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叼着烟走出酒店,伸个懒腰一看时间还早,正愁今天干嘛呢。

  这时手机就响了,掏出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但还是接了:“喂,请问哪位”

  “云海先生,你好”电话里很快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听到这声音,云海到不觉得陌生,然后好奇的说道:“校长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毕竟他都辞职了,实在想不明白女校长找自己还能干嘛。

  “云海先生,抱歉打扰你了,我有些事情想和你说下,方便见一面吗?”

  女校长如今说的口气很客气与尊敬,毕竟云海昨晚给她来带的一幕,太过震撼与匪夷所思了。

  闻言云海抽了口烟,他对这个女校长印象还太好的,昨晚还能替自己说话,这点就很难得了。

  于是云海笑着说道:“嗯,可以,你说个地方吧”

  “我们学校对面的咖啡厅可以吗?”女校长试探性的问道。

  云海无所谓的笑了下“嗯,半小时后见”

  说完云海就把电话挂掉,走到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便朝着北工大学开去,说实话云海挺好奇如今女校长找自己能有什么事?

  半个小时的车程眨眼就过去了,很快云海就推门走进咖啡厅里。

  由于此时是上午,所以咖啡厅里基本没什么客人,只有慵懒的几个服务员站着相互聊着什么。

  但见云海进来以后,便急忙尊敬的说道:“欢迎光临”

  云海点了点头,目光在咖啡厅里扫视一番,很快就锁定在不远处一个靠窗户的位置上。然后抬脚就走了过去。

  女校长今天还是穿着女性的职业装,虽然三十多岁了,但依然风韵犹存,皮肤白嫩血色红润,看样子保养的不错。

  见云海来了,女校长也急忙要站起身,但却被云海给抬手制止住了:“校长别那么客气,坐下来聊”

  云海对着校长印象挺好,一般人还真不一定请得动他过来。

  说完云海抬起头对着一旁的服务员说道:“给我一杯龙井,谢谢”

  云海一般不喝咖啡,所以就算到咖啡厅也都是点茶。

  “好的,请稍等”

  见服务员离开后,女校长微微一笑:“云海先生这么喜欢喝茶吗?”

  云海点燃一根烟深吸一口,闻言也是一笑:“是啊,喝茶身体好”

  女校长没有说话,就是目光一直盯着云海看了看,说实话她自己都想不明白这样厉害的一个人物,竟然来学校做宿管。

  而且还让自己觉得可笑的是,当初面试的时候,还认为他就是满嘴跑火车的人呢,可事实上这人确实让人琢磨不透。

  昨晚一夜女校长都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云海到底是什么人,一开始她真以为云海只是警方卧底而已,但想想发现不对,没有卧底连经局局长都不给面子的。

  虽然想不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这个云海很不简单,而且和警察有着关系。

  就在女校长一直发呆看着云海的时候,而云海喝了口茶,然后笑眯眯的说道:“校长,你叫我来不会就是看看我的吧?”

  云海的话一下子让女校长回过神,然后自己也觉得刚刚失态了,俏脸露出一抹羞红。

  “咳咳,云海先生,不好意思,我刚走神了”女校长急忙解释。

  闻言云海叼着烟,无所谓的耸了下肩:“没事,校长你找我什么事,直接说吧”

  女校长听到这话,先没有急着说话,而先是想着什么,最后暗暗咬了下银牙说道:“是这样的,云海先生,虽然有些唐突,但我想代表学校请云海先生帮一个忙”

  这话让云海轻轻一笑,这到有意思了,学校找自己帮忙?

  于是云海好奇的问道:“哦?帮什么忙呢?”

  而女校长既然话说开了,那也就不卖关子了:“我想云海先生在学校的时候,应该听说过女生七号宿舍楼的事情吧?”

  闻言云海微微一愣,然后想来下还真有些耳闻。

  女生七号宿舍楼,在宿舍区的最角落里,也是学校的禁区,因为两年前这个宿舍楼发生一场火灾。

  虽然大部分人在火灾的时候都跑出来了,但还是有间宿舍的六个女生,葬身在了火海中。

  到现在这个七号宿舍楼就一直没有翻新重新使用过,就像一个禁地似得树立在学校的角落里。

  而且还有很多传闻,说这个宿舍楼里经常闹鬼,偶尔半夜会有灯光,甚至凌晨的时候还有女生的哭喊声。

  云海之前听到这些传闻的时候,只是乐呵一笑,没有太过当真,哪个学校还没有点传说和鬼故事啊。

  但如今听校长谈起了这个事情,他就有些好奇了,然后点了点头:“知道一点,曾经失火然后烧死了六个女生”

  说完云海有些不解的问道:“但这个和你让我帮的忙有什么关系呢?不会是让我帮你们翻新下这个宿舍楼吧”

  “呵呵,云海先生你幽默了”女校长轻轻一笑。

  然后表情慢慢变的认真的说道:“这件事虽然过了三年,但我却一直没有忘怀”

  云海越听越糊涂,但没有说话,示意女校长继续说道。

  “六个女生中其中一个是我的侄女,她叫谢玲,说了云海先生你可能不信,玲玲死后的一段时间内,我每天都做噩梦,梦到玲玲哭着对我说,她们是被害死的”

  说到这里,女校长似乎也觉得自己的话有些幼稚,然后对着云海再次说道:“抱歉,说这个你可能会觉得我很荒妙,但我想说的是,后来我也想过这件事确实很蹊跷”

  其实云海还真没有觉得女校长的话荒妙,因为他本来就不排斥什么鬼神言论,特别是认识小红以后就更加相信世界上真的有这些存在。

  但云海也不多解释什么,直接问道:“什么蹊跷呢?”

  女校长喝了杯咖啡,表情认真的说道:“火灾的时候是晚上八点,这个时间段基本还没到睡觉点,但为什么玲玲寝室六个人没有一个跑出来呢?这难道不蹊跷吗?”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