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黄毛刚举起的拳头,在空中的时候,就感觉如同手心触电一般,整个人瞬间跪在地上。

  “我的手,我的手!!”黄毛捂着手惨叫着。额头不断流下冷汗。

  另一个男生见他这样,先是一愣,但很快也是一样的反应,瞬间觉得自己的手被不断的电着,手骨传来钻心的疼痛。

  他比黄毛还要惨,直接就倒在地上了,身体不断抽搐着。

  云海这次没有用意念,而是用龙族之力,就是要给这两个男生一点惨痛的教训,刚刚他们对叶敏说的话,云海都听到了,所以他决定这样的男生,不教训下以后就是社会上的祸害。

  所以说,当龙族之力放进他们手上的那刻,就也是他们的手已经废掉的时候。

  云海带着叶敏坐上一辆出租车,叶敏透过车窗看着路边的黄毛两人,她有些看不明白了,这么如今他们会这样?

  于是好奇的转过头看向云海:“你刚对他们做什么了?”

  在她的印象里,云海刚刚只是替自己解围而已啊,并没有其他的动作啊,那为什么这两人会如此痛苦呢?

  闻言云海点燃一个烟笑了笑:“没有啊,我什么都没做啊,他们是不是有什么病啊?或者羊癫疯啥的”

  云海也假装好奇的说道,这话说完,叶敏看着抽搐的男生都吐白沫了,似乎也相信了云海的话。

  云海收回目光,再次说道:“先别管他们了,你妈妈在哪家医院?现在带我去看看”

  叶敏看向云海:“你确定,真的要帮我们?”

  她到现在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一直看不起的老师,竟然会选择帮她。

  在这所学校里,人心隔肚皮,云海是第一个站出来帮自己的人。

  闻言云海再次一笑:“当然,要不你觉得我现在在干嘛呢?”

  说完云海将口袋里一张银行卡拿了出来:“这里有我当老师以来的一些积蓄,不多,十五万左右,你先拿着用,以后钱不够再跟我说,我再想办法”

  云海没有选择多给,这样会引起别人的猜测,十五万块钱,不多不少,很合理也够解一下叶敏的燃眉之急。

  而叶敏看到云海手上的卡,有些发呆,迟迟没有动作。

  眼眶瞬间微红了起来,想想曾经的自己是多么的可笑,十五万,她要陪多少男人才能赚到。

  可如今却有一个男人,不需要她的身体,也不用她的回报,就拿出这么多钱给自己。

  而且这个男人的目的,叶敏也知道,他是自己的老师,所以他不想让自己误入歧途。

  见叶敏没有拿卡,而且眼眶都湿润了,云海笑了笑:“先拿着用吧,老师暂时不缺钱,以后等你有能力赚钱的时候,再连本带利还给我,对了,我要的是那种干净的钱哦”

  说完云海把卡丢在了叶敏的怀里,然后再次抽着烟。

  叶敏擦了擦眼眶,看着怀里的银行卡,心里说不出的滋味,有些惭愧,也更多的是感动。

  很快两人便来到了城东的一家人民医院里,在叶敏的带路下,云海乘着电梯来到了十二楼的住院部。

  “小敏,今天你怎么来了啊?”一个脸色苍白的妇人,躺着病床上说道。

  如今她正在挂着点滴,脸上不仅消瘦无比,而且苍白无血,似乎有种说死就死的感觉。

  云海站在门口,看着这个妇人,她身上的气息太弱了,不用把脉就看的出来,最多只能在撑一个月了。

  闻言小敏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妈,今天放学早,所以我就来看看你,医生说怎么样啊?你的病有没有好转?”

  妇人也是一样,苍白的脸上勉强出现笑容,但却看的是那么的虚弱。

  说话都很无力:“挺好的”

  妇人只说了这三个字,似乎再说就会没力气一样,气息实在太虚弱了,五章六腑的损伤也太严重了。

  叶敏没有看出来,她妈是在骗她,于是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呵呵,那就好”

  云海把目光从妇人的身上收回来,然后打量了下这个病房,这里不是独立的重护房,而是很普通的那种病房。

  三人一间,而且还有些吵闹,旁边病床的家人,一边陪着病人,一边用手机看电视。

  这样的环境,实在不适合的病人休养,怪不得她母亲的病情会严重的这么快。

  不过也没有办法,叶敏也没有经济条件,给她母亲换好的病房。

  就在云海打量病房的时候,这时妇人也看到了门口的他,于是勉强的张嘴说道。

  “小敏,这位是?”

  闻言云海笑了笑,便主动走上前说道:“你好,我是叶敏的老师,今天特意来看望下你”

  见云海说是老师,叶敏的母亲表情也笑了笑:“小敏,还不快点给老师搬个椅子来”

  叶敏点了点头,可这时云海拦住了她:“不用,我就站会好了”

  看云海这么客气,叶敏的母亲也不在说什么了,闭上眼喘了几口粗气,似乎呼吸都很困难一样。

  过了十几秒,才勉强睁开眼说道:“老师,小敏是不是在学校太调皮了?”

  闻言叶敏脸色瞬间有些紧张,她很担心云海会说实话,那这样的话,自己的母亲还不活活气死啊。

  云海笑着看了一眼叶敏,然后回过头笑眯眯的说道:“没有,叶敏同学在学校很乖,学习成绩最近也有提升了,她还说要努力学习考个好大学,将来赚钱养活你呢”

  说完对着叶敏说道:“是不是啊?”

  此时叶敏哪能说不是啊,急忙点头:“是的,妈,我会好好学习的,以后你就等着我来照顾你好了”

  叶敏的母亲,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了,但听到自己女儿这么懂事的话,还是欣慰的露出笑容。

  笑的很无力,也笑的很开心。

  这时一个女护士走了进来:“换药了,让下”

  闻言云海转过身,看着她手里拿着的点滴瓶,然后问道:“护士,我问下,这个是什么药水啊?”

  “哦,这个是降血糖的胰岛素”女护士一边说道,一边准备换药。

  可云海却眉头微微一皱,如今病人情况都这样了,医院的医生肯定也知道时日不多了。

  降血糖的胰岛素,虽然是治糖尿病效果不错,但现在对于叶敏母亲已经没有什么效果了。

  所以根本不应该再用这种药了,不仅浪费钱,而且对病人一点用都没有。

  (以上纯属扯淡,不要借鉴在现实中)

  于是云海直接说道:“这个药,我们不用了”

  这话说完,叶敏和她的母亲都愣住了,包括病房里的其他人,都把目光看向云海。

  女护士眉头皱了皱,然后说道:“你们是想放弃治疗了吗?”

  叶敏也不解的看向云海,她很不懂为什么云海会说这话。

  不过叶敏的母亲到挺理解的,她早就不想再用药水了,浪费钱,而且自己也痛苦,反正都是将死之人了,何必再花钱买药吃呢。

  不过云海此时到摇了摇头:“不是放弃治疗,而是我们决定改变下治疗方式”

  这话把护士都蒙圈了,然后上下打量了下云海:“你是医生?”

  “不是,我是老师”

  云海的话说完,护士都笑了,而且病房里的其他人都是一样。一脸不屑的笑容。

  这个老师是不是脑残啊?这是病房里很多人内心所想。

  “我告诉你,这个病人现在情况很复杂,不是你们这些当老师的可以理解的,现在最好就是听从我们医院的治疗方法,用胰岛素给她降血糖”

  从这话云海就听出来,这边护士也是啥都不知道,如今叶敏母亲的情况,已经不是将血糖就行的了。

  想到这里,云海也懒得搭理她,从怀里拽出一根雪参的须递给叶敏。

  “把这个弄碎,然后冲上水给你妈妈喝掉”

  叶敏到现在都还有些懵逼,她完全不懂云海这是要干嘛,而且给她的这个又是什么。

  这时病房里的一个病人家属,到笑了:“这个老师,还真有意思,拿的不会是什么家传药方,什么祖上传下来的那种吧?还能让人起死回生的效果,哈哈”

  他的话说完,护士也不屑的冷笑了下,这种江湖郎中的惯用伎俩,他们也都有耳闻,所以他们都认为云海是个白痴老师,随便弄个东西就能治病了。

  当然云海是不会废话去解释那么多,毕竟现世中人的想法,和他不是一个水平线的。

  他们认为做不到,或者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云海都不知道经历多少了,包括生死。

  云海见叶敏没有动作,于是自己手心一握,将须根给握成粉末,放进床柜上的一个碗里,然后就要倒水。

  见他这样,女护士就急眼了:“我说你这人听不懂话是吗?这里是医院,不是你随便乱来的地方,如果病人出点什么事情,你担待的起吗?”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