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让庄新等人原地休息下了,然后准备继续赶路,按照之前连队的计划要在明天中午炸掉蓝军的炮兵连那就算任务完成了。

  只是如今整个侦察连已经全部都完了,而且完了在一群特种兵手上。

  此时江连长包括在内已经都成为俘虏,在战俘营里坐着等待演戏结束了。

  之前第一个阵亡的一班长坐在江连长身边说道:“连长,这次咱们全军覆没了,哎”

  虽然很不甘心但如今这也是没有办法了,谁知道这么倒霉一上来就碰上了蓝军特种兵,他们像是知道自己的计划一样,神出鬼没的出现然后一波带走了整个侦察连。

  江连长没有说话,但脸色也非常的不好,整个战俘营全是他的兵,一个个都耷拉着脑袋沮丧的不行。

  江连长目光在战俘营扫视了一圈,然后问道:“现在咱们的人,都在这里了吗?”

  闻言一班长点了点头:“差不多都齐了,只剩三班长和庄新三个新兵还没有被抓”

  听到这话江连长表情微微一愣,然后急忙站起身四处看了下,果然没有看到云海和庄新他们的身影。

  内心突然升起了一抹希望,要知道三班长也是兵王啊,说不准能出现奇迹,为整个连队把脸面给争回来。

  一班长似乎看出江连长的想法,于是叹了口气:“三班长虽然厉害,但毕竟他带着几个新兵,是要面对整个蓝军的封锁线,还有那群狗日的特种兵的围剿,我觉得希望不大”

  闻言江连长一想脸色再次黯淡下来,也是啊,他们四个人怎么可能突破蓝军层层的封锁线呢。

  三班长是兵王不假,但他这次面对的是一群兵王啊,这样一对比果然基本没什么希望了。

  但他还是冷着脸对一直泼冷水的一班长怒骂道:“少特么给废话,安静点”

  一班长听到江连长生气了,然后急忙闭嘴也不敢多说什么了,暗自也骂自己没事瞎说什么大实话啊。

  就在这时战俘营门口,开来一辆绿色军用车,走下来一个年轻的少校,只是他穿着的是蓝军特种兵的军装,戴着一样的贝雷帽。

  他下车后,站在这里看守俘虏的特种兵,便全部敬礼。

  而铁笼里的江连长等人也都一起看向了他,不难发现他就是这次蓝军特种兵的指挥官。

  “哟,江连长吃过夜宵了吗?”少校特种兵笑着对着江连长说道。

  他的话里充满了玩味,江连长自然也听出来了,于是冷冷看他一眼:“你认识我?”

  这个少校级别比江连长高,所以在平时都该敬礼啥的,但此时情况不一样,因为虽然是演戏但也是真实战场,这个少校是敌人。

  所以三连的士兵们也都一个个咬牙切齿的看着他,要不是他们这些兵王,自己也不至于这么丢人,甚至一枪没发就被干掉了。

  特种少校乐呵一笑,对着笼中的江连长说道:“当然,敌人的任何信息我们特种部队在战斗之前都已经全部查清了”

  说完再次轻笑了下:“只是没想到江连长手下竟然还有一个让我们不简单的兵,一个照面就干掉了我们三个特种兵,这还真让我有些意外。”

  说完转过头对着车里坐着的三个阵亡的兵王怒喝一声:“你们三个军演以后,该给我回炉重新练了”

  听到这话坐在车里的三个特种兵也不敢说什么,只能低着头,内心也感觉到丢人,竟然被一个侦察兵干掉了,这真是耻辱。

  而江连长似乎也知道了,这个少校特种兵来的目的了。

  “你不会是来找我们打听那个兵的情况吧?少校同志,我劝你别问了,我们虽然是俘虏,但肯定一个字都不会说的”

  如今是军事演戏,所以没有严刑逼供的这一说,而且就算有,相信江连长等人也肯定不会透露半点云海他们的信息。

  见江连长表情狂妄,少校特种兵不生气反而乐了,只是他的笑容非常的不屑。

  “江连长我觉得你想多了,就算你们不说,你以为就他们四个落网之鱼能掏出我们的手心吗?”

  说完掏出一包烟给江连长丢了一根烟,然后自己点燃再次说道:“天亮之前,我肯定会让他们过来和你们团聚”

  虽然江连长内心对云海他们也没底,但身为军人,那气节自然是要有的。

  于是冷笑了下:“呵呵,那我到很期待呢”

  就在他的话说完,少校特种兵的耳机里传来声音:“呼叫鹰头,呼叫鹰头,我是鹰眼,已经发现四个落网的猎物”

  耳机里的声音不大,只是不仅少校特种兵能听到,就连铁笼里的江连长也是一样。

  闻言心里咯噔一下,这下完了,侦察连真的要全军覆没了。他本来嚣张的表情也慢慢黯淡下去了。

  少校特种兵看了他一眼,然后乐呵一笑:“不用期待,我这就把他们给你抓过来”

  说完转身走上身后的军用汽车,便扬长而去了。

  而江连长也是身体一软,坐在了地上,这下自己的连队可要在全军里丢人丢大了。

  这时云海正带庄新等人来到了一条小河边上,看了下河水还挺急的。

  但看了下以后,必须要渡过这条河水才能继续前进,于是云海指挥道:“把身上的负重尽量减少”

  说完他第一个跳进河里,这一跳他才发现,这河水不仅急,而且还挺深,如果被冲走了那后果不堪设想。

  当然他自己到不怕,主要还是担心庄新他们,于是对着刚要跳下来的庄新他们说道:“你们先别急,拿出绳子把自己给系上再下水”

  庄新等人不傻,知道云海的用意,于是三人都开始忙活起来,不一会的功夫三人就全部腰上系上了绳子。

  “班长,你要不要绳子啊?俺丢给你”许多到挺贴心的问道。

  闻言云海乐呵一笑:“把你们的绳头丢给我就行”

  许多没多说什么,直接将绳子的最前头丢进河里,云海单手一接,这下到放心了。

  有绳子那他们就算被冲走也没事,自己也能有办法救到他们。

  于是云海在河里说道:“现在可以下水了”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