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的话说完,病房里一片安静,只有山魁依然乐呵的吃着便当。

  黑豹和蟒蛇还有乔二都不傻,这是一个决定发展的选择,金明市是大都市那油水自然肥的很,但要两人平分,海临市是个小市自然不如这里肥美,但一个人独享也到不错。

  这真是一个很犹豫的选择,三人都是开始琢磨起来了。

  很快第一个表态的是蟒蛇,然后笑嘻嘻的说道:“老大,我选这里,嘿嘿,毕竟大城市待着带劲”

  见蟒蛇表态后,云海点了点头看向黑豹和乔二:“你们两个呢?”

  黑豹这时也想明白了,于是乐呵一笑:“老大我也选这里,我不在这里蟒蛇这家伙就上天了”

  听到这话,云海满意的点了点头,其实他也是这么想的,如果让蟒蛇和乔二在这里,那乔二肯定要被蟒蛇这货欺负。

  虽然乔二也不是傻人,但在黑道上他毕竟还是新人,自然不如蟒蛇老辣。

  所以让黑豹和蟒蛇两人平分金明市,可以做到一个平衡的效果,而且可以互相监督。

  乔二闻言笑道:“既然他们两个都选好了,那我就选海临市好了,老家待着也不错”

  云海笑着点了点头:“那行,就这么着吧,乔二你现在就可以带人回去了”

  “得嘞,老大”说完乔二就转身走出了病房去忙活了。

  zy更=新!T最…快!A上)m

  云海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给蟒蛇:“这几家公司,全部给我砸了”

  这些就是当初在孙伟病倒的时候,对他落井下石的公司,如今云海已经拿下了这里的黑道,那就该让他们尝尝后悔的滋味了。

  蟒蛇接过名单后,也没多问,点了点头笑道:“老大你瞧好吧”

  说完和黑豹乐呵一笑:“豹子你先好好养伤,哥哥赶着去忙了,哈哈”说完就乐呵的走出病房了。

  这话可把黑豹刺激的不行,咬着牙就差要强行出院了。

  “老大,你就让我出院吧,我都好差不多了,这两天可憋死我了”黑豹苦着脸说道,说的时候也没看此时自己正在输液呢。

  闻言云海笑眯眯的摇了下头:“你就老实在这里待着,待满一个月再出院”

  “别啊,老大,我要住一个月?那你不如杀了我好了”黑豹感觉自己快要疯了一样。

  但云海也懒得搭理他了,对着一旁正在吃便当的山魁说道:“好好看着他,如果这家伙闹腾的话,我不介意你揍他”

  闻言山魁露出一排牙齿,憨笑的点着头:“嘿嘿,老大你放心吧,我肯定揍他”

  “嗯,那就行”说完云海手插口袋便转身离开了,也不看黑豹那面如死灰的表情。

  而另一边此时丁家的别墅里,丁建国的心情可比黑豹难过焦虑百倍。

  当他听到金爷黑道势力已经被野狗扫掉了以后,整个人都傻了,这才几天啊?一个这么大黑势力就被干了?

  丁建国不傻,知道这一切都是云海在背后作梗,没想到自己儿子的仇没报成,反而还把福伯和金爷拉下水了。

  此时他正在别墅客厅的沙发上,表情焦虑的抽着雪茄,只是现在他感觉这雪茄都索然无味了。

  很快一个佣人走了过来:“老爷,福伯醒了”

  听到这话丁建国急忙站起身,如今一切希望可就在福伯身上了,推开佣人急忙跑到福伯的房间。

  福伯此时正躺在床上,脸上煞白:“小丁,我老汉这次可让你见笑了”

  能叫丁建国为小丁的,估计也只有福伯了,不过这也正常,福伯可是他爸一辈的。

  丁建国急忙走到床边,对着福伯笑着摇了下头:“福伯瞧您说的,您是为了我们丁家才会成这样,我再见笑的话那还是人吗?”

  闻言福伯刚要张嘴说话,突然感觉喉咙一甜,急忙侧过身一口鲜血吐在地上。

  丁建国都愣住了,不过很快回过神就拍了拍福伯的后背:“福伯,您怎么样了?到底是谁把你打的这么重”

  丁建国此时还不知道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因为除了福伯以外,应该没有人会告诉他的。

  福伯一口老血吐完后,深呼吸了几下,然后再次躺好,默默的叹了口气:“那个小娃不简单啊,没想到老汉活这么久,竟然栽在一个毛头小子的手上,可笑,可笑啊”

  听到这话丁建国不傻,一下子就猜到了福伯说的毛头小子是谁了,于是急忙问道:“福伯,是那个云海把你打伤的?”

  福伯点了点头:“这个小娃很不简单,而且竟然还会四老的功夫,老汉输了也无话可说”

  说完眼睛中出现一抹忧郁:“只是可惜了我的那个老伙计,老汉我心疼啊,心疼啊”说着说着就老泪纵横了。

  闻言丁建国内心猛的一颤,他虽然不知道四老是何等存在,但那个云海竟然能把福伯打成这样,那他心里就彻底没底了。

  连福伯都败了,那谁还能帮自己啊?谁还能替丁家报仇雪恨啊。

  见丁建国这表情,福伯也知道他内心所想,于是慢慢张开说道:“莫怕,老汉我虽然输在这小娃手上,但你们丁家的仇,还有我老伙计的仇,老汉一定要报!”

  这话说完明显感觉整个房间都在震动,可想而知此时的福伯有多想杀了云海。

  丁建国虽然也感觉到房间震动,但这些已经不是他该想的了,听到福伯这话后,本来已经绝望的内心再次升起了一抹希望。

  于是急忙问道:“福伯,那您还有办法对付那个云海吗?”

  闻言福伯笑着点了点头:“当然,老汉我一个人虽然不是那个小娃的对手,但如果加上花姑的话,那这个小娃必死无疑!”

  “花姑?”丁建国闻言一愣,似乎从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而福伯也懒得多解释了,把手上的一个镯子摘了下来:“你把这块玉佩挂在后山最高的一棵树上”

  虽然不理解福伯要干嘛,但丁建国还是点了点头双手接过这玉镯。

  “把镯子挂上树梢后你就离开,三天后午时你再去那树下,就会见到一个老妇人,到时候你把她带来这里就行了,到时候你们丁家的大仇就可的报了”

  听到这话,丁建国表情再次露出一抹欣喜,只要能报仇让他干什么都行,更何况这个事情也很简单。

  “福伯,您先好好养伤,我这就去后山”说完丁建国就急忙站起身走出房间……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