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这些人的惊讶许多自然是看的出来的,憨脸上露出一抹高兴的笑容。

  云海对着许多笑道:“回列”

  “是,班长”许多很快再次走着正步回到队列里。

  云海让杨班副带着士兵训练,而他就是站着一旁看着。

  今天上午的训练到没有什么,大家也都挺合作的,没有人再敢做刺头了,特别是云海站在旁边,那就更没有人敢不用心训练。

  很快团部的车开了过来,一个士兵走下车,这个士兵云海认识是田团长的警卫员。

  很快这个警卫员来到云海身边说道:“云班长,团长说让我把东西带给你”

  云海自然知道他带来的是什么,于是对着杨班副说道:“你们继续练着,我去宿舍一趟”

  说完对着警卫员说道:“走,把东西给我带到宿舍去”

  要知道团长身边的警卫员一般人可不敢随便让他干嘛,更何况对方还只是一个小班长。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云海要吃瘪的时候,却没想到警卫员恭敬的点了点头:“好的,云班长”说完就走上车边抱着一箱东西。

  其实来之前,田团长就已经和警卫千叮咛万嘱咐过了,让他一定要对云海客气,云海说什么他都必须要办到。

  负责这个警卫还真不一定鸟云海。

  很快就这样,云海在所有诧异的目光中带着警卫员来到了宿舍里,让警卫员把箱子放下后,就可以走了。

  警卫员也不敢废话,点了点头说声好,就转身离开了。

  云海打开箱子看了看,果然是一身军装,还有一个尚龙的士兵证,不得不说田团长的办事效率那真不错。

  如今一切都准备差不多了,就等丧龙那小子来了。

  就这样一个上午过去了,眨眼来到了午休的时间,云海正来到宿舍楼外空地上抽着烟呢。

  这时手机响了,云海拿出手机接了起来:“到哪了?”

  “到连部队门口了,但警卫不让我进”丧龙苦着脸说道。

  毕竟这里是军事重点,闲人自然没有办法进来,云海也懒得去接他,对着电话说道:“你现在朝着东南方向看去,是不是远方有座大山”

  电话另一边明显微微一愣,然后丧龙说道:“嗯,是有一座山”

  云海弹了弹烟灰,笑眯眯的说道:“两个小时到山顶,从部队边上绕过去”

  这话说完,很快电话里传来丧龙的哭腔:“不是吧老大,我刚坐了几小时的车呢,你就让我绕这么远的路啊”

  “你丫是最近悠闲的日子待习惯了吧?这点路对你这个枪王来说,还算事吗?别墨迹,我只给你两小时”

  说完云海就把手机挂掉了,然后回宿舍把丧龙的一些东西给整理好,也朝着山上跑去。

  很快当云海来到山顶的时候,没多久丧龙就出现了,没用两个小时,就一个小时多点,估计是被云海那话给刺激到了。

  “嘿嘿,老大,咋样?哥们身手还在呢”丧龙嬉笑的说道、

  说完再好好看了一眼云海身穿军装的样子,整个眼睛瞬间一亮:“卧槽,老大你太帅了吧?”

  云海见到这货也是心情大好,叼着烟笑眯眯的说道:“帅吧?那必须的”

  “帅,真特么太帅了”丧龙一边绕着云海看,一边不断夸赞道。

  只是最后一句话,差点把云海给呛到:“不是老大你帅,是你们华夏的军装太帅了,任何人穿上都帅的一塌糊涂”

  云海被这话呛了下后,撇了一眼这货:“行了,少废话让你过来是有任务的”

  闻言丧龙瞬间来精神了,自从灭掉杀手组织以后,就一直没有什么任务了,最多也就是小打小闹的那种根本提不起精神。

  “老大啥任务,啥任务啊?嘿嘿”

  云海四周看了看,确定没有人后,把军包丢在地上,然后对着丧龙再次说道:“你先把衣服换了”

  丧龙莫名其妙的打开军包,看到一身崭新的军服后,整个人再次眼睛一亮,就差兴奋的高喊出声了。

  不过他还是有些点谱的,很快把兴奋的劲头给忍住了,二话没说就把自己衣服脱掉,然后把军装给穿了起来。

  “嘿嘿,老大。帅不帅?”丧龙把军装穿好后对着云海傻乐道。

  云海也打量了下他,别说还真想那么回事,于是乐呵点了点头:“嗯,帅”

  丧龙自恋的臭美下,然后把东西都收拾好,还有士兵证也放进胸口:“老大说吧,啥任务?”

  闻言云海嘴角慢慢翘起:“你看看附近,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呢”

  云海是要故意考考丧龙这货,看看这家伙是不是惬意的日子过久了,自己之前枪王的那些经验有没有生疏。

  丧龙听到这话微微一愣,但没有说话,而是转过头四处看了看,很快他的目光就停在了云海左边的一处草地上。

  然后皱着走过去,先是仔细看了看,然后弯腰摸了摸地上的泥土:“狙击手潜伏点?”

  看看这就是专业,都过一晚上了,丧龙竟然还能第一时间判断出这里曾经出现过狙击手。

  云海之前自己还不敢太过确定,如今听到丧龙的话就更加确定自己的判断了。

  但还是笑眯眯的说道:“你确定吗?”

  闻言丧龙也是笑眯眯的点了点头:“这泥土的湿度和旁边的一对比,就可以判断出曾经有人趴在这里过”

  说完再拿起一根草放在鼻子前闻了闻:“还有这根草就是最好的证明”

  云海到被他这话说的有些好奇了:“嗯?这个草怎么证明呢?”

  “这棵草全身都是湿气,而唯独最下边一个手指大小的地方是干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当时这个狙击手捏住这棵草用来判断风向的”

  云海越听越觉得有道理,枪王不亏是枪王啊,一点蛛丝马迹就能判断出这么多东西出来。

  很快丧龙笑着站了起来:“这个狙击手不简单啊,从他撤离这里潜伏点的时候就可以看出来,只是可惜遇到了我,或许一般人真发现不了”

  云海自然知道丧龙说的是什么,一个完美的狙击手,是必须要每次撤离或者更换位置的时候,一定要把之前的位置给隐藏起来,这样就不会让对手知道自己的潜伏习惯。

  云海也赞同的点了点头,如果当初不是自己发现山上有亮光,或许自己他不会发现这里会有一个狙击手。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