肌肉男点了点头:“是啊,我就是叫徐奎,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听到这话云海到点了点头,然后仔细再打量下这个徐奎,这个肌肉男到底有什么不同呢,为何萧老让自己接近他呢?而且还要获得他的好感,这不是扯淡吗。

  肌肉男见云海没有说话,而是光看着自己,于是不耐烦的说道:“我说你到底找我什么事?”

  云海闻言,内心还真不好回答这个问题。

  总不能说我找你是因为有人让我接近你的,这话一说出来,估计肌肉男的锤子就要落在云海脑袋上了。

  但不说这话,那怎么说呢?要是接近个妹子云海到好办了,用自己的“魅力”去征服她。

  可面对这个肌肉男,云海真是想不到任何理由接近他,就连云海强大的大脑都暂时没辙。总不能说我找你搞基吧?

  但很快云海灵光一闪,然后说道:“那个啥,我是想找你拜师学艺的”

  这话把徐奎都说懵逼了:“拜师学艺?学啥?打铁?”

  云海急忙点头:“对对,我想跟你学打铁”

  “不教,我这里暂时不需要帮手”肌肉男说完就要往铺子里走。

  可云海到急了:“别介啊,我不要工钱,只要包饭就行,我免费做学徒还不行吗?”

  好不容易找到这个徐奎,云海自然不能放过接近他的机会。

  听到这话徐奎还真转身了,然后嘴角一咧:“真的?不要工钱?”

  云海对钱本来就无所谓,只想快点完成萧老锦囊里的任务,于是点了点头:“当然,一分钱都不要”

  有免费劳动力,给谁都乐呵,所以肌肉男也是一样:“那行,从今天开始你就跟我学打铁,但很累的而且没有工钱,我事先说明了,你别反悔”

  云海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没问题,我绝对不反悔”

  说完心里暗笑,我到要看看你这家伙有什么值得我接近你的地方。

  就这样云海成功的进入这家铁匠铺里做起了学徒,说是学徒其实就是负责体力活而已,徐奎把最废体力的打铁工作交给了他。

  而他自己就抱着一本书看着,而且这书还没有封面,看起来破旧不堪,但每次徐奎都能看着很久,而且非常的投入。

  就在云海把铁打的霹雳吧啦响的时候,门外走进一个老汉。

  “魁子,给我把这斧头修修,越来越钝了,现在连劈柴都费事”

  闻言徐奎点了点头:“好的,张叔,把斧头给我”

  接过斧头后,徐奎转身走进里屋,不到十分钟就再次走了出来:“张叔,你现在再试试”

  老汉接过斧子后,顺便将一根木棍抛起来,然后斧头朝上不动,当木棍碰到斧子的时候,瞬间变成两半。

  看到这一幕云海都惊呆了,这也太锋利了吧?短短十分钟就把一个钝的不行的斧子,变成这么锋利了,这个徐奎的手艺还真是没的说啊。

  而老汉也开心的不行:“哈哈,不错不错,奎子你都快有你爹之前的手艺了”

  听到这话徐奎到摇了摇头:“呵呵,张叔你太过奖我了,我和我爹生前比可差远了,毕竟他可是”

  说到这里徐奎似乎发现云海在场,然后就把剩下的话没有说出来。

  然后话音一改,对着老汉再次说道:“行了,张叔你就先回去吧,以后斧子不好使尽管拿过来”

  “行,那我就先走了”老汉把钱付完就提着斧子开心的走了。

  徐奎找个板凳坐下后,继续看着书。而云海也是继续打着铁,不过他刚刚从徐奎的话中听出点东西了。

  虽然徐奎话到最后没有说出来,但应该可以肯定的是他父亲是个很了得的人物。

  而且从话里的云海也知道,徐奎的父亲应该去世了,会不会萧老让自己接近这个徐奎是和他死去的父亲有关系?

  此时的云海很想把第二个锦囊打开,可最后还是忍住了,毕竟按照第一个锦囊上所说,如今云海虽然找到徐奎了,但还没有得到他的信任,所以第二个锦囊还不到时候打开。

  可让云海无语的是,这家伙似乎并不是那么好接触的,按照这样来看,没个两三个月估计不可能得到他的信任。

  但自己却没有这么多时间去浪费啊,越想云海越觉得无语。

  眨眼一周过去了,云海依然没有半点进展,平时徐奎就是在铺子里看他的那本没封面的书。而云海也是傻站着打铁。

  今天云海已经快受不了了,这样下去何时是个头?云海暗暗决定,今天晚上如果还没有半点进展的话,他就要打开第二个锦囊看看萧老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想到这里云海猛的举起锤子狠狠打了下铁块,真希望快点到晚上。

  可有的时候就是这么事与愿违,眨眼到下午的时候,山魁的媳妇送来饭后,云海就和他们一起坐下吃了起来。

  山魁的媳妇也长的五大三粗的,但做饭还可以,挺好吃的。

  就在三人大口吃饭的时候,店铺门外走进几个男人:“徐奎,广爷让你把他做的东西做好了没?”

  闻言徐奎脸色有些不好,将碗放下后说道:“我之前就说过了,我不会帮他做的”

  听到这话几个男人脸色也都冷了下来:“你一个破打铁的,广爷给你钱,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竟然现在敢违背广爷的意思,你是不想在这里待了吗?”

  徐奎胸前的肌肉一阵起伏,像是也挺生气的:“我待不待在这里不是他徐广说的算的,而且我打铁也不是什么人的生意都做的”

  “还真是给你脸不要脸了是吧?一个破打铁的敢这么大言不惭,今天我们就要让你知道敢违背广爷的下场是什么”几个男人似乎要开始动手教训徐奎了。

  徐奎一下子暴脾气也上来,拿起一旁的斧子就站起:“来啊,我看看我今天什么下场!”

  云海正吃了口饭,闻言一阵好奇,这个徐广和徐奎似乎关系不一般?而且让他做的啥搞的徐奎这么面红耳赤的。

  不过云海内心也暗笑这或许是个机会,打吧,不出点事情,自己还真没办法获得徐奎的信任。

  然而就在云海这话刚想完的时候,一个男人已经开始动手了,一脚踹翻桌子,然后就朝着徐奎打了过去。

  云海看着饭菜散落一地,心里莫名的心疼,自己还没吃饱呢。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