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云海尴尬的时候,另一边的废弃厂房里可是战斗打响了。

  只见面具们弯腰,双腿一伸,一个个如同弹簧似的,嗖的一声飞出去。

  当然如果真把他们当成弹簧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甚至这个错误还会要了性命。

  这不,几个想上位的杀手不屑的冲向正飞过来的面具,拿起砍刀就要劈过去,可就在这时面具们突然一个急加速。

  二十几道黑光瞬间出现在厂房里,只是当这黑光停下的时候,扑通十几声,不断有人倒在了血泊中,都是脖子被割喉了。

  就这一个照面的功夫,竟然死了十几个人,剩下的王牌杀手们也开始小心起来了。

  面具们甩了甩砍刀上的鲜血,转过身再次弯腰,像是准备发动第二波突刺。

  而被面具们所围着的骆驼等人,也开始动手了,在这样下去再来几次估计能站着的就没几个了。

  虽然骆驼也没看懂这些面具,到底是怎么能再空中急加速的,但这些他也懒的去问了,因为他内心只想快点杀光这些人,然后去把五百万的酬金赚到手。

  而刚准备发动突刺的面具们,见一群杀手纷纷涌向自己,于是便直起腰近身厮杀他们还没怕过谁。

  骆驼抬起强壮的胳膊也要加入了战斗中,只是他活动了几下,突然发现侧边刀光一闪。

  于是急忙转身,速度也不慢,就在他转身的瞬间一把砍刀直直从他面前刺过。

  但就算躲过了这一偷袭,骆驼的脸上还是被划出一道口子,鲜血慢慢流了出来。

  李子鹤见对方竟然躲过了自己偷袭,于是快速收回砍刀,乐呵一笑:“身手还算不错嘛”

  骆驼摸了摸脸上的鲜血,表情瞬间极冷无比:“好久没有人能让我流血了,有意思了,真有意思了”

  说完抬起强壮的胳膊,瞬间砸向李子鹤,速度极快力量也不小,但李子鹤也并非木头站着不动的。

  只见他快速抬起砍刀横在胸前,准备硬挡下骆驼的这击重拳。

  很快李子鹤都感觉虎口被震的发麻,这个骆驼的力量着实不小,而后者见李子鹤被自己打的后退两步,也没有就此放过他。

  在此抬腿跨前一步,拳头猛的举起来,在此直接轰响李子鹤的面门。李子鹤再次后退两步微微一闪。

  就在李子鹤不断来回躲闪的时候,厂房里面具们都杀戮也开始了起来,白发男子急忙退到一个桌前,然后躲在下面生怕自己被误伤。

  但很快白发男子就发现了,自己这些所谓的王牌在面具的面前,就如同等待宰杀的小鸡一样。

  面具此时的恐惧正式展现出来,他们不仅速度极快,而且近身格杀更是可怕,因为他们每天都在真枪真刀的互相厮杀,所以对于近身战上,面具更是无所畏惧。

  只见一个个杀手还刚冲到面具们的面前,就是阵阵刀光闪现,眨眼的功夫已经好几个杀手倒地了。

  剩下刚准备冲上去的杀手们,看到前面人的下场,也都咽了口唾沫,这些戴面具的还是人吗?

  要知道他们的身手已经很厉害了,可没想到在这些戴着面具的人面前,就如同菜鸡一样,根本没有还手的机会。

  开始有一个杀手准备要跑了,他这一跑身边几个杀手也都跟着他一起朝着厂房外跑去。

  可就在他们刚到厂房门口的时候,突然脚下白雾升起,这阵白雾瞬间让他们找不到了方向。

  在这种情况下,突然眼前出现白雾什么都看不到了,那是多么让人恐惧的事情?因为这个时候最能感受到死亡的气息。

  那个刚带头准备要跑的那个杀手,站在白雾中不断四处观望,虽然什么都看不清,但他只能这么做,总不能坐在地上等死吧。

  可就在他不断转身四处观望的时候,突然后背一凉,一把锋利的砍刀直直刺进了他的后背中。

  很快当白雾散去以后,刚刚跑的那几个杀手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

  看到这一幕,白发男子内心吓的不行,虽然此时还没有人注意他,但他知道等下的结果应该不会很美妙。

  但看到那群杀手跑到门口就被截杀了,他也失去了逃跑的勇气,只能蹲在桌底瑟瑟发抖了。

  不到五分钟面具的们杀戮已经结束,此时厂房里除了正在和李子鹤交手的骆驼,也就只剩桌底瑟瑟发抖的白发男子了。对了,还有那些已经被吓傻的妓女。

  所有杀手已经全部被割喉趴在了地上,一具具尸体格外瘆人,

  面具们此时正蹲在在地上,或者站着抽着烟看着正在对打的李子鹤和骆驼,但丝毫没有表现出要帮忙的意思。

  李子鹤乐呵一笑:“行了,差不多了,老子跟你也玩腻了”

  最新\"章节上Xgn

  看着骆驼再次朝着自己轰出一拳,李子鹤这次连躲都没躲,快速一抬手,刀光再次闪现出来,只是这次比之前快的不是半点。

  就在骆驼沙包大的拳头都快碰到李子鹤的鼻子上的时候,突然停顿了下来,因为拳头的主人已经使不出力气了。

  骆驼不敢相信的看着脖子上正在不断喷血,这时他才知道原来这个男人一直是拿自己寻开心的。

  看着骆驼倒地后,所有面具全部站起身,他们这是要准备做清理工作了。

  面具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除了自己人,否则见过他们的人必须死,只见一个面具手拿砍刀朝着一群妓女的方向走去。

  另外一个面具一脚踢飞了白发男子躲藏的桌子,然后没有任何犹豫的抬起手中的砍刀。

  如果刚刚这个厂库是罪恶都市的话,那现在就是人间地狱。

  画面一转,后山之顶上,云海此时尴尬无比,如今他都有些不好意思去看对面的老人与狗了。

  脑中暗想:这特么叫什么事啊?按照这样下去,今晚估计是别指望能动了。

  除非等着这些真气散去,否则一时半会真没办法行动,只是云海自己都不知道这些真气何时能散去。

  就在云海又尴尬又无语的时候,突然脑中灵光一闪,对了,用这招试试!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