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打,大哥,我,我?”

  条子还想询问自己的大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却已经被人架着拖进了一楼的大厅之中。

  门口的一百多小弟,站在门口宛如有一种遇神杀神,遇佛殺佛的气势。

  而这个时候的吴杰,正在两个女孩身上下起手呢,其中一个女孩的女服都被扒光了,吴杰满脸的淫笑道:“你,趴桌子上!”

  女孩不肯,吴杰上去就是一个大耳刮子,叫骂道:“草,在这还TM给我装什么清纯,赶紧的,别让老子发火!”

  女孩委屈之际的缓缓趴在了桌子上,眼中的泪水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往下流。

  当然,吴杰是根本就不会在意这一点的,直接在方家那里面宽衣解带,要开始驰骋沙场了。

  正道准备跃马扬鞭的时候,包厢的大门被人给一脚踹开。

  “我草,谁啊,不知道大爷我……”

  “咣!”

  都不等吴杰说话,一啤酒瓶子就盖在了吴杰的头上,顿时鲜血如注,赤身裸体的两名女孩此刻也是惊慌失措的相互拥抱在一起,瑟瑟发抖的看着闯进来的陌生男子。

  “你竟然敢打我,知不知道这里是谁的地方啊?”

  吴杰捂着自己的脑袋,指着对面的蟒蛇叫嚣道。

  此时的吴杰还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呢,突然间被闯进来的蟒蛇给以啤酒瓶子盖到了脸上,能不生气吗,要不是看对方身边还站着两个大汉,他自己早就抄家伙干了。

  吴杰这话一出,蟒蛇的两个小弟立马出手了。

  三分钟过后,吴杰就像是一滩烂泥一样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蟒蛇嘴里面叼着雪茄冷眼看着地上一动不动的吴杰说了声:“把他给我带下去!”

  一楼大厅的位置已经坐满了人。

  红娘手中拿着一个修指甲的指甲刀,正在低着头给自己修剪指甲,李子鹤则是面色阴沉的擦拭着自己手中一把明晃晃的匕首一言不发。

  黑豹嘴里面抽着雪茄咬烟吞雾,时不时的还从鼻子连发出了厚重的鼻音,乔二倒还好,不怎么夸张,只是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看着地上浑身颤抖的条子。

  而如果把镜头拉近的话可以很明显的看到乔二眼中的条子此刻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云海算是最为悠闲的一位了,表面上波澜不惊,云淡风轻的样子,小口抽着香烟,但这并不代表云海的心中就是如此。

  既然蟒蛇说了今天这个事情他来解决,那么云海还真要看看,蟒蛇到底是如何来解决这个事情的,如果解决的不好的话,云海不介意把蟒蛇换掉。

  因为在云海的心目当中,把蟒蛇跟山魁两者比较起来,显然山魁不是蟒蛇这种后来者能够比拟的。

  从楼上下来的蟒蛇也是看到了客厅里面坐着的人,眼睛里面的瞳孔急速的收缩了起来,随即便来到了云海的面前。

  刚要说话,云海弹了弹手中的烟灰道:“不用给我汇报,你怎么想的就怎么处理吧。

  虽然只是很简单的一句话,但停在蟒蛇的耳朵里面就显的有点复杂了,别看平时有事没事的时候,跟云海开玩笑一点事没有。

  但在蟒蛇的骨子里面还是对云海是相当的惧怕的,此时此刻蟒蛇好像又回到了那个让他永远也无法忘怀的时刻。

  条子在吴杰被扔下来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怎么回事,但是他就算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到一个小小的搬运工,为何跟这些大佬们有神瓜葛。

  但此时已经容不得地上的两人多想了,蟒蛇身边的小弟已经搬来了两张长方形的桌子,还有两桶水。

  众人都不知道蟒蛇要干嘛,全都是一脸冷漠的看着地上的吴杰与条子,至于他们手下的小弟此刻已经被人给五花大绑的扔在了一边的角落处。

  “蛇,蛇,哥,我到底怎么了,就算是死,也要让我死个明白啊?”

  条子鼓起勇气询问蟒蛇,但更多的目光则是看向了一旁的吴杰。

  蟒蛇嘴角挂着一丝笑容,淡淡的说道:“不知道我找你们来是干什么的是吧?没关系,你们马上就知道了。”

  说着一个眼神身边的两个马仔就把吴杰与条子两人死死的按在了桌子上面,脸面朝上。

  一个蟒蛇的心腹递给了蟒蛇厚厚的一沓写毛笔字的宣纸,蟒蛇接过后,打开了自己的手机,也没让他们看。

  但只需要听见里面的声音,吴杰就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了。

  浑身立马就挣扎了起来,他后悔了,吴杰这个时候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这个样子了。

  但就在他们两个准备说话的时候,蟒蛇已经亲自把手中的宣纸给浸泡在了水中,然后捞了出来。

  低头看着被压在桌子上的吴杰笑道:“小伙子,不要怕,男子汉大丈夫做了就要认,我会让你慢慢享受死亡的快感的……”

  说完把宣纸直接放在了吴杰的脸上。

  “呜呜、呜呜、”

  别看一张薄薄的宣纸在平时看来根本就不算什么,但如今被水浸泡过后放在脸上的宣纸就像是一张带你走向死亡的圣旨一样。

  吴杰整个人都有些呼吸困难了,每次吸进去都都会把宣纸吸进嘴里面,想要呼吸的时候却又十分的困难。

  双腿双脚想要挣扎着拜托束缚,但越随着宣纸的数量越来越多,吴杰挣扎的幅度则是越来越少了。

  眼看着就要两腿一蹬过去了,蟒蛇用手指头在嘴巴的部位扎了一个小孔,很快吴杰就又能呼吸了,虽然很是微弱,但总比死了好吧。

  但这也仅仅是让吴杰留恋一下,主要的还是不能让吴杰死的太过快。

  就这样,吴杰在生死线上不断的徘徊着,当一摞宣纸用光,吴杰的尸体都已经浑身发紫僵硬了。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