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叼着烟把话说完,但这话却让身后的小青年觉得不爽,觉得这个傻子竟然在这个时候还说大话,而且是站在诗琪的墓碑前,这让他有些受不了了。

  “你个傻子,也配在这里说大话吗?快点滚远点!”小青年气愤的说道。

  可他这话刚说完,云海叼着烟猛的一转头,刹那间一阵狂风吹向人群,把所有人吹的不断往后退,而且眼睛都睁不开了。

  当狂风吹散后,所有人才慢慢睁开眼,可这时他们吃惊的发现小青年竟然被云海单手掐住。

  而且表情十分痛苦,脸上被憋的通红,像是呼吸都困难。

  云海冷冷的看着手里的小青年,然后说道:“我不想在诗琪面前杀了你,但从今往后不要在让我见到你”

  云海说的很霸道,而他身上的气势更加锐利,让所有人都震惊住了,就连跪在地上哭泣的诗琪父亲都不可思议的抬起头看向他。

  而被掐住脖子的小青年,更是一样,他此时能感觉到云海身上浓烈的杀意。

  似乎只要自己再张嘴说上半句废话,那就会直接被掐断脖子一样。

  “这还是曾经的那个傻子吗?”这是在场所有人的心里所想,云海如今给他们的反差太大了。

  之前是那个人人都看不起的傻子,如今却让人有些畏惧他身上的气势。

  小青年感觉全身乏力,连说话都不敢说,身体不断的发抖。特别是看到云海那寒冷的眼神,他更是吓的不行。

  云海单手一甩,将小青年狠狠丢在地上:“现在离开我的视线”

  云海叼着烟冷冷的说道,他的话虽然说的很平淡,当有种让人不敢反抗的魔力,似乎只要反抗一句,那死神就会带你离开人世。

  小青年虽然曾经一直看不起云海,但如今他怕了,他真怕了,云海的身手和气势都让他折服了,这样一比,原来自己这么多天才是傻子。

  小青年咽了口唾沫,没有说话站起身就灰溜溜的离开了。

  看着小青年离开了,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锁定在了云海身上,他们很想知道云海身上到底发生什么了,为什么一个傻子,如今却变成了一个可怕的让人不敢直视的人。

  当然云海自然是不会和他们多解释什么的,而是转过头叼着烟看着墓碑上诗琪的照片。

  那曾经让他感觉温暖的笑容,如今却让他无比心痛,云海只恨自己为什么不早点清醒过来,否则谁都不能在他的面前伤害诗琪半根头发!

  可现在再懊悔都于事无补了,诗琪真的死了,被活活烧死的!

  云海再次深抽了一口烟,然后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诗琪父亲。

  “以后你就是我云海的父亲”云海淡淡的说道。

  但这话再次让所有人吃惊了,不管是他这句话的内容,还是他说自己的名字。

  原来他是有名字的,云海!

  诗琪的父亲闻言也是一愣,然后不可思议的抬起头,要是放在之前他肯定会暗暗发笑,一个傻子的话他不会当真的。

  可如今的云海,谁敢再把他当成傻子,那自己就真是连傻子都不如了。

  云海见诗琪的父亲抬头傻楞的看着自己,于是嘴角微微上扬:“请记住我的话,以后你就是我的云海的父亲!”

  云海叼着烟说完,也不再多说什么了,手插口袋朝着陵园外走去。

  所有人就这样看着云海的背影越来越远,这时一个女服务员鼓起勇气的说道“二,不对,云海你去哪!”

  云海叼着烟头都没有回的说道:“杀人”

  他说的这两个字口气很随意,就好比在说吃饭一样,普通人或许无法理解,但对于云海自己来言,杀人对他来说确实如同家常便饭了。

  而此时川岛会的总部,也就是独立的一栋高楼,此时吉田非常的气愤。

  放了一把火,本想把云海给烧死的,可没想到最后惹来一堆麻烦不说,只烧死了一个支那女人,他能不气吗?

  一想到自己侄儿的大仇还没报,他就无比气愤。

  抬起头冷冷的看上他身边的中年人,口气不快的说道:“井上,似乎你所谓的妙计不是很成功啊”

  中年人也就是井上,闻言知道吉田话里的意思,于是急忙说道:“实在抱歉,社长大人,这次是我的疏忽了”说完低下头。

  但很快又补充道:“不过社长大人,我已经调查过了,那个支那人叫二傻,是一个傻子,所以想要干掉他不难”

  听到这话吉田到是一愣,然后抬起头问道:“你说什么?杀害我侄儿的支那人是个傻子?”

  闻言井上再次点头:“是的,社长大人,千真万确这个支那人真是个傻子”

  吉田不屑的一笑,但笑容中带着无比的怒火:“一个傻子竟然把我的侄儿给打死了,呵呵,真是耻辱,莫大的耻辱!”

  见吉田这样,井上再次说道:“社长大人莫要动怒,想要干掉一个傻子太简单了,请社长大人再给我一次机会,这次如果再失败,我愿以死谢罪!”

  吉田看了他一眼,有些不相信的说道:“你又有什么主意呢?”

  可就在两人在谈论新的阴谋时,云海已经主动来了,而井上的这个所谓的新计谋似乎永远都用不上了。

  此时云海已经独自走到了川岛会的总部大楼下,门口正站着几个黑西装,一个个叼着烟像是在交谈什么。

  可很快他们就见到云海走近了,于是眉头都是一皱,对着云海冷呵了一些他听不懂的话。

  而云海却懒得去管他们说的啥,如今的他脑中只有杀念,无穷无尽的杀念。

  云海傻的时候或许不知道谁是杀害诗琪的罪魁祸首,但如今他清醒了,只要随便一想就知道是这群川岛会的人。

  而且云海如今不是警察,他不需要证据,只要怀疑了他就要杀,一切都是这么简单与霸道。

  就在几个黑西装见云海不搭理自己还要过来,一个个就要上前制止云海前进。

  可就在这时云海身体微微一晃,几个黑西装瞬间无缘无故的被打飞出去,云海这次没有减力,而是用出百分百的力量。

  所以这几个黑西装摔在地上的时候,五章六腑就已经全部碎掉了,或许他们就算死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就挂掉了。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