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话武藤想想也有可能,毕竟云海虽然傻了,可不是凡人,只要有他想离开这个市靠脚都能很快走出去。

  可这下就彻底大海捞针了,一想到云海那可怕的一面,他们两人就坐立不安,只要一秒没有抓到云海,他们都只能在无尽的恐慌中度过。

  如今他们只能求老天,不要太早让云海恢复记忆了!

  “那我现在就把所以忍者,安排到附近的城市继续查找”说完武藤也不逗留,身体化成一道白烟消失在了原地。

  而另一边诗琪带着云海回到中餐厅的时候,所有人都愣住了。

  “哇,这还是二傻吗?这么变精神了”

  “别说,二傻这换身衣服,还真看起来干净多了”

  一个个服务员和厨师对着云海评头论足着,而云海依然捂着后脑勺傻笑着。

  见他这表情,立刻就有女服务员说道“哎,可惜了,要是不傻的话,还算一表人才”

  “是啊,这一傻笑,瞬间感觉就没了”另一个女服务员也叹息的说道。

  诗琪闻言轻笑了下:“好啦好啦,小二又不是来相亲的,大家都开始忙活起来吧,马上要到饭点来顾客了”

  听到诗琪的话,一些服务员和厨师都回到了各自岗位上,而云海也是一样回到后厨继续干起粗活。

  虽然工作挺辛苦的,但对于云海来说到不算什么,反而心里美滋滋的,因为能一直见到诗琪。

  眨眼又过两天,今天来到了周末,早上开列会的时候,诗琪的父亲笑着说道:“由于这个月大家工作都挺辛苦,而且餐厅生意也越来越好,所以为了表彰各位,今晚提前打烊聚餐”

  听到这话所有服务员和厨师都兴奋起来,开始欢呼雀跃了。

  而云海却一直傻笑的,看着老板身边的诗琪,因为不管任何时候,只要诗琪在,云海就会一直傻傻的看着她。

  很快诗琪的父亲再次说道:“那好,今天大伙都卖点力,争取早点打烊,现在都开始忙活起来吧”

  就在云海准备跟着厨师门一起回后厨的时候,诗琪拉了他一下:“小二等等”

  闻言云海立刻回过头傻笑的看着诗琪:“嘿嘿”

  “来,这是你给你洗干净的衣服,你下班拿回宿舍”

  云海接过衣服后,傻笑的点了点头:“好”

  “嗯,真听话,小二那你去干活吧”诗琪微笑的说道。

  就在整个中餐厅都期待晚上聚餐的时候,另一边川岛会总部里的气氛却如同两极。

  “吉田社长请节哀顺变,古井君的死,我们都很难过”一个身穿黑西装的中年男人说道。

  吉田如今满脸愤怒,闻言狠狠的一拳锤子面前的桌上:“八嘎!可恶的支那人,竟然把我的侄儿给打死了,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吉田的侄儿就是被云海一拳打在胸口的那个黑西装,哪天之后就被送进医院了,但还是没有抢救过来,今天宣布死亡了。

  吉田本想好好培养下自己这个侄儿,先让他从底层做起,可没想到刚出茅庐就被云海给干掉了。

  这能不让吉田愤怒无比嘛,如今他气的咬牙切齿。

  而他身边的中年人闻言说道:“吉田社长,那个支那人固然可恨,但他的身手还是值得我顾虑的”

  听到这话,吉田不爽的说道:“混账!我堂堂川岛会,成员几百人难道还怕他一个区区支那人不成?”

  闻言身边的中年人再次说道:“吉田社长您误会我的意思了”

  “区区一个支那人,我觉得并非需要损失我川岛会的成员,毕竟他们都是尊贵的勇士,所以我觉得对付这个支那人,可以用一招就足以让他灭亡”

  这话到让吉田来了兴趣了,然后抬起头问道:“什么招?”

  中年人嘴角翘起,露出一抹阴笑:“一把火烧死他!”

  说完这个中年人把嘴伸到吉田的耳边,小声嘀咕着什么,但很快吉田的表情也露出了阴笑。

  “妙,实在是妙”

  而另一边已经云海可不知道一场阴谋已经开始降临了,依然傻呵呵的在后厨忙活着。

  时间过的很快,眨眼已经来到了晚上,中餐厅的门口已经贴上了打烊的标签。

  一群服务员和厨师都换好便装走了出来,老板带着一群人来到了附近不远处的一家日本料理店。

  今天诗琪的父亲也算豪爽,包了整个家料理店,然后一群人都开始脱鞋盘腿坐了起来。

  “大家想吃什么尽管点,都别给我客气”诗琪的父亲站起来笑道。

  坐下的一群员工都开始笑着叫到:“好!老板我们不会跟你客气的,哈哈”

  很快一盘盘日本料理就不断上桌了,而云海和诗琪是坐在一起的,云海早就饿的不行了。

  拿起寿司就开始大吃了起来,诗琪看着他吃的欢实,也就给不断夹菜:“慢点,慢点吃”

  “嘿嘿,好吃好吃”云海傻笑的说道。

  很快一群人都开始喝酒聊天起来,云海就这样埋头吃着,而诗琪也就静静的给她夹菜。

  画面到还算温馨惬意,但很快就有人几杯清酒下肚,就开始来酒劲了。

  小青年摇摇晃晃的走到诗琪身边坐下:“诗琪,我们来喝一杯吧?”

  诗琪刚给云海夹了吃的,闻言便把筷子放下,抱歉的笑道:“不好意思,我不喝酒的”

  见诗琪不给面子,小青年有把目光看向云海:“来,二傻你来和我喝一杯”

  云海正低着头吃东西呢,于是头都没有抬的说道:“诗诗琪不喝,我我也不喝”说的很呆滞。

  听到这话小青年脸色一下子就冷了下来,这段时间云海和诗琪的亲密早就让他不爽了。

  憋了好几天了,如今趁着这个酒劲他到有胆子爆发出来了。

  狠狠将酒杯愤怒的砸向云海:“草,诗琪是你妈吗?”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