蟒蛇玩的这一套,虽说场面并不血腥,但却足够具有震慑力,这一点光从条子裤裆下那一滩水迹就能很明显的看出来了。

  条子是真的怕了,自己的弟弟就这么被玩死了,怎么不叫自己心寒,但更为重要的是,接下来就轮到自己了。

  蟒蛇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细汗,转身看向云海。

  声音很是尊敬的说道:“老大,您看这样行吗?”

  云海眯着眼睛,点了点头道:“速度快一点,一会儿还有别的事情要处理。”

  随即蟒蛇也不在废话,从身上掏出一把小匕首,寒光四射,上去一匕首就削在了条子的大腿上面。

  “刺啦。”

  连裤子带皮肉被削掉了一大块,条子也发出了杀猪般一样的尖叫声。

  嘴里面大喊着:“蛇哥,我错了,我错了,老大救我。”

  条子叫的老大显然不是再叫蛇哥,但这一声老大叫的蟒蛇身边的一个心腹下浑身一个机灵。

  随即双腿一打颤“噗通”一声的就跪在了地上。

  “老老大,条子是跟着我的,如今出现这样的事情,我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我愿意自费一条胳膊。”

  说着从便从身边的人手中拿过一把片刀,咬了咬牙对着自己的左胳膊就是一刀。

  “叮!”

  一声脆响,刀并没有砍在自己的胳膊上,反而掉到了地上,不用说这一定是云海的杰作。

  云海虽然霸道,但对待自己的兄弟却不是弑杀之人。

  这个蟒蛇的心腹,虽然做戏的成分居多,但不知者无罪,所以云海决定给蟒蛇留点面子。

  “算了,我也不是不讲理之人,这件事情跟你的关系不大,但我希望你记住,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都不用云海刻意的爆发浑身的气势,跪在地上的心腹便感激涕零的看着坐在椅子上气定神闲的云海。

  “谢谢,老老大,谢谢老老大!”

  见到云海如此,不仅仅是这位心腹感激云海,就连一直站在门外的马仔也都带着别样的眼光看向了这个自己老大的老大。

  这名心腹感谢之后,站起身,同样从自己的身上拔出了一把匕首,走向了被按在桌子上的条子。

  半个小时后,整个大厅里面到处都是鲜血,血腥味充斥着所有人的鼻腔,已经有许多小弟忍不住,跑到外面大吐了起来。

  这也是辛亏没有当着山魁跟他女朋友的面整这些,不然艾雅能被吓出病来。

  这个时候的桌子上条子已经真的成为了条子,一整副骨架在桌子上面摆着,上面还有没被刀子刮完的碎肉连在上面,看的人只叫一个恶心。

  坐在一旁的黑豹喉咙滚动了两下,想要呕吐,但好歹也是一方大佬,到底还是把那种呕吐的感觉给强忍了下去。

  黑豹可以忍受,但乔二就不一定了,此时的他已经面色惨白,再也忍不住,跑到门口,狂吐一通。

  等再次进来的时候,已经全部结束了。

  云海从椅子上站起身,一旁的黑豹早已经把准备好的香烟塞进了云海的嘴中,并且点燃。

  “呼!”

  云海呼出了口烟,眯着眼睛淡淡道:“咱们去派出所。”

  一个小时后,云海等人从派出所里面出来,所长亲自出门相送,并且嘴里面还不断的保证着什么。

  直到云海等人离开,一边的小警察询问自己的所长:“所长,现在咱们怎么办?所里可是死了人的!”

  问话的这名小警察,是警校刚毕业分配到此,刚刚上班不到一个星期,如今出现这样的事情,当然要问个清楚,虽然所长不一定会告诉他。

  果然所长转头瞪了这名小警员一眼:“不该你管的事情别管,做咱们这行,就要多做事情,少说话,听见没有?”

  转眼一晚上过去了,云海晚上就暂时住在了这边的酒店里面。

  早上醒来的时候,看了下时间,便开始穿衣起床。

  昨天晚上是来不及了,但今天走之前必须帮山魁把事情完美的定下来,怎么着山魁也是自己最好的兄弟,不然不白跑一趟了。

  而山魁此时还一脸懵逼的样子,正站在一处单元楼下面等艾雅出来呢,手中还提着油条豆浆啥的。

  就算是这些,还都是山魁现学的,很快,艾雅穿着一身简单干净的休闲装,从楼上下来了。

  见到山魁的时候笑道:“咦,今天你怎么买饭了?往常不都是咱们俩一起去吃的吗?”

  山魁嘿嘿一笑道:“这,这不是怕你饿吗,索性我就提前给你买好了,来,赶紧吃吧,一会儿别凉了!”

  艾雅跟山魁认识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知道以山魁的木头性格,根本就不会想到这一点,除非自己提醒。

  但这并不影响此时艾雅心中的那股小甜蜜,一边吃着山魁给自己买的爱心早餐一边牵着山魁的手。

  当两人走出小区的时候,道路两旁停满了清一色的黑色奔驰轿车,每辆轿车旁都站着两名穿着黑色西装的人,而最为显眼的还属于那一辆林肯加长。

  蟒蛇跟黑豹二人先是从车上下来。

  “叫魁哥!”

  随着蟒蛇一声大喊,周围的黑色西装纷纷冲着刚刚走出小区门口的山魁喊道:“魁哥好!”

  这还不算晚,同时还接上了一句:“嫂子好!”

  气势如虹的叫声,直接让一边的艾雅站子啊了原地,先是左右看了看,发现没人,这才转头看向自己的身边的山魁。

  “他们是再喊你吗?”

  大清早的,如此有气势的声音直接让周围的很多街坊邻居伸头观看。

  山魁挠了挠后脑勺冲着艾雅解释道:“他们都是我兄弟!”

  说着便牵着艾雅的手,往蟒蛇他们那边走,跟在山魁后面的艾雅则是处在卡顿的状态。

  都是阿奎的兄弟?不对啊,这些人一看就是社会上的人,如果是阿奎的兄弟的话,那为什么,阿奎还会被吴杰那样的人给欺负呢?

  艾雅,此刻基本上脑袋里面都是慢慢的问号,跟着山魁便来到了轿车的跟前。

  而这个时候云海也从车内走了下来笑眯眯的着看着山魁,同时上下打量了一下站在山魁身边的艾雅……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