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张干事和记者小李都被吓坏了,虽然她们都是女兵,但还是第一次见到死人,而且死的这么突然。

  张干事看着云海泪流满面的跪在地上,内心也很不是滋味,但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更不知道云海和丧龙之间的关系有多深厚。

  云海就这样一直跪在了丧龙的身边,直到天色变暗,他根本没用去追暗杀丧龙的人,因为他现在脑袋突然停止运转了,就如同一个白痴一样。

  直到警察和部队的医生过来,要抬走丧龙的尸体时,云海才慢慢脑袋运动起来。

  他虽然不想承认,但这是真的,丧龙死了,真的死了,在他眼前活活被人枪杀的。

  此时他看着丧龙的尸体被抬手一辆车里,云海慢慢站起身,仰起头发出一声愤怒的嘶吼声。

  让整个操场瞬间开始晃动了起来,如今云海的眼睛是红色的,非常的红,如同血红一般。

  他现在脑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人,他要把暗杀丧龙的人千刀万剐!!

  而这时田团长也开车过来了,当他出现后,张干事急忙走上前想要将一些事情告诉了他。

  但田团长早就知道了,而且内心更是慌张的不行,他知道要出乱子了,死掉的那个人是云海的人,而且还是安全部的。

  想到这里田团长哪有心情听张干事的话,急忙走向云海:“云老弟,你听我说”

  但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说不下去了,因为他看到了云海血红的眼睛,实在太吓人了。

  如今云海根本没有任何正常人的样子了,表情愤怒的到狰狞,眼眸里红的瘆人。

  连田团长都被云海这样吓到了,跟别提他身边的张干事和记者小李了,同时发出一声惊叫后,两人一起后退两步。

  这时她们才想起来,之前云海不是中枪了,为什么他会没事?当然这些话她们如今是不敢多说的。

  云海声音冰冷的问道:“告诉我,是谁开的枪”这声音冷的让人发抖。

  田团长闻言身体一机灵,也不敢废话急忙实话说道:“是一群外国雇佣兵,但其他的资料暂时还没有”

  “他们人呢?”云海声音再次冰冷的说道,表情很是狰狞。

  田团长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然后说道:“跑,跑了。他们很专业像是有计划来的,开完枪后就迅速撤离了,士兵们上山以后并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

  说完还生怕云海不高兴,再次补充道:“不过你别急,我已经派出整个团的兵力开始地毯式搜索了,应该很快就会抓到那些雇佣兵”

  而此时云海也不多问了,目光看向对面那座高山,血红的眼睛更加红的可怕,身体用力一震,整个操场又是一阵晃动。

  把田团长和张干事她们吓的不行,还以为地震了呢。

  但很快晃动便停止了,而云海也在原地消失了,就像他刚刚就不存在一样。

  “他人呢?怎么不见了?”张干事吃惊的看着云海刚刚站着的地方。

  而此时田团长已经满脸愁容了,怒骂一声:“该死,怎么出这么大的事情呢”

  说完不断唉声叹气道:“咱们团要出大乱子了,大乱子了”

  张干事听到刚刚田团长和云海的对话口气,总觉得乖乖的,这哪像上级和下面士兵的对话啊,而且貌似她还记得,田团长竟然叫云海云老弟。

  于是张干事好奇的问道:“团长,你认识这个云海吗?他到底什么人啊?”

  而此时事情都已经闹成这样了,田团长也不用再替云海身份保密了,于是叹了口气说道:“听过安全部吗?他就是安全部两地负责人,而死掉的那个就是他的助手”

  田团长的话如同霹雳一般,狠狠轰在了张干事和记者小李的内心,开玩笑的吧?那个云海是安全部的?而且还是两地负责人?

  这样的级别不用多想都知道,肯定是团级以上的,怪不得连田团长都对云海客客气气的。

  而此时张干事觉得自己脑袋不够用了,她做梦都想不到,自己一直呼来喝去的士兵,竟然是安全部的负责人,这是什么级别?是她仰望的级别,如今想想她自己都觉得可笑。

  另一边云海已经来到了山上,此时山上的士兵很多,全部持枪不断寻找那些外籍雇佣兵的线索。

  天空上一架架侦查机呼啸而过,他们的任务都是一样的,要将这伙入侵华夏的雇佣兵绳之以法。

  但很快一座一座山头不断寻找,眨眼一天过去了,却没有任何的线索。

  而云海也是一样,虽然他内心无比愤怒,但却没有任何线索找到这群该死的雇佣兵。

  这些人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不知道怎么了就彻底消失了。

  云海把自己全部速度爆发出来,一天之内找了三四座高山,但却依然没有看到雇佣兵的身影。

  很快他也不找了,掏出手机拨打了出去:“让面具全部过来”

  说完云海直接挂掉手机,然后将自己坐标发给李子鹤,他就这样站在山里安静的等待着。

  很快三班的士兵们便全部来到了云海身边,但看到如今他这幅样子,士兵们想说的话也说不出口了。

  但他们都不傻,看得出来班长和牺牲的那个士兵关系不简单,所以都默默的低下头。

  而云海也没有说话,点燃一根烟深吸一口,内心非常的痛苦,这种感觉让他无法言喻。

  说真的他多希望是自己挂了,也不想看到丧龙活生生死在自己面前,那样的感觉真是让他心如刀割。

  此时他脑中不断浮现出曾经和丧龙的一些点点滴滴。

  “老大,安澜她总算不讨厌我了,我要对她开始第二十次的表白,嘿嘿”这是丧龙昨天上午刚说的话。

  “老大,山魁那孙子又找揍了,我可以揍他吗?”这是丧龙和山魁斗嘴的时候。

  “老大,对不起,是我没用,我没有保护好豹子,你罚我吧!”这是丧龙自责哭泣的时候。

  “老大,这辈子能做你兄弟,我死也值了”这是丧龙死时想说却没有说出口的话。

  不知不觉云海又流泪了,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此时云海真的控制不了自己,他心里很难过,越回忆越难过。

  但偏偏自己就是倔,他就算心如刀割,还是不断去回忆和丧龙的过去。

  云海狠狠将手里的香烟握灭在手心,仰起头嘶吼一声:“丧龙!!!”

  “咱们下辈子还做兄弟!!!”

  云海的这声嘶吼,响彻在山峰之上,不断传来阵阵回应

  “下辈子还做兄弟….”

  “还做兄弟….”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