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这话云海身体再次爆发出力量,在湖水里无法使出的力量,在空中就不一样了。

  “砰”的一声巨响,缠绕在云海身上的巨蟒,瞬间身体四分五裂开,一段段的巨肉落入湖水中。

  搞定了这条巨蟒云海明显感觉身上轻盈了许多,但也不多想,急忙一头掉进湖里准备去把幻明珠拿到手。

  可当他再次潜入刚刚湖底的时候,幻明珠竟然不见了!

  靠,这什么情况?云海看这个空空如也地面,内心一阵无语,刚刚还在的,怎么一转眼就没了?

  难道真的和徐奎所说的一样,幻灵珠是有灵性的,自己还会跑?

  云海摸了摸下巴,在湖底四处看了看,然后心里暗想:“跑,我让你跑,既然知道你在这附近我就好办了”

  想到这里云海也不多找,很快跃出湖面对着岸上呼呼大睡的小狼崽喊道:“小汪,过来办正事了”

  小汪闻言身体一机灵,急忙抬起小脑袋看向云海,然后就吐着舌头朝着云海这边小跑过去。

  云海指着湖底说道:“就在这湖底附近,给我找一个彩色的珠子,找到了的话,以后我给你找换个母哈士奇配种”

  说完云海也不管小汪能不能听懂,反正自己再次跃入湖中,再次开始寻找跑掉的幻明珠。

  不过这次就好找很多了,因为知道这东西就在附近,就算再这么藏也比原来的大海捞针的好。

  就在云海潜入湖底的时候,小汪也是一样,开始在水里不断寻找着。

  时间又是一分一秒过去,湖里一人一狼找的不亦乐乎,很快太阳已经升起了,借着白天的亮光,云海和小汪的视野就更好了。

  云海头伸出湖面换口气,然后准备再次潜入湖中,可就在这时小汪也探出脑袋,但嘴里竟然叼着东西。

  看到小汪嘴里的叼着的彩色珠子,云海开心的不行:“哈哈,干的漂亮,小汪”

  说完云海也不客气,一把将小汪嘴里的珠子给拿了过来,生怕这东西再跑了。

  云海打量了下手上的幻灵珠,就算烈日当空,但依然散发出阵阵彩光,而且还挺刺眼的。

  看完手上的珠子,云海好奇的问道:“小汪你在哪发现的?”

  小狼崽似乎听懂云海说话一样,然后又潜入湖中,来到湖底的一块石头旁停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云海也猜到了小汪要表达什么了,原来这个幻明珠是藏在那个石头缝隙里。

  夜晚光线不好,所以不好找,但天亮了以后这个幻明珠就无所遁形了。

  云海把小汪再次唤了回来,乐呵的抱住它笑道:“干的不错,等你再大点的,我给你多找几只哈士奇做老婆,哈哈”

  说完云海抱着小汪就跃出湖边,然后也不逗留了,脚踩无数蝙蝠就朝着华林村飞去。

  又是几个小时过去了,云海当快飞到村庄的时候,就落了下来,毕竟这样大摇大摆飞进村子里会引来太多人的目光。

  就这样云海抱着小汪大步走进村子里,当来到徐奎家的时候,此时泥房里一片狼藉。

  徐奎的媳妇正坐在地上不断哭泣,而徐奎也是被打的鼻青眼肿。

  不过当两人看到云海来的时候,都站起身:“怎么样了?东西找到了吗?”徐奎说的很紧张。

  云海点了点头:“嗯,找到了”

  说完指着一片狼藉的泥房说道:“这是什么情况?”

  徐奎默默叹了口气,刚要说话就被他媳妇给抢先了:“这日子真的没法过了,徐广那王八岛又叫人来过来捣乱,还说明天如果交不出武器,那砸的就不是房子了”

  闻言云海怒骂一声:“这群王八蛋真是欺人太甚了”

  “没事,他们愿意砸就砸吧,现在这些都是小事,东西呢?让你找的两样东西呢?”

  徐奎目光一直盯着云海,似乎很兴奋,根本就不在乎家里被砸了。

  “诺,在这”云海将怀里的玄冰石和幻灵珠掏了来递了过去。

  “哈哈,果然真是让你找到了,好,真是太好了”徐奎颤抖的接过两样东西,兴奋无比的说道。

  “徐广的好日子要到头了!”徐奎说完头都不回我跑进一间泥房。

  云海本想跟过去看看的,可这时徐奎却把门给关上了:“我炼剑的时候,谁都不要打扰我”

  闻言云海虽然好奇他是怎么炼剑的,但徐奎都这么说了,他也只能无奈的耸了耸肩。

  就这样坐在地上,开始逗着小汪玩耍。

  大概两个小时过去了,徐奎一脸慌张的走了出来,云海转过头看向他:“炼好了?”

  徐奎摇了摇头:“早呢,这才哪到哪”

  说完徐奎再次说道:“对了,你身上有没有什么好东西?我现在需要东西来祭剑”

  “祭剑?什么意思?”云海有些没听懂。

  “在打造一些神兵利器的时候,当然需要一些名贵的好东西来祭下,这样才会提高成功率”

  徐奎的话说完,云海额头的都流汗了:“我晕,不会吧?你的意思就是说还会锻造失败?”

  “当然,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东西,打造的时候是百分百能成功的”徐奎说道。

  闻言云海心都凉透了,自己忙活了一星期,小命都差点交代了,可没想到竟然还有失败的可能。

  想到这里云海气的不行,然后说道:“那还愣着干嘛,快点找东西祭剑啊”

  徐奎有些尴尬的指了指家里的一片狼藉:“你看看我这里能有什么名贵的东西呢?”

  云海看了看也是,如今徐奎家里别说名贵的东西,连值点钱的东西都没有。

  想到这里云海站起身摸了摸身上,最后也是一阵无奈,他身上也没有什么东西名贵啊。

  除了身上这件披风,不过云海是不准备把这个披风献出去的,因为以后他还有的用呢。

  “我身上也没名贵的东西,咋办?”云海无奈的说道。

  徐奎摸了摸下巴:“我记得徐广家里有一副稀有的名画,要不把那个偷来祭剑好了”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