟笑道:“我时间有限,找个地方聊聊”

  闻言马局长看了一眼云海,然后表情也到恢复正常的说道:“可以,走去我办公室吧”

  安全部的领导找到他,那自然有事,所以之前那个打人的事情马局长压根都不再想了,还真是白打了。

  听到马局长这话所有人都傻了,不抓了吗?刚刚不是要气势汹汹要抓人的吗?怎么现在就变了?

  被打的小警察内心一阵不甘心,刚要张嘴对着马局长说话,可这时扶着他的另一个警察轻轻掐了下他,然后对着小警察摇了摇头。

  这时云海叼着烟也跟着马局长一起走出了办公大厅,看着两人离开后,老陈这才深喘一口气,这算把这尊大神给送走了。

  而秋警花一直美目盯着云海的背影,她也非常想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或许是警察职业病的缘故,只要内心产生好奇了,那就一定要知道谜底,否则真是心痒难耐。

  “师傅,这个男人到底是谁啊?”秋警花小声的问道。

  闻言老陈无奈的摇了摇头:“小秋你最好别问那么多了,那个男人的身份不是一般人可以知道的”

  这话越说越让秋警花内心好奇加重,但见师父不告诉自己,于是小嘴撇了下:“切,有什么了不起的”

  说完内心暗想,既然师父不告诉自己,那自己就亲手揭开谜底好了。否则这秋警花至少一个月估计是睡不好觉了,好奇心太重了这个女人。

  而另一边云海也来到了马局长的办公室里,随便找个沙发坐下后,叼着烟直接说道:“马局长,应该知道我的身份了吧?”

  闻言马局长点了点头:“知道了一点,至少不知道你贵姓”

  “我叫云海,以后你叫我小海就行了”说完云海弹了弹烟灰继续补充道:“今天来就是跟马局长认识下,毕竟以后我就是这个市的安全部负责人了”

  这话让马局长再次一愣,没想到这个人不仅是安全部领导,而且还是这个市的负责人。

  看着马局长发愣的样子,云海轻笑了下“以后还需要马局长多多配合我们安全部做工作啊”

  闻言马局长也是轻笑了下:“那是自然,都是为了国家为了人民,我们公安局一定鼎力配合”

  听到这话云海点了点头:“那就好,对了,今天来这里还有个事情想要通知你下,接下来的一个月金明市的黑道将由我们安全部大洗牌,,希望马局长把这个事情交代给各个分局,别到时候打乱了我们安全部的部署”

  马局长听到这话眉头一皱,他自然知道云海这话什么意思,也就是说接下来一个月,这个市的黑社会就不要让警察管了,全部由安全部负责。

  想到这里马局长摇了摇头:“这样有些不妥吧?毕竟我还没有接到省公安厅的通知,这样不管不顾到时候出乱子,我可担当不起”

  其实云海也猜到了他会这么说,于是站起来笑道:“我今天来就是和你打声招呼,至于你怎么考虑那就是你的事情,但我要告诉你,破坏了安全部的行动,这个责任你一样担当不起”

  说完云海叼着烟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局长办公室,刚推开门,就看见秋警花正捧着一堆文件站在门口。

  当她看到云海的时候,俏脸上露出一抹慌张,云海轻轻一笑:“你的好奇心还挺重的吗?”

  说完云海绕过秋警花,手插口袋便继续朝着楼梯口走去,而身后的秋警花就这样转过身看着他。

  其实她确实想来借着送文件偷听下的,可奈何这房门隔音太好,什么都没听到。

  此时想起云海刚刚的话,俏脸露出一抹尴尬,咬着银牙说道:“哼,本姑娘还就不信了,就没有我解不开的迷”

  而另一边云海走出市局大楼后,来到路边准备拦车回去,可就在这时一个男人身穿黑风衣走了过来:“云老大,你可出来的真晚”

  听到这话,云海头都没有转,直接弯腰坐进了出租车里“面具全到齐了吗?”

  而李子鹤也跟着坐了进来,点了点头道:“嗯,就等你一句话,死神请帖就可以发了”

  aM$~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