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老妇人的声音,瞬间让丁建国身体一颤,一屁股坐在地上。要知道刚刚这附近是没有任何人的。

  怎么会突然有个老妇人如同鬼魅一般瞬间出现了呢?这要是放在晚上,估计丁建国能吓的以为见鬼。

  只见丁建国软坐在地上后,急忙抬起头,此时他身边正站这个弯腰的老妇人。

  一头白发,脸上挂着一道道岁月留下的皱纹,老妇人五官很漂亮,如果年轻的时候绝对也是一代美人

  果然是隐世的高人,身上散发的气势不比福伯弱,甚至还要高上很多。

  很快丁建国就知道这个老妇人就是福伯所说的那个帮手了,于是急忙站起身尊重的说道:“老人家您好,我是福伯叫来带您去见他的”

  闻言这个老妇人有些不快的说道:“那个老东西怎么自己不来?”

  见老妇人表情有些不高兴,丁建国急忙实话说道:“老人家您别介意,福伯被人打伤了,所以现在只能躺在我那里休养,不便多动”

  听到这个话,老妇人微微一愣,然后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城市之中竟然还有人能打伤他?”

  说完目光一冷,然后紧紧盯着丁建国:“你没骗我?”

  丁建国见老妇人这锐利的目光,内心有种莫名的压迫感,猛咽了口唾沫急忙摇头:“怎么会呢?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骗您老人家啊,福伯真是被人打伤了”

  老妇人见丁建国不像是撒谎,然后默默叹了口气:“我就知道这个老家伙,找老妇我准没好事”

  说完抬手一挥:“带路”

  很快就这样老妇人跟着丁建国一路来到了山下,但丁建国总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下山的时候自己的脚步变的轻盈了很多,这半个小时就已经来到了山下。

  要知道前天的时候,光下山就用了将近两小时呢,但丁建国也没空细细琢磨,毕竟他可不敢怠慢了身后这个老妇人。

  来到山下,丁建国打开自己车门,然后恭敬的说道:“老人家您先上座”

  闻言老妇人微微一甩袖子:“你自己坐车就好,不用管我”

  说完继续抬着缓慢的步伐朝着前面走去,把身后的丁建国都看懵逼了,不坐车靠她这双脚要走到何时才能到自己别墅啊。

  “老爷,怎么办?还要开车吗?”轿车里的司机回头问道。

  丁建国听见过见老妇人越来越远的身影,然后一咬牙转身坐上车:“不管了,咱们先走”

  很快又是半小时过去了,此时轿车已经来到了别墅门口,丁建国刚下车,这时老妇人已经出现在了他身边。

  这鬼魅般的出现,差点又让丁建国吓的失声尖叫,虽然心里咯噔一下,但还好没有吓出声。

  只是心里暗想,这老妇人果真是高人啊,自己坐车刚到她就紧跟着出现了。

  此时丁建国内心越来越高兴了,他觉得儿子的仇马上就能报了,有这样的高人在,小小的云海还不等死吗?

  丁建国是越来越佩服这个老妇人,所以对她也格外客气,连开门都是他亲自动手,然后做出恭迎的姿态。

  很快当老妇人来到福伯的房间后,见到福伯正躺在床上气息十分的微弱,于是老眉微微一皱:“老东西,你也有今天”

  而躺在床上的福伯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师妹,老汉叫你来,不是让你来取笑我的”

  闻言老妇人无奈的叹了口气:“哪次你找我有好事了?”

  说完走到福伯的身边,抬起手掌按在他额头上,只见老妇人的手心出现一道绿光。

  还算比较大的客房里,瞬间被这道绿光给照的有些诡异了,把站在门口的丁建国都看傻了。

  这是在干嘛?他脑中感觉有些短路了。

  但很快福伯的脸色慢慢恢复生机一般,就连喘气也比之前有力度了。

  老妇人慢慢将手收回,然后说道:“你体内被真气打伤的地方,我已经注入内力开始修复了,只要休养一段时间就会好了”

  这话把门口的丁建国说的一阵懵逼,这么简单就治好了?要知道福伯被打伤了这段时间,丁建国可是把所有能请的名医都叫来了,可最后都是一句话,爱莫能助,可以准备身后事了。

  K~看正●(版$=章A节*●上:

  此时他是越来越佩服这个神秘的老妇人了,不仅身手了得,更有回天之术。

  难怪福伯搞不定的事情,最后都会请出这个老妇人出来。

  老妇人把手收回后,随便找个凳子坐下,然后叹了口气说道:“哎,你个老东西,没事惹乌苏干嘛?四老可不是你能对付的”

  闻言福伯面露尴尬,也是叹了口气:“你当老汉傻吗?如果真是四老之一的乌苏,老汉我就不会和他打了”

  这话到把一旁的老妇人说的一愣:“不是乌苏?怎么可能,你的内伤分明就是乌苏的真气所致的啊”

  福伯再次叹了口气:“哎,说来惭愧,老汉不仅不是四老的对手,现在连他们的徒弟都能把老汉伤成这样,哎,老汉也没有脸回隐世了”

  福伯现在一直以为云海是乌苏的徒弟,因为他体内的真气就是最好的证明,而且还有他释放的魔鬼诀,虽然和苍龙诀不一样,但却非常相似。

  听到福伯这话,老妇人也到理解了,原来是乌苏的徒弟把他打伤的,虽然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事实就是最好的证明,四老的时代才刚刚结束,他们的徒弟们已经开始崛起了。

  想到这里老妇人也不多想了,慢慢站起身子说道:“行了,你的伤我已经治好了,该回去了”

  说完就要转身离开了,听到这话丁建国内心可急了,忙活半天,最后这个神秘的老妇人就坐坐便要离开,那不是扯淡嘛?她要离开了,那丁家的仇该怎么报?

  于是急忙把目光看向躺在床上的福伯,希望他能出言留住这个老妇人,让她帮丁家报仇。

  丁建国的内心所想,福伯又怎么会不知道呢,于是慢慢张嘴说道:“先别走,老汉告诉个你会很有兴趣的事情”

  闻言老妇人身体微微一顿,然后转过头不解的问道:“什么?”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