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的出现让场面瞬间安静了下来,厂房里的所有人目光全部看着这些奇怪打扮的面具身上。

  白发男子皱着眉头看着李子鹤,然后冷冷的说道:“你们是什么人?”

  李子鹤闻言叼着烟笑道:“我不是说了吗?我们是送外卖的”

  他的话说完身后的几个面具都发出冷冷的笑声,这些笑声让在场的人内心发毛。

  白发男子听到李子鹤这吊儿郎当的口气,脸色变冷:“给我杀掉他们”

  此时厂房里所有人也都站了起来,然后开始慢慢朝着面具们所在的地地方围了过去。

  骆驼再次摇晃着他那发酸的脖子,嘴角扬起:“一群装神弄鬼的玩意”

  听到这不屑的话,李子鹤蹲在地上,单手捏在烟头上,火星四溅:“曾经很多人都说过这样的话,只是他们现在已经没机会再说话了”

  说完李子鹤慢慢站了起来,表情虽然坏笑着,但这笑容中充满了怒意和杀意。

  而当他站起身以后,身后的一群面具全部单手提刀,双腿一弯,这是他们的战斗姿态….

  另一边后山之上,云海嘴角露出一个弧度看着不远处的福伯。

  福伯听到云海说出苍龙诀的时候,内心猛的一颤,身为隐世之人,他自然听说过,四老之一的乌苏老人绝学《苍龙诀》。

  虽然从没有领教过,但苍龙诀的大名他可是早有耳闻,以气化实,苍龙一出万物成灰。

  只是福伯想不通云海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可不容他多想,云海突然眼睛一闭,大脑释放出一股强大的意念。

  趁着福伯不注意的时候,瞬间将秋警花和那小警察推远,云海知道释放苍龙诀的时候再一定范围里所有人都是无法动弹,而且会收到真气攻击的。

  福伯见身后的秋警花和昏迷的小警察,被突然推远以后,脸上一冷:“想跑?”

  说完身体就要有动作,像是准备先把秋警花和小警察两人杀掉再说。

  可就在福伯刚要动的时候,突然一股强大的真气瞬间压在了他的身上,身边的大狗也是一样。

  两条后腿刚要弯曲,突然哄的一声,大狗瞬间被压的只能坐在地上。

  福伯不敢相信的看着云海,他明显感觉身上不断的有真气在施压。

  GC更新最快上/d

  这….这个小娃,难道要释放苍龙诀?

  福伯咽了口唾沫,因为他感觉到云海身上正在不断释放出真气,此时他内心开始有些判定了云海是乌苏老人的徒儿。

  但云海此时却没有空搭理他,体内第一次聚集这么多真气,他要不好好试试这真气的威力怎么行呢?

  闭上眼不断的释放出体内刚聚集的真气,而这股真气只是玄妙的很,在体内的时候还感觉不出来有多少,但释放出的时候才发现,真气似乎源源不断一样。

  但让云海觉得奇怪的是,释放出的真气都是刚聚的,乌苏老头之前所留下的真气越无法释放出来。

  云海不傻,他知道乌苏老头留下的这些看似微少的真气才是好东西,此时云海都开始怀疑当初乌苏老头是要害自己还是在帮自己了。

  而被云海用意念推远的秋警花刚落地后,就俏脸露出无比吃惊的表情,她是个普通人所以自然感受不到真气。

  只是她很好奇刚刚自己怎么好好的被什么推开了一样,到底怎么回事?但她不傻,虽然不知道刚刚到底怎么了,但她知道这肯定是云海所谓。

  于是秋警花站起身美目一直看着百米之外的云海,虽然此时环境很黑暗,基本看不清楚什么。

  但让秋警花奇怪的是,云海身上竟然不断有白光出现。

  当然这丫头不知道都是这并非是白光,而是云海正在不断释放出的真气

  很快的功夫云海身处的地方,周围百米全部笼罩着一层层的真气,而福伯和大狗表情似乎有些不好受。

  不过这也正常被被强大的真气压着,就好比身上背着一座大山一样,怎么会好受呢?

  如今福伯腰都被压弯了,额头不断流下冷汗,内心也觉得越来越不妙了,这小娃难道真是在释放苍龙诀?

  一想到这里,他内心就开始发毛,苍龙诀的名声在隐世之中可是赫赫有名的,但没有人知道被苍龙诀打到是什么感觉,因为被打到人都成灰烬了,当然除了云海以外。

  云海闭上眼不断释放着,眨眼过了一分钟之久,此时他自己都感觉身体四周全部都弥漫着真气。

  内心暗暗回忆当初葛伟释放苍龙诀的姿势,然后睁开眼,原本张开的手心猛的握紧。

  可这一下就尴尬了,因为四周漂浮的真气根本不鸟他一样,完全没有葛伟所表现出的那样以气化实的效果。

  云海心里暗想:靠,这逼装大发了!!

  苍龙诀本来就是惊世之作,怎么可能说放就放出来呢?葛伟要不是得到乌苏的真传,否则这辈子都不可能练成的。

  所以想云海这样半路出家的人,根本连气功师都算不上,怎么可能控制真气呢?更别说以气化实了。

  云海不断的把手张开,然后握紧,来回几下可半点用都没有,似乎真气只可以释放,但他却无法控制,这就很尴尬了。

  而被一弯腰的福伯看着他迟迟没有动作,也是一脸懵逼,身体想动却无法动弹,因为四周真气太多,只要他一动就会立刻吸引更多真气压来。

  云海看着福伯煎熬的表情,然后乐呵一笑:“你先别急,我再研究研究哈”

  说完也不看福伯的表情了,闭眼再次开始琢磨起来,又是一分钟过去了,云海各种尝试过都没用,真气始终无法控制。

  就这样云海福伯和大狗,两人一狗站在了原地,云海到还好没有真气压身,但他知道只要自己一动弹,真气也不会对自己客气的,毕竟他如今也无法控制这些该死的真气。

  本来杀气弥漫的气氛,被云海这么一搞,如今尴尬的不行……..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