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男子走进宽大的仓库后,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毕竟大部分的人都在各自忙活着呢。

  有趴在女人身上玩耍的,有正在互相对打的,甚至还有躺在地上注射毒品的,反正干什么的都有,就是没有一个像正常人的。

  不过这也不奇怪,这里除了那几个一丝不挂的女人是他花钱买来做玩物的以外,其他都是他的王牌杀手,这些人也是自己花了大功夫从牢里弄出来的。

  这些人的身上散发着邪恶的气味,而且身手绝对不是前两个小队能比的!

  白发男子对着身边的魁梧大汉说道:“去把骆驼叫来”

  骆驼是这里的王者,他的话比白发男子还受用,因为别看这个厂房里只有几十个人。

  但这里的竞争可是可怕的很,在这里所有人都是以数字代号命名,实力越强数字就越靠前。而骆驼就是一号、

  只用靠前的人才可以玩这里的女人,才可以注射免费的毒品。

  闻言身边的魁梧大汉脸色露出一抹恐惧的声色,然后咽了口唾沫:“我我请叫一号”

  而就在这个魁梧大汉走上楼梯去二楼的时候,画面的另一边云海也已经来到了后山的山顶上。

  点燃一根烟深吸一口:“我到了,你可以现身了”

  他的话说完,山顶上突然一阵狂风呼啸,狂风之中夹杂这个老人的笑声:“呵呵,小娃你也别怪老汉欺负你,既然来了那就受死吧”

  随着老人的这句话说完,云海突然感觉到脚边窜出一条大狗,张口血盆大口朝着云海的腿部咬去。

  真的是血盆大口,没人知道这是什么狗,竟然嘴巴能张的这么大,而且牙齿和一般的狗不一样,一排排锋利的獠牙在夜晚中格外醒目。

  云海明显感觉到这狗如果咬到自己的腿,这咬合力一下子就能将骨头咬碎一般。

  于是云海身后微微一晃,转身将腿抬起,只听“砰”的一声,这是狗咬空的声音。

  而这狗咬空以后,并没有就此罢休,两条后腿原地一蹲,然后嗖的一下就朝着云海胸口扑来,速度极快,在夜晚中只见一道黑影一闪而过。

  看着这该死的大狗已经快扑倒自己了,而且速度极快,快的云海已经无法躲闪了。

  于是云海无奈抬起胳膊抵挡,可这一下正好挡在了这条大狗的嘴前。

  “嗷呜~”的一声叫吼,这狗叫声把云海搞的一阵无语,这特么是狗叫吗?

  这到底特么是个啥?可还来不及多想,这狗已经再次张开血盆大口,哄的一声咬在了云海的胳膊上。

  云海的胳膊虽然没有山魁那么变态,但和正常人比那也算粗壮的,可就这样,被这大狗一口瞬间撕扯掉一条胳膊。

  可云海也没客气,抬起另外的胳膊一拳狠狠轰在这狗的脑袋上,瞬间将它打飞出去。

  “呵呵,小娃身手可以啊,老汉来会会你如何?”

  这话说完,云海明显感觉到身后一个人影一闪而过来,就在他要转身的时候,一个满脸笑眯眯的老头已经出现在自己面前。

  就在这时老头一掌瞬间打在云海的胸口上,将云海整个人打飞出去五米,摔在一棵树上。

  一口鲜血顺着云海喉咙上涌,噗嗤一声吐了出来:妈的,这个老东西果然不是普通人,就算在隐世中也算是中上等的高人。

  云海虽然体内有些血气乱涌,但并没有大碍,只是让云海想不到的是,这个老头用内功打自己的这一掌,竟然被体内的真气给化解了,甚至竟然还吸收了其中的力量。

  云海明显感觉这一掌似乎在给自己真气“加油”一般,内心暗喜但也不表现出来。

  看了一眼断掉的胳膊,悄悄用大脑强制暂停体内的正在翻滚的生化病毒,让胳膊先不要恢复。

  他决定想要再吸收一点这个老头的内功,然后壮大自己的真气。

  而这个老头也就是福伯可不知道这些,看着云海口吐鲜血的样子,以为他被自己这一掌伤的不轻。

  被云海刚刚打飞出去的大狗,已经来到了福伯的脚边,然后一人一狗慢慢朝着云海走来。

  “小娃其实你的身手还算不错,只可惜火候不够,可惜,可惜了”福伯来到云海的面前俯视着他,像是根本就没有把云海当成能正眼看的对手。

  闻言云海咬着牙猛的站起来:“笑话,死老头你特么赢了吗?”说完抬起唯一个胳膊就要打向福伯。

  云海这句糟老头彻底让福伯脸上一寒,似乎从没有人敢这么称呼自己。

  “小娃,你这嘴着实可恶,老汉这就让你永远说不出话”说完福伯快速抬起胳膊,猛的朝着云海打出几掌。

  而云海根本就没有去挡,他巴不得多来几下呢,所以刚刚的话也是故意惹怒对方的。

  “砰砰砰”福伯寒着脸对着云海胸口,连续打出十几掌,而且每一掌力度都不小,足以看得出云海刚刚的这番话,有多让他气愤。

  福伯身边的那只大狗也不闲着,快速一条张开血盆大口咬着云海唯一的那胳膊上。

  “噗嗤”一声这条胳膊也被它狠狠撕扯掉了,云海此时两条胳膊被撕掉了,胸口也被打了十几掌,嘴里鲜血直流,是个人都看出来他已经没命了。

  但云海内心却一阵享受,乌苏老者所流下的这股真气实在玄妙的狠,竟然有将内功吸收化为真气的效果。

  说真的,如果葛伟要是知道的话,估计能羡慕的咬碎所有牙齿。

  而这时秋警花和小警察也已经快来到了山顶,但刚拨开一片挡在面前的杂草时,就看到了一个老头正在不断用手掌蹂躏云海。

  画面极其残忍,让秋警花和小警察两人瞬间傻住了,小警察此时终于借着山顶的月光看清楚了正在被打的人正是云海。

  只是他如今口吐鲜血,两个胳膊已经血淋淋落在地上,整个人完全像是没有生命气息了一样。

  连小警察都吓的双腿发抖了,秋警花更不用说了,虽然是警察不假,可这样的话一幕还是对她内心有些冲击。

  m~●

  双腿一软差点滑倒,发出一丝极小的声音,在狂风呼啸的环境下,这样的声音基本是不会有人察觉到了。

  可不幸的是福伯并非普通人,打出最后一掌,将云海狠狠打飞出去后,收回内力转过头看向秋警花那个方向……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