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点是这无数的般若并非跟灰血的傀儡术那样,只是假人,而这些变化出来的般若每一个都是真的,每一个都是有血有肉的人。

  此时无数的般若围在男子周围,冷眼的看着男子,集体张嘴说了一句难懂晦涩的语言,眼中漏出一丝丝的媚态之感。

  但坐在地上的男子丝毫没有惧怕之感,反而冷冷的笑道:“般若,你的千变万化可并没有什么实际的提升啊,还有你精神波动对我可是没用的,看来最近忙的也没时间去魁首哪里接收恩泽了吧?”

  男子故意把恩泽两字说的很重,般若听罢,先是俏脸一红,随即目露杀意,整个人的气势直接达到了顶峰。

  而地上的男子也一点不惧怕般若的大招,直接强忍着身体的颤抖,伸出了两只干枯的手臂,打了一个更为复杂的手印,嘴角处挂着冷笑,看着周围的无数般若。

  眼看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可就在这时,山顶之上传来了一声似狗非狗的叫声,般若与地上的男子两人全都眉头一皱。

  这道声音还未消散干净,山洞之中便跳进来一位相貌猥琐至极的少年,对着山洞中的二人笑了起来。

  “般若,老鬼,你们俩差不多就行了,还真准备开打啊?要知道,完不成任务,别说你们,咱们四个一个都别想活,魁首的手段你们是知道的。”

  闻言,般若最先收起了自己身上的气势,刹那间,整个山洞的般若全部消失不见,而般若也再次恢复到了最开始的样子。

  $¤K首w发#=

  地上的老鬼也是缓缓的收起了自己那复杂的手印,看都不看山洞门口角落处的男子。

  “天狗,你不好好的呆在魁首的身边,来这里干什么?”

  听到老鬼问话,角落里面的男子无奈的耸了耸肩膀道:“我也不想来的,但是,魁首已经下命令,让我们放弃这里,咱们有更重要的任务要做。”

  一边的般若一听,秀眉一皱,顿时有些不高兴了。

  “放弃这里,我们刚……”

  不等般若说完,天狗便打断了般若的话道:“虽然,你是这次的组长,但魁首的命令就是如此,至于走不走,就看你们的意思了!”

  般若还想说话的时候,天狗忽然伸出自己的脑袋,在空中仔细的闻了起来,就跟普通人家里面的狗一样。

  “不好,他追上来了,咱们赶紧离开!老鬼,隐藏踪迹就交给你了。”

  话落,一个闪身,便跳出了山洞,同时那似狗非狗的叫声再次响了两声。

  山洞中的般若与老鬼二人也是起身,看着洞外。

  般若一个起跳直接消失在夜色苍茫之中,而老鬼是最后一个离开的,之间老鬼嘴角微微扬起,很是诡异。

  但双手快速的在之前被自己鲜血溅射上的墙壁之上,凌空画了几笔,随即快速的结了一个手印,嘴中还念念有词。

  “嚓,嗨!”

  当这两个怪异的声音出现的时候,老鬼直接消失在了山洞之中,而此刻墙壁上面的那摊血迹,已经消失不见。

  唯一剩下的便是一具已经干枯死透了的尸体,浑身装扮与老鬼的一模一样,脑袋垂直的低下,已经丝毫没有了任何生机,就好像已经死在了这里好多年的干尸一般。

  说时迟那时快,其实真正的时间仅仅是一瞬间完成,要真按时间来算的话,也就两秒多钟的样子。

  而不同的是,云海在自己的屋子里面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真的能被勾魂。

  云海做了一个梦,一个很是怪异的梦,虽然云海是睁着眼睛的,但其实他已经进入到了深度睡眠。

  更令人费解的是,云海竟然还能发出微微的鼾声,也是此刻房中无人,不然普通人见到云海的这个样子必定直接吓晕过去。

  而一直攀附在云海背上的那道影子,此刻正化成了一道黑烟,从云海的鼻孔中钻进。

  云海在梦中被无数的怨鬼缠绕,浑身上下都被万鬼给围绕住了,想要用自己本身的气势,来冲破这重重的阻碍。

  这才发现,自己宛如直接变成了普通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虚无的厉鬼,不断攀附在自己的身上啃食自己的身体。

  云海很生气,想要挥手,但竟然连手臂都无法抬起,这让云海的双眼直接恼怒充血了起来。

  而这这些鬼魂中间竟然有个血红色的人影,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伸出了一只干枯奇丑的手臂,以讯而不及掩耳之时的速度,一巴掌打在了云海的天灵盖上。

  如果谁又内窥甚至透视的特异功能的话,可以很清晰的看都从那道黑色的影子钻进云海鼻子的那一瞬间,云海的身体各个主要经脉全部变了。

  一道道黑色的丝线缠绕在云海的四肢,一只侵蚀着云海的身体,速度越来越快,双腿,双手,丹田,气海,甚至心脏的地方也都被一层黑色的烟丝给覆盖上了。

  当除了脑袋以外的地方全部变黑之后,所有的黑色丝线,朝着云海的脑袋,也就是百会穴的方向冲了过去。

  但奇怪的是,就在他们冲进云海脑袋的时候,十二条脑部经络竟然化成了十二道宛如金丝一般的网状。

  并且还散发出耀眼的光芒,当然这些只是在云海的脑部发生的,从外面看起来,只是看到云海像是犯了羊癫疯一样的病症,浑身颤抖。

  而就在这些黑丝想要推离之时,这十二道脑部经络竟然再次亮了起来,直接把刚踏入进脑袋里面的黑丝,给吸收了个干干净净。

  随即脑部经络黯淡了下去,一阵黑岩从云海的脑袋顶上飘散了出去。

  就在此时,云海猛然间从床上面坐了起来,大口喘着粗气,身上也被汗水给浸湿透了。

  但这并不是最为关键的,而是在刚才十二道脑部经络,或者说是在梦中云海被打天灵盖的一瞬间。

  云海的意识像是被无限的延伸了好多,一下子便感觉到了之前自己留在那名空姐东顶上的意识还在。

  容不得云海多想,推开门的那一刹那,云海身上的气势,顷刻间爆发了出来,朝着西方的那一处巨大的山峰追了过去。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