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这还不算完,紧接着当所有人看到活动页面的时候,再次愣住了,这设计的真是没话说。

  云海暗笑一下,然后把鼠标往下滑动一下,很快页面底下出现一排排熊熊烈火。

  真是帅的一不要不要的,而此时文雨婷整个人如同做梦一般,睁大美目不可思议的看着投影幕上。

  这样的页面,不管是技术上还是设计上都不是她能够达到的高度,不对,甚至她大学老师都做不到这样完美的作品。

  很快云海在众人发愣的时候,突然把页面给关闭了,然后抽了口烟笑道:“我刚做的这个页面,大家觉得还行吗?”

  这话很快让所有愣住的人都回过了神,这何止还行啊?这太行了好吧!

  “云总,您设计的这个页面是我见过最完美的一个艺术品,没有之一”很快就有人开始发表自己的看法了。

  “我也赞同,这个页面做的无可挑剔,用艺术品来形容一点不为过”另一个女生也点头说道。

  闻言云海满意的笑了,对着前面正站着发傻的文雨婷说道:“文主管,你觉得呢?”

  听到云海这话,文雨婷也是回过神了,然后慢慢转过身,似乎非常留恋投影幕刚刚的那个艺术品。

  这是她第一次被一样东西给折服,从小到大她傲娇的性格还没服过谁,但今天她服了,并非是服云海,而是服了这设计页面。

  她也很赞称刚刚的页面为艺术品,只是内心明白这个艺术品,至少自己五年,甚至十年都不一定能做到,但这个男人却用了短短十五分钟。

  想到这里,她内心第一次有了一种挫败感,于是默默叹了口气:“这个设计品我自认为达不到这个高度,我认了”

  说完摘下早上刚戴上的主管胸牌:“我选择离职”

  这话一出整个办公室里的员工一片哗然,为什么这样就离职了呢?

  要知道刚刚的艺术品,放眼望去全国能做出来的不会多过十人,难道就因为做不到就离职吗?这太夸张了吧?

  云海见文雨婷俏脸挂满失落与挫败,叼着烟轻笑了下:“难道你不想学习下我的设计吗?”

  闻言文雨婷美目突然一亮,急忙点头说道:“我想学”

  说完表情又有些尴尬的再次说道:“只是你会教我吗?”

  此时她再也没有之前那么锐利的气势了,反而想是一个虚心好学的乖学生一样。

  这也是云海搓搓她锐气的目的,但让她离职还不至于,毕竟设计部还缺主管,少了她也麻烦。

  总不能让小丁这个级别的黑客来做设计部主管吧?那太暴遣天物了。

  于是云海点了点头:“教你可以,但你先做好设计部主管再说,等哪天你真的成为一个合格的主管,我再考虑教教你怎么设计”

  这话一说所有设计员都羡慕的看向文雨婷,要知道如果真有一天能学到这手艺,别说在新海公司了,去哪都是年薪几十万一点问题没有。

  当然文雨婷不在乎钱,她是真的喜欢设计,要不当初也不会不学管理家族企业,而一心去名校学习设计了。

  很快文雨婷暗暗咬了下银牙,然后点头说道:“我会做努力做好一个主管的,但也请云总别忘记您刚说的话”

  闻言云海没有说话,只是轻轻一笑,然后叼着烟在所有人目光中,走出设计部的房门。

  心里一阵乐呵,刚刚的逼装的还算成功,先把这个文雨婷吊着,然后再慢慢顺着她了解文家到底是想干嘛。

  眨眼时间过的很快,已经来到了第三天,今天云海一早上就收到萧莹的短信,说已经将跨海贸易的仓库给修好了,就等约孙伟见面签合同了。

  云海看着信息暗暗琢磨一番,自己亲自出面似乎不太好,已孙伟的那个性格,到时候还会以为自己是冲着他女儿的,那倔脾气一上来再不领情那自己就丢人丢大了。

  想到这里,云海便决定这个事情全权交给萧莹这丫头出面,然后便把孙伟的手机号发了过去。

  并且补充道:小丫头,到时候你别提我的名字,就说我们公司是看好他公司的潜力,所以想要合作的。

  很快一分钟的时间不到,萧莹就回复信息了:嘻嘻,放心吧,老师你的想法我还能不知道吗?

  看着这个信息,云海乐呵一笑,这丫头真是越来越懂自己了,不仅是自己的一个好学生,如今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助手。

  心情大好,云海准备今天约上孙晓樱出来逛街,毕竟来这个市都好几天了,还没有好好和这丫头出来转转,感受下大都市的氛围。

  本来还想打电话叫妖娆请假一起的,但一想她那性格,估计不会答应一起来的,所以云海就想算了,等改天再单独带她到处玩玩好了。

  就在云海从床上站起来,进卫生间洗漱的时候,另一边丁建国今天再次爬到了后山顶上。

  今天他到没有带佣人,就自己一个人来的,爬上对于他这个年级的中年人,可是非常辛苦的。

  K◇正版首/发vj

  但为了能替自己儿子报仇,辛苦一点他也忍了,咬着牙爬了足足三个小时才终于来到山顶。

  此时丁建国已经满头大汗了,不断喘着粗气,脚步缓慢的来到之前挂玉镯的那颗树下。

  可当他来到树下后,心里咯噔一下,因为此时树上那玉镯已经不见了,而且也没有福伯说的那个神秘的老妇人出现。

  丁建国也来不及擦下额头的汗水,不断四处观望着,可越看心里越觉得不妙,因为此时附近根本没有半个人影。

  难道玉镯被风吹没了?所以老妇人就没有出现?

  一想到这里丁建国就内心更加发燥,这可是他唯一的希望了啊,于是开始不断在树下寻找,看看能不能找到那块玉镯。

  这一找又是一个小时,丁建国把树附近都找了一遍,可依然没有看到那个玉镯。

  此时他内心升起一丝绝望,难道是老天都不愿帮丁家吗?丁建国跪在地上拳头握紧狠狠砸了下地上。

  可就在这时他身边响起了一个老妇人的声音:“你是在找老妇我吗?”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