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藤倒在地上,气愤的看了一眼云海,从和云海交手到现在他发现这个男人很不简单。

  而且竟然自己还落了下风了,武藤开始对云海的实力有了新的评估。这样的对手值得他认真了。

  擦了擦嘴角的鲜血武藤站了起来,手中的匕首突然出现在了手中。

  另一只手放在嘴前,像是在准备放什么大招了。

  而云海站在原地看着他这样,眉头一皱,但就在云海准备动手打断武藤的这个大招的时候。

  还是有些晚了,此时只见武藤嘴里突然说道

  “奥义,天魔影杀!”

  随着武藤的话说完,他突然化成一道黑光,瞬间朝着云海冲了过来,然而这还不算完。

  这道黑光在空中的时候,突然一分为五,五道黑光在云海身边嗖嗖出现,速度快的连云海都来不及躲闪。

  云海只感觉自己的头发随着风吹动了下,然后一切都似乎结束了。

  在一瞬间五道黑光便消失了,武藤此时也已经来到了云海身后。

  擦拭了下匕首上的血迹,武藤嘴角翘起:“战斗结束了”

  云海站在原地,感觉自己的脖子,还有胸口出现五道血痕,这要是换成别人估计已经是具尸体了。

  可对于云海来言到什么都不算,五道血痕很快就诡异的愈合了,云海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光滑无比。

  然后转过头看向正在擦拭匕首的武藤:“是该结束了”

  说完云海抬起手掌一道意念释放出去,而正以为胜利的武藤,突然脸色慌张了下。

  他怎么都想不明白这个人被自己刺了五刀为什么没有死,而且伤口竟然都愈合了。

  要知道自己的绝招天魔影杀,只要一放出来是从没有人能活着的。

  可不容他多想,自己身体突然被一股怪力吸了过去,武藤不自觉的开始飘向云海的手心。

  其实并非武藤太弱,反而他确实强的可怕,可没办法,再强的人遇到开挂的也没办法,而且云海还是开的无敌挂。

  很快云海手掌一下子抓住了武藤的脖子,然后嘴角慢慢翘起,露出一抹阴笑:“再见了,最强忍者”

  说完云海也客气了,手掌猛的用力想要掐断武藤的脖子,可就在这时“砰”的一声,手中的武藤冒出一抹白烟,然后就成为一块木头了。

  看着手里的木头,云海暗骂一声:“草,又是替身”

  其实武藤在被云海吸过去的时候,就快速的施展了替身术,这才把自己小命给挽回了下来。

  云海将手中的目光狠狠丢在地上,站在天台上四处看了看,此时武藤已经消失不见了。

  不想也知道,这个所谓的最强忍者已经被自己打跑了。

  果然此时,正和陈涛和冯敏打的不可开交的两个白衣上忍,正准备再次发动忍术的时候,突然天空中传来了武藤的声音。

  两个白衣忍者闻言后退两步,离开了陈涛和冯敏的攻击距离后,才不甘心的看了一眼两人。

  然而身体瞬间化为一团白烟也消失在了原地。

  很快陈涛和冯敏便回到了云海身边:“哈哈,首长你太牛了,竟然把武藤这家伙打跑了,这可真是给咱们华夏争脸了”

  闻言云海轻笑了,心里暗想,打跑算什么,这家伙要不是跑的快,都已经被干掉了。

  就在陈涛嬉笑的时候,冯敏到有些顾虑的说道:“首长,已岛国人的性格,肯定不会就此作罢的,这下咱们在这里可不仅要消灭丧尸了,而且还多了一些敌人”

  听到这话云海想想也到是实话,不过这算什么呢?区区几个倭寇忍者,他从来不当回事。

  狮子难道还会怕几个老鼠报复不成?岂不是笑话吗。

  于是云海耸了耸肩:“只要他们敢打扰我们执行任务,那我不介意先杀了他们,再找母体”

  听到这话,陈涛也点了点头笑道:“没错,首长说的对,区区几个忍者怕他们个屁,敢出现就灭了他们丫的”

  冯敏见两人这么说了,也只能无奈的苦笑了下,也不再多说什么了。

  云海对着两人再次说道:“你们先在这里休息下,我去看看母体在不在这个区域”

  “首长,要不我们陪你一起去吧”陈涛说道。

  闻言云海轻笑的摇了摇头:“不用,我一个人就够了,你们休息下,恢复体力”

  说完云海也不逗留了,身体微微一晃,便消失在了原地。

  看着云海离开后,冯敏轻轻说道:“咱们这个首长,可真让人琢磨不透啊”

  陈涛从背包拿出两瓶矿泉水,丢给冯敏一瓶后说道:“首长的想法,可不是我们能琢磨的,别忘记我们的任务就算配合首长,其他的别多想了”

  冯敏接过矿泉水打开喝了一口,想想也对,来这里之前就有人交代过他们了。

  他们的主要任务就算配合云海,其他的不需要他们多管,在必要的时候就算豁出性命也无所谓。

  想到这里,冯敏也不多想了,再次喝了口矿泉水。

  而另一边此时云海穿梭在岛国作战区的高楼上,很快他选择了一个最高的大厦天台落脚。

  站稳脚步以后,云海四处看了看当确定没有人打扰自己以后,云还再次将自己意念释放出去。

  很快云海的意念开始覆盖整个岛国的区域,凭着自己也是丧尸,云海用意念不断寻找有没有韩仔的踪迹。

  可没一会云海就失望的睁开眼睛,因为这里没有发现韩仔,而且就算丧尸都不多,估计是之前被岛国的忍者清理了不少。

  云海点燃一根烟深吸一口,这个韩仔到底藏在哪呢?如果不怕韩仔干掉,就算把数百万的丧尸全部灭了也没有任何意义,只要母体不死,那人类就永远活着无尽的恐慌中。

  就在云海苦恼的时候,突然脑袋一阵涨痛,而且很快疼痛感越来越强烈。

  云海也不顾手里的香烟,捂着脑袋,发出一声痛快的惨叫,很快这股疼痛持续了一分钟后便慢慢淡去。

  但这一分钟的时间,让云海疼的嘴唇发白,全身都被汗水打湿了,可想而知刚刚的一分钟他是怎么度过的。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