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了,身上弄的脏兮兮的?”

  云海刚进门的时候就看见方雪正在把做好的饭菜往桌子上端,方雨这丫头估计还没起床。

  见到方雪,云海尴尬的笑了笑。

  “那个,晨跑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下,我换身衣服就好了。”

  很快云海换了一身衣服出来,坐在了饭桌上面,这个时候方雨也穿着一身的制服,推开门走了出来。

  “大坏蛋,你看我这身衣服行吗?”

  云海这一看不当紧差点没血溅当场。

  之间一身黑色的ol制服,穿在方雨的身上,里面的白色衬衣上面的扣子,随时都准备崩掉的样子。

  下身肉色的丝袜,丝毫没有任何的违和之感,看的云海手中的满头都忘记往嘴里面塞了。

  满头的秀发被方雨自己给简单的扎成了一束马尾,后面还扣了个蝴蝶结。

  看到这一幕的云海,好似想到了之前与方雨恩爱的场面,如果在配上这么一套衣服,那…………

  “咳咳!”

  方雪的咳嗽声,把正在幻想的云海给唤醒了过来。

  云海也觉失态,但这不重要,脸皮对于云海来讲,那就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那个,小雨啊,你这件衬衣是不是有点小啊,要不换件大号的应该好看一点。”

  云海色眯眯的看着方雨,但嘴上说的却是非常的一本正经。

  方雨初开始并没有明白云海什么意思,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前,带着疑惑的说道:“没有啊,这本来就是一套,我也没有感觉那里不舒服啊。”

  方雨说的认真,但这个时候的云海早就忍不住了,手一伸,方雨尖叫一声,直接坐在了云海的大腿上面。

  虽然,方雨已经不再是少女,但毕竟年龄还小,实在是不怎么放得开,如果真放的开的话,估计云海还怕呢。

  “大坏蛋,你是不是又想欺负人家,我告诉你,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方雨故意在云海的身上动了一下,像是在示威更更多的却是在诱惑。

  当然这是云海心中的想法,如果不是还有正事要办的话,云海不介意,大早上的,好好与方雪,方雨二人好好的温存一番。

  方雪看着云海跟方雨两人,心中并没有什么不快,甚至连一点点的醋意都没有,更多的是她发现今天的云海精气神状态都非常的好。

  与昨天的云海,简直判若两人,这说明,云海已经把事情完美的解决掉了。

  想到这里,方雪便会心一笑,开始给三人盛粥。

  “小雨,你们也别闹了,赶紧吃吧,小雨今天你第一天给学生上课,一定要注意一些事项啊。”

  “知道啦,姐,你都跟我说了好多遍了,我不会诱惑我的学生们的,放心好了。”方雨从云海的身上下来,十分俏皮的说道。

  云海不知道她们姐妹两说了什么,但听方雨的这话,直接让云海有些无语。

  “这还不诱惑呢?还要多诱惑啊?”

  虽然云海不担心方雨受到欺负,毕竟整个学校都是自己的,也没人敢,但方雨如果真的穿这么一身衣服去上课的话,估计也没人会听讲了。

  想到这里,云海冲着方雨笑了笑道:“小雨啊,你换一身吧,你这样穿,我感觉,学生都没办法用心上课了。”

  方雨听到云海在夸赞自己,心中不觉的一甜,但嘴上还是说道:“怎么啦,大坏蛋,吃醋了吗?”

  说完还冲着云海,微微一笑,顺带着眨巴了一下眼睛。

  不过说是这么说,方雨还是在吃过饭后把衣服换了回来,这次传的就很正常了,一身休闲装,青春靓丽。

  “事情办完了?”方雪给云海夹了一筷子饭菜问道。

  其实这件事情可以说是办完了,也可以说没办完,但自己身上的古怪东西已经没了。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云海在山上的时候,疼的那叫一个惨,大脑受到了重创,但奇怪的是,经过这么一闹。

  云海体内之前被脑部经络封印住的负面东西,此时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如果这个时候有人用透视去看的话,会发现云海脑部的那十二条经络,此刻一直是处在闪闪发光的状态的。

  然这种金光很是微弱,微弱到,几乎不可差觉,而这微弱的光芒则是形成了一个虚幻,若隐若现的‘崶’字。

  当然,这个繁体的‘崶’字很是抽象,如果不是刻意的去对比的话,它其实就是十二条脑部经络,活跃在云海的大脑之中。

  可以这么说,经过这诡异事件的影响,云海算是因祸得福,让自己的十二条经络终于算是揭开了某道枷锁一般。

  吃完饭,云海便辔头两女一起前往了红树高中,到们口的时候,云海并没有跟两位女生一起上去,而是走进了大门口的保安室。

  在保安室里面坐着四五位曾经是跟着螳螂的混混,现在成为了学校的保安,但那痞气的习惯依然没有改掉。

  这都不重要,因为要论玩世不恭,云海能当他们的鼻祖。

  也不管屋里面的人此刻正在抽烟,云海挥了挥手,示意他们不用太客气。

  这时其中一名正抽烟的保安,很是有眼力价的,递给了云海一直烟道:“校长,来抽烟,便宜烟,您将就着抽。”

  云海也不客气,拿过来就直接塞进了自己的嘴里面,众人都没看到云海拿打火机,云海便已经把火给点燃了。

  “螳螂呢?”

  那个给云海让烟的男子,讪笑道:“老大,哦,不,是队长正在带着其他兄弟,巡逻,马上就回来。”

  云海也不着急,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在云海准备点燃第二根烟的时候,螳螂便推门走了进来。

  “校长,您找我?”

  一般在没有外人在的情况下,螳螂都是叫云海长官的,只有在有人的情况下,螳螂这才会叫云海,校长。

  N更C新X最.快H上a.h

  云海并没有在乎螳螂叫自己什么,只是看着走进来的螳螂,云海微微皱起了一点点的眉头。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