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这两人的话却让萧锦很受用,一脸狂妄与傲娇。

  “放心吧,林老,等婉儿嫁给我以后,你们林家就是我们萧氏的亲家了”

  萧锦的话就点到为止,但这样也就够了,能和萧氏成为亲家,那是什么概念,想想都让林老激动。

  就这样萧锦也不废话了,让伴娘搀扶着林婉儿走上前方的舞台上。

  台上的主持人也很紧张,今天能为萧氏做司仪,那可牛逼坏了。

  如果能好好表现得到萧氏的赏识,以后在电视台里也就平步青云了。

  于是当林婉儿和萧锦站在舞台上后,司仪拿起麦克风笑着说道。

  “好了,激动人心的时候到了,下边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来祝贺这对新人”

  随着司仪的话说完,整个林家山庄响起震耳欲聋的掌声。

  云海叼着烟站起来,然后对着丧龙说道:“你坐着看热闹就行了”

  说完就大步走出了厢房,而丧龙也没有动,就这样看着云海的背影,然后自己笑了笑。

  “哎,老大又要装逼了”

  云海叼着烟不紧不慢的走出厢房,然后慢慢走到人满为患的林家大院里。

  此时司仪也不敢废话,更不敢开着新郎和新娘的玩笑,于是直接进入正题。

  “下边,就开始让新郎为新娘戴上爱的钻戒”

  这话说完舞台下又是掌声一片,而萧锦也从西装兜里掏出一个钻戒盒。

  巨大无比的钻戒拿出来后,是那么的闪亮与惹眼。

  把林婉儿身边的几个伴娘都看的眼睛呆住了,这么大的钻戒或许她们这辈子都没有看过来。

  可林婉儿就没有抬手,因为她对这个没兴趣,因为她压根就不想和这个男人结婚。

  萧锦给林婉儿身边的伴娘使个眼色,很快就有个伴娘领悟了,急忙抬起林婉儿的纤纤玉指。

  此时全场一片安静,因为大家都知道,当这枚钻戒戴上林婉儿的手上时,那就证明从此她就是萧锦的女人了。

  如今台下有多少人是那么羡慕萧锦啊,林婉儿这种极品美女,真是百年一见,可没想到这样就要成为别人的妻子了,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

  林婉儿看着钻戒一点点的靠近自己的手指,她是多么的想要反抗,可奈何根本一点力气的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指马上要被钻戒给套上。

  就在林婉儿已经彻底绝望了,已经心彻底死掉的时候,这时突然有个人打破了沉默。

  “这才哪到哪啊?就开始戴钻戒了,是不是有点急了啊?”云海叼着烟站在不起眼的地方说道。

  他的话说完,此时无数目光全部聚集在他身上,有萧氏的也有林家的,当然还有很多达官贵人。

  只是所有人都没有认出云海是谁,只是从他这打扮平庸的装扮上来看,这就是一个低层的普通人而已。

  这样的人连参加婚礼的资格都没有,可如今竟然敢在这里说废话。

  而云海却懒得搭理他们,叼着烟一步步朝着前方的舞台走去。

  萧锦本想一鼓作气将戒指戴在林婉儿的手上,可奈何此时的钻戒不知道怎么了,如同千斤重一般,根本让他都拿不起来。

  林婉儿本来已经绝望的美目,但看到云海一步步走过来后,先是一愣,然后便在眼泪中迷失了。

  我是不是在做梦,他出现了,他真的出现了。不对,这肯定是幻觉,因为我太想他了,所以我才会看到这样的幻觉。

  到了这一刻,林婉儿都有些不敢相信,云海真的来了,他真的来解救自己了。

  “你是谁?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一个萧氏的人站起来口气不快的说道。

  随着他的话说完,很多萧氏的人也都站了起来,一起看向云海。

  这些人都是现世中的萧氏领导者,或者少爷小姐们,所以他们都没有见过云海,认不出他也正常。

  如果把隐世中的萧哲等人调过来,估计此时早就对着云海下跪行礼了。

  看着场面有些不对劲,林老急忙也走了过来,想要打圆场,毕竟这么多萧氏的人都在,如果出现摩擦,那林家今晚就彻底要在世界上消失了。

  不过林老心里也十分无语,这个云海不是萧氏的贵宾吗?为什么这些萧氏的人都不认识他呢?真是奇了怪了。

  当然这些问题他没空去多管,急忙走过来解释道:“各位这是误会”

  “什么误会?”

  林老指着云海继续说道:“他是…..”

  话还没有就被云海打断了:“我是林家的御用司仪,婚礼怎么能少的了我呢?”

  这话让林老和林家人一阵懵逼,什么时候这家伙成为我们御用司仪了?

  不过萧氏的人听到这话,情绪到缓和了不少,想想如果他是司仪的话,那就也合理了。

  于是一群萧氏的人都再次坐下了,而云海叼着烟笑眯眯的走上舞台。

  台上的林婉儿近距离这看着那张日夜期盼的脸庞,此时心里如百味杂陈一般,说不出的滋味与感受。

  本来绝望的美目,此时再也忍不住了,一滴滴晶莹剔透的泪水顺着她的美目滑落下来。

  如果此时她要有一点力气的话,肯定毫不犹豫的扑进这个男人的怀里,她不会再管矜持了,也不管云海会不会再次拒绝自己,她现在只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

  因为在刚刚她亲身体会过,被全世界都给抛弃的滋味,如今她是多么渴望有个宽大的怀抱可以容下自己。

  长的太过完美也是一把双刃剑,林婉儿就算因为太漂亮太迷人,所以一直被万人追捧,最后成为家族的牺牲工具。

  云海看着林婉儿那梨花带雨的模样,自己也是很心痛,不过他没有说什么,只是对着林婉儿笑了下。

  然后转过头对着一旁的司仪说道:“借下你的话筒”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