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云海便来到了电工房,此时里面的一个长桌前已经坐满了人,九个电工包括学徒都到了。

  而女校长正坐在桌子的最前面,当云海走进来的时候,所有电工都回过头看向他。

  似乎挺好奇这人谁啊,他来这里干嘛?

  就在有人想说这是电工房外人禁止入内的时候,女校长到站了起来。

  然后对着云海说道:“云海先生请进”

  听到这话所有电工也到微微一愣,不过见校长都说话,他们也不好多说什么了。

  闻言云海也不客气,随便找个位置便坐了下来,然后也不说话,就这样安静的听着他们开会。

  很快云海借着手机上的资料,把目光看向那五个有嫌疑的电工上。

  这五个电工年纪都挺大的,最小的也有三十多了,最大的快五十了。

  云海的目光一直在他们五人的脸上看来看去,因为他想从他们的眼神中看出点什么。

  要知道那个凶手在昨晚是看到过他的,所以自己的出现,应该会引起凶手的不安才对。

  但很快云海就有些失望了,这五个电工都面如止水,眼神里也看不出任何倪端。

  只是在云海看向自己的时候,五人都会不自觉的也回看向他而已。

  而女校长也知道云海在观察他们,于是很配合的让所有电工站起来,依次报告最近的工作情况。

  首先开始汇报工作情况的,就是这五个资历老的电工。

  第一个站起来的,是叫老徐的电工,算是这里年纪最大的了,云海看着资料上显示他已经四十八岁了。

  有老婆但却无儿无女,年纪这么大还没有子女,这到让云海觉得奇怪了。

  说实话云海一开始最怀疑的就是这个老徐,因为凶手不管是手段还是心机,都是需要非常久的资历才行。所以年纪越大越有可能是凶手。

  但这只是云海的怀疑,却没有任何实质的证据。

  很快老徐汇报完工作后,又站起一个老电工,按照资料来看,他叫马原,虽然没有老徐大,但也四十五了,按照他的年纪,资历也是达到凶手可能性了。

  但很快云海发现这个马原站起来拿起本子的时候,手会抖。

  于是眉头皱了下,手抖的话他是怎么做电工的呢?于是好奇的小声问道女校长:“这个马原,手为什么抖的这么厉害?这样还能做电工?”

  闻言女校长似乎也知道云海的疑问,然后小声解释道:“嗯,这个马师傅刚来的时候手就抖了,据说是常年喝酒引起来的帕金森,但他对电工这块的知识却是最好,所以我们当初请他就是为了指导学徒,基本他是不用负责动手的”

  听到这话,云海也到多少明白了点,这个马原就是负责指导学徒工作的,想到这里云海眉头皱了下,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个马原就可以排除了。

  如果他手抖的话,那曾经肯定就做不了魔术师,而且也就接触了不到七号楼的线路。

  想到这里云海就把马原给排除掉了,很快第三个老电工也站起了身。

  他叫高建,年龄四十二岁,有个女儿也在上大学,但他女儿的信息到是不全。

  但让云海奇怪的是,他脸颊上有一道疤痕,于是云海打开他的资料看了下。

  资料上说他脸上的疤痕是被山猫抓的,而且当时没做处理所以就留下这道疤痕。

  很多人并没见过被山猫抓过的样子,山猫并非家猫,它们的爪力是很凶悍的。这点云海到知道一点。

  但云海还是一眼就看出了,高健脸上的并非是被山猫抓的疤痕,而是一道刀疤。

  对于云海这种刀口舔血的人来说,刀疤他见过太多了,也太了解了。

  这个高健看样子有些故事啊,于是云海嘴角慢慢翘起,这个人也非常可疑。

  很快接下来就是另外两个老电工了,但他们的年纪都才三十多岁,如果去掉三年的时间,他们应该还达不到凶手需要的资历。

  而且在云海的观察下,这两人并没有任何可挑出来的问题。

  当然这并非说两人就没有嫌疑了,但按照排除法来说的话,这两人只能暂时先不考虑。

  如今云海最怀疑的就是老徐和高健,这两个老电工。

  就在云海默默琢磨的时候,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云海抱歉的一笑,然后拿起手机走出电工房。

  看着来点显示,云海乐呵一笑这个电话来的还算及时,于是接起来问道:“张局长,那烟头查出来是谁的了吗?”

  很快电话里就传来张局长的声音:“嗯,云老弟,鉴证科这边化验了下烟头上的唾液,然后对比人口档案最后结果是,烟头是一个叫叶庆的人留下的”

  说完还补充道:“要不要我现在开始派人展开抓捕?”

  闻言云海摇了摇头:“不用,我自己会处理”

  说完云海就把电话挂了,然后脑袋暗暗琢磨了下叶庆这个名字,很快脑中一闪。

  然后快速的掏出手机看了下所有电工资料,果然没错,有一个电工叫叶庆,只是他是才来的学徒而已,基本和三年前的事情无关。

  但为什么他的烟头会出现在七号楼的楼梯上呢?云海的脑袋有开始想不明白了。

  想不明白云海也不多想了,他知道只要是凶手,那肯定就会有露出破绽的时候。

  云海把手机放进兜里,然后再次走回电工房,此时会议依然进行着,巧的是如今站起来汇报工作的正是叶庆。

  这个叶庆年纪不大,才二十五岁,去年才来学校做电工学徒,按理说他是最先被云海排除的人,可为什么他的烟头会昨天出现在七号楼呢?

  云海坐下后,目光一直锁定在了叶庆的脸上,想从他的表情和眼神中发现一些什么。

  但很快云海又失望了,因为叶庆看起来很普通,普通的不想是装的一样,根本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