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笑了笑,拍了拍丧龙肩膀也不多说什么了,转身走出正厅。

  此时北方护法已经被萧氏给关押在地牢里,还有几个玄级在看守他。

  云海走进地牢,立刻两个黑西装就给他做礼。

  “把门打开”

  “遵命,云海先生”

  对于云海的话,在萧氏就如同圣旨一般。

  走进牢房后,北方护法如今软坐在地上,再也看不到他以往那种凌驾众人的气势了,身上更多了一份阶下囚的味道。

  “想活命,就给我想办法,再叫一个护法过来”云海叼着烟说道。

  北方护法唯唯诺诺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很快就会南方护法就会来了”

  这话让云海来了兴趣,嘴角翘起笑道:“你已经叫了?”

  北方护法无奈的点了点头,表情又怕又不甘,可没有办法,谁让如今自己只是阶下囚呢,而且战力全部被吸走了。

  见北方护法点头,云海满意的笑了笑,他也懒得多问是怎么叫来的,反正能来就行。

  “大概多久能到”

  “按照速度,大概今晚就会来了”

  这话要是给隐世任何人听到,都会闻风丧胆,龙族的护法,圣级战力,到哪里都会是毁灭性的。

  但对于云海来说,到一点不惧,反而很期待。

  “对了,问个问题,叫来的这个护法和之前的你,谁战力强一点”

  “差不多,今晚过来的南方护法,和我之前战力不分上下,都是刚踏入圣级的战力”

  闻言云海也到放心了,如今他的战力已经达到圣级初上了,对付初期还是没有问题的。

  云海没有说话,转身走出牢房,当他脚踏出去后,立刻就有黑西装将身后的房门锁上。

  就这样时间来到了晚上,此时云海正一个人叼着烟站在城外。

  他在静等南方护法过来,大概在他第五根烟抽完的时候,此时天空中传来一个强大的气势。

  感觉到了这气势后,云海嘴角微微翘起:“总算来了”

  很快云海发现不远处的小树林里,有个人影一闪一闪的,不断朝着这边过来。

  龙族护法行动都是一个人,不需要带兵的,因为他们有碾压一切的战力,所以根本不需要身后带着千军万马。

  看到这个人影后,云海身体也在原地突然消失,绝对不能让这个护法进城,否则到时候的打斗,绝对能毁了半座城。

  不到一秒的功夫,云海瞬间和南方护法对上了,两人身体没有接触,就是身上的气势碰撞了下,整个树林,瞬间好多树木倒塌。

  “来者何人,敢当本护法去处,嫌命长吗?”黑影停在云海面前,然后声音冰冷的说道。

  云海先没有说话,而是打量了下这个南方护法,没想到还是个女人,不过长的到挺一般的。

  打量完以后,云海叼着烟笑道:“我是谁,你很快就知道了,但我确实嫌命长,你有办法帮帮我吗?”

  听到云海这吊儿郎当的口气,南方护法表情瞬间冷了下来,在隐世敢和她这么说的,不超过三个人,云海算是第四个了。

  “找死!那我就成全你!”说完南方护法对着云海就是一击重拳。

  速度极快,在肉眼看不清的情况下,拳头带着强大的气势朝着云海打了过来。

  而云海也没有自负到敢硬吃这一拳,于是身体也极快的一侧,然后手中的剑柄落下,一道彩光照在南方护法身上。

  “该死,这是什么!”南方护法本来看一拳没躲,准备再次对着云海攻击的,可突然被彩光照到后,速度竟然放慢了。

  当然所谓的放慢是相对的,就算再慢,也比王级的速度快。

  但对于云海这就足够了,抓住机会,云海抬脚直接踢在南方护法的小腹上,哄的一声,整个人如同皮球一般,被云海踢的直接飞出十米远,将身后的一群大树顺带着撞倒。

  倒在地上南方护法口吐一抹鲜血:“你到底是什么人?”

  她终于开始认真重视起来了,这个家伙竟然能将自己打伤,这让她十分的震惊,没想到隐世又出现一个圣级了。

  “呵呵,龙族的敌人”说完云海也不废话,抬起手中的幻冥剑就是一剑挥下。

  一道寒气顺着剑身,朝着南方护法扑了过去,这让后者瞬间表情大惊。

  幻冥剑是没有人敢硬接的,接的人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成为冰末。

  南方护法瞬间整个人跃起,然后漂浮在空中,冷冷的看向云海:“那我就送你去死好了”

  说完南方护法开始在空中双手笔画起来,似乎要放大招了。

  而云海就抬起头看向她,总算在隐世看到一个会飞的了,而且是踩着气势漂浮的。

  就在云海也要动手的时候,这时一股强大的气势,从天上压了下来。

  但这气势并非是朝着云海压下来的,而是很快浮在了地面上,形成一片玻璃状的地面。

  非常的光滑,而且在月光下,还反光呢。

  云海有些懵逼了,这是什么招数?这时南方护法弯腰,就从天上再次朝着云海攻了过来。

  云海看到来人,身体想要侧闪,可脚下突然打滑,整个人瞬间失衡半坐在地上。

  抓住机会,南方护法对着云海胸口就是一击扫腿,云海如今想躲闪没有办法了,因为脚下实在太滑了。

  于是只能咬着牙用幻冥剑做抵挡,可就算这样,云海连着剑还是被踢的后退几米,握着剑柄的手一阵发麻。

  云海被打退几米后,并没有站起来,因为腿只要一动,脚下就会滑倒。

  就这样云海半坐在地上,用拳头狠狠打向地面,可让他吃惊的是,看似玻璃状的地面,却十分坚固,拳头打下去根本没有任何效果。

  看到云海这样,南方护法到没有再次攻击,而是狂妄的冷笑了下。

  “我劝你别废功夫了,我这招你是破不掉的,在我释放的这片领域里,你根本无法动弹,哈哈”

  南方护法虽然是女人,但这笑声到挺粗狂的。

  而闻言云海抬起头,也不敲打地面了,而是嘴角微微翘起:“哦,是吗?”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