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要好好的捋一捋,现在也不担心眼前的两名女生安全了,只要云海想,随时都能把两名女生唤醒过来。

  因为刚才小红交代的方法很简单,真正的法门便是在两位女生的天灵盖上面的百会穴之处。

  百会穴位于头顶正中间的位置,是白脉汇集之处,又属督脉,掌握人体阳气之地。

  对于人体穴位,云海那是相当的了解,这百会穴虽然是显露在人体之上的,并非隐藏穴位那么奇异,但却是人体命脉。

  只要稍有不慎就会有生命危险,但这一点对云海来讲已经不算什么了,其次就是人中穴。

  现实生活中只要有人晕倒,首先想到的便是死摁人中穴,这样便能唤醒昏迷之人,而两位女生虽然双眼空洞,但却生机如常,通过这一点,小红猜测,这人的功夫并非顶尖。

  扶桑摄魂之术,当修炼到最高层次的时候,不但可以摄人魂魄,并且还能硬生生的夺取他人寿命来延长自己的寿命,从而达到长生不死的效果。

  但却有非常大的反噬,毕竟这有为天道,但这在云海看来就有点无稽之谈了,也仅仅是把这件事当成一个故事来听。

  想到这里,云海身后一抓,两名女生全部被云海吸到了跟前,双掌分别放在两女的天灵盖上。

  从体内打出一道真气缓缓的进入两女百会穴中,不消片刻,便达到了奇经八脉之处,这时可以用肉眼看见从云海的手掌也就是两女的头顶之处散出一道黑烟,随即消散与空中。

  这时的两女并没有苏醒,云海又掐住两女的人中穴位大约一分钟的时间,两名女学生眼中的迷茫之情这才逐渐的变的清明起来。

  但还没等两女看清眼前人的时候,云海快速的在两女脖颈处的一处穴位上面轻轻一点,两名女学生便软绵绵的倒在了云海的怀中。

  云海把这五名学生分别直接带回了保安室,交给了螳螂,当螳螂见到云海竟然带着五位刚出去没多久的学生回来的时候,整个人神情都不好了。

  不过云海并没有责怪与他,出现这样的事情,别说是他了,就连自己都差点着了这诡异术法的套。

  “螳螂,等他们醒来的时候,把他们都送回教室,以后这里除了那几位老师之外,只允许进,不允许出,直到我把这件事情差个水落石出为止。”

  见到云海这么说了,螳螂点头道:“放心吧,长官!”

  交代完事情之后,云海用意念扫视了着那个个校园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这才转身回到办公室接上两女回家。

  路上的时候,云海还一直想着这其中的条条框框,想要把这些线索给联系到一起,但无奈总是差那么一个点。

  “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事情啊?”一旁的方雪温柔的问道。

  闻言,云海也从愣神当中反应过来,扭头冲着方雪乐呵一笑道:“我能有什么事情,就是有些事情想不明白,不想了,咱们回家!”

  “回什么家啊,咱们不是已经到家门口了吗?大坏蛋。”

  “哦,好吧,可能这几天都没睡好,先进屋吧!”

  可能云海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何说出这些莫名其妙的话,更别提什么走神了。

  但如果从云海的背后看去的话,此时在云海的背后竟然趴着一个黑色的影子,一直干枯犹如枯树枝的手臂正搭在云海的肩膀之上。

  当然这些别人是看不见的,甚至就连云海自己都没有丝毫的发觉。

  晚上吃完饭的时候,云海都没有跟两女温存,而是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一定要把这件事情扼杀在摇篮之中,否则闹大了,石磊一个电话打来,自己的婚礼又完犊子了。

  但在客厅之中的方雪,方雨二人就不是这么想了,主要还是方雨,见云海今天晚上回来就像变了个人一般,便问正在刷碗的方雪。

  “姐姐,我怎么感觉,大坏蛋今天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啊。感觉怪怪的。”

  方雪一边刷碗一边回答方雨的话。

  “他可能有事情要做吧,不用管它,我相信他能把事情做的很好,你早点休息吧,明天是你第一天给学生上课,可不能出岔子啊。”

  听见明天就能给学生们上课了,方雨脸上一喜,冲着方雪说了声:“知道啦,姐姐,那我回去睡觉了,晚安!”

  随即又冲着云海的屋子喊了一声:“大坏蛋,晚安啦!”

  说完也不管云海有没有听到,转身便跑进了自己的屋子。

  方雪刷碗出来,有些担忧的看着云海的房门,她也感觉到了云海今天似乎跟上午有些不一样。

  “我可以进来吗?”

  虽然方雪已经成为了云海的女朋友,但还是条件反射的敲了敲门,问了一句。

  可还没等里面又反应呢,门就被打开了,云海一脸坏笑的看着方雪,上去便搂住了方雪的腰。

  “怎么了?小乖乖,一会儿不见就想我了啊?”

  不知道怎么的,这话要是云海平常说出来,倒没有什么,但今天云海的这话,听的方雪,只觉得一阵毛骨悚然。

  “你,的声音怎么变了?”方雪虽然别云海搂着,但眼神里面却有那么一丝的恐惧。

  云海自然是看到了方雪的神情,皱了一下眉头便把方雪带进了屋子,顺便关掉了屋子的房门。

  “雪儿,我刚才看见你神情有样,是不是在我身上看到了什么东西?”

  方雪摇了摇头说道:“就是感觉你今天变化好大,具体哪里不对劲我也说不上来,总之刚才你抱我的时候,没有像以前那样了,甚至感觉到一丝的害怕。”

  这下让云海的眉头皱的更紧了,随即云海便把今天的事情简单的跟方雪讲了一遍,倒不是云海想要方雪担心,而是方雪也是老头子的徒弟。

  就自己家老头子那德行,隐瞒自己很多东西,教给自己的东西跟教给方雪的东西完全不一样,云海只是想多了解一下,说不定老头子吹牛逼的时候,有提到也说不定。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