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言狼爷身体一机灵,似乎听到这个请帖的名字,就如同感受到死亡一般。

  “请帖一现,生命再见”

  眼镜男笑了笑:“没错,从没有人能躲的过死亡请帖,所以如果能这群让来帮我们,那这个云海必死无疑!”

  眼镜男的话虽然说的很有道理,如今死神请帖没有人听到不闻风丧胆。

  但他总感觉心里毛毛的,在他的潜意思里,死神请帖就是不祥之物,不管是混的多厉害的人物,总是巴不得远离这可怕的东西,还真没有主动去接近的。

  .见狼爷身体表情有些发憷,眼镜男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于是再次一笑。

  “狼爷大可不必担心,我们这次是请他们来帮忙的,只要不得罪这帮人,所以我们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狼爷闻言想想也是,毕竟自己只要不得罪那帮人应该没事。

  不过也不能说他胆小,没有办法,没有人听到死神请帖不怕的,因为这就等于接触死亡。

  想明白后,狼爷也豁出去了,白鲨帮不能被一个人踩在脚下,特别是老三都被干掉了,如果他们还忍气吞声的话,那以后也不用在道上混了。

  于是狼爷说道:“老二,那你有什么办法能请到他们吗?”

  这到是问到关键地方,这伙人不仅可怕而且神秘,更重要的是他们嗜血如命。

  如何能请到他们来帮忙,这是一个比较值得研究的问题。

  眼镜男抽了口烟,然后仔细想了想。

  “我觉得这个世界上就没有钱办不到的事情,只要我们能给出一个合适的价格,我相信那伙人会愿意帮我们的”

  闻言狼爷暗自琢磨下,然后说道。

  “那行,这事就交给你了,老二干的漂亮点,钱无所谓,但这面子我们帮派一定要找回来”

  眼镜男似乎就在等这句话了,然后站起身笑道。

  “老大你就放心吧,这事我一定做的漂漂亮亮,那个老师他必死无疑!”

  就这样两人又是一阵交谈后,眼镜男才走出办公室,而狼爷心里总是不上不下的。

  对于死神请帖,一想到他就心里发毛,哪怕不是发给自己,那也总觉得死亡距离自己很近。

  而另一边的云海到不知道白鲨帮的两个老大的阴谋,就算知道的话,估计也只是轻轻一笑。

  此时他正跟所有老师在一家饭店的包厢里吃着饭。

  今天无意中,竟然弄出个同事聚餐,这也到有意思,当然校长是打死不敢来的,他现在除了每周准时找云海要解药,否则远远见到云海身体都发抖。

  “来,大家举杯,第一次咱们能凑这么齐”秃顶显得很高兴。

  闻言大家也都跟着举杯,今天确实挺开心的,特别是对于云海。

  就这样大伙一起举杯碰了一个,由于方雪下午要上课,所以只喝果汁,其他的人到无所谓都是啤酒。

  放下酒杯,刘涛叹了口气:“哎,可惜了,猴子那家伙电话一直关机,要是他也来的话,咱们就同事都到齐了”

  顺着他的话,秃顶也是一样:“可不是吗?这家伙最近不知道干嘛去了,人就直接消失了似得,我都怀疑他是不是换工作准备跳槽了”

  他们不懂猴子干嘛去了,云海自然知道,刚送医院养着了,而且螳螂发短信来说过了,猴子并无大碍,就是身上外伤多,休养一段时间就行。

  于是云海笑了笑,自己继续低头吃菜。

  很快小眼镜拿起酒杯对着云海:“云海老师,我敬你一杯”

  “嗯?”云海一愣。

  小眼镜有些尴尬:“之前我们之间有些矛盾,不过也都是误会,现在我敬你一杯,算是道歉的”

  闻言大家都安静的看向云海,其实很多人一直不理解,为什么小眼镜突然对云海态度转变了,按理说抢了别人女朋友,那是多大的仇恨啊。

  但现在在小眼镜的身上,丝毫看不出有仇恨,反而还觉得很感激,真是让人琢磨不透。

  而云海也不会多解释什么,当然他更不是小心眼的人。

  拿起酒杯跟小眼镜碰了一个:“道歉就算了,大家都是同事,误会说明白了就行”

  小眼镜也笑着点了点头:“嗯!”

  就这样两人碰了一杯后,就一口喝下杯中的啤酒。

  就这样喝完啤酒,云海叼着烟继续吃着菜,饿死了。

  此时酒桌上吃菜除了他基本别人都没有怎么动筷子,因为大家心里都有一个注视对象。

  方雪和风骚李就不用说了,目光一直看着云海。

  而刘涛和秃顶就是看着她们两个女人身上。

  气氛虽然有说有笑,但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李老师,我敬你一杯”秃顶嬉笑的举杯。

  风骚李本来不想搭理他的,但看到酒桌上这么多人,也不想打人面子,于是就面无表情的举起酒杯。

  自己一口喝了下去,秃顶本想碰一杯的,但看人家已经喝完了,于是自己尴尬笑了笑,也只能自己独自喝了。

  刘涛一直暗暗看着方雪,他虽然知道方雪肯定看不上自己,但还是想最后努力努力。

  “方雪,老师我敬你一杯”

  方雪放下筷子,然后笑了笑:“我喝果汁的,就不跟你喝了吧”

  话虽这么说,像是有理由一般,但其实就是说明了,不想和你喝酒。

  刘涛也是尴尬的笑了笑,心里顿时失望无比。

  云海虽然低着头吃饭,但也明显感觉,此时气氛瞬间好尴尬啊。

  方雪这丫头的表现虽然很不给人面子,而且也挺伤人的。

  不过云海到心里乐呵一笑,这做法挺适合他霸道的性格,自己女人和别的男人碰什么酒的?

  而且对方还是追求者,虽然刘涛是自己朋友,但一码归一码。

  在云海霸道的想法中,他的女人们只可以对自己百依百顺,但面对其他男人,那就该冷冰冰的,像是一个傲娇的小公主一般才对。

  很快风骚李就把尴尬的风暴中心,推倒了云海身上。

  “云浩老师,人家和你喝一杯”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