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螳螂,面色有些苍白,两只眼睛中海油一些细微的血丝,就好像长时间没睡觉,通宵了一般无二。

  但云海本人却是很清楚的知道,这是不可能存在的情况,因为自己昨天刚跟螳螂接触过。

  如果非要说螳螂为什么变成了这样,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螳螂早已经着了那个什么扶桑摄魂的道。

  “螳螂,你都没有自己感觉到一些什么吗?”

  螳螂被云海都给问懵逼了,一脸不解的样子问道:“校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云海也不说话,上前摸了一下螳螂的脉门,随即说道:“没什么,我就是来问问,你昨天怎么处理的他们几个。”

  云海说的自然是昨天被自己带过来的那两位女生,外加被自己弄晕过去的男生。

  螳螂呵呵一笑道:“我都已经送回了,您安排的事情,那我自然办的漂漂亮亮的,但在之前我给他们上了课,做了一下思想教育。”

  云海带哦这烟,点了点头,手掌在螳螂的肩膀上拍了怕说道:“很好,你先忙!”

  云海说完,转身便离开了保安室的大门,但刚才的那一拍有一部分真气被打进了螳螂的身体里面。

  “呵,啊!”

  此时的螳螂,像是刚从桑拿室里面刚出来一样,浑身上下都湿透了,但原本苍白的脸色此刻也已经恢复了正常的肤色。

  刚才云海在给螳螂把脉的时候,便发现螳螂的身体透支的厉害,这跟扶桑摄魂必定有一定的联系,但其中奥妙云海并不知情。

  因为,小红蹭说过,扶桑摄魂术,朱垚用于采集二十岁以下的,少男,少女体内的精血而达到自己寿命的增加,他想不出来为什么会给螳螂用这种诡异的术法。

  云海多少还是对这个什么扶桑摄魂有一定的猜测,但却无法得到印证,只是简单帮助螳螂回复他的元气,剩下的就需要后者慢慢的调理了。

  其实,云海也是误打误撞,帮助了螳螂,而扶桑摄魂也远非小红描述的那般简单,或者说如此的局限。

  作为鬼道术法的分支,摄魂术有着无穷无尽的变化,就连老鬼自己都没能完全的掌握明白。

  而更让云海吃惊的事情还在后面,从下课铃声响起的那一刻,原本应该吵吵闹闹的校园,此刻显的认定稀少异常。

  路过学校操场的时候,云海这才发现了些许的端倪,远来不仅仅是螳螂如此,他看到有些学生也是白色十分的苍白,像是生了一场大病一样。

  随即云海便从操场一个班一个班的逛了下去,不自觉的让云海自己都打了一个寒颤。

  这个机灵并非是惧怕什么东西,二十感到十分的吃惊,这才短短的几天时间,学校里面大部分的男生都是一种病恹恹的状态,反观那些女生虽然也很虚弱,但面色红润,精神头也如往常一般无二。

  如今出现这样的局面,云海也不可能不去管,虽然明知道,这些学生,可能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就少了很多年的寿命,但他们好在身体素质好,又是不到二十岁的少年,很容易回复过来的。

  随即云海闭上双目,整个人的气势,一点点的散发出来,这种由真气散发出来的气势并非打架时那样的伶俐无比,,而是异常的温和。

  用意念,感知范围,用真气覆盖自己能感知到的所有身体虚弱的学生。

  足足用了有五六分钟的时间,云海这才把一直叼在嘴里面的香烟给点着。

  “如果我猜测的不错的话,山洞之中那具用来金蝉脱壳的尸体,跟这些学生有关,而本体也必定会遭到些许的反噬,这便是天道轮回。”

  云海眯着眼睛,低声自语。

  此刻进化后的脑部经络,比以往转的时候更快,直接导致云海思考问题的时候,更加的畅快。

  事情已经差不多搞清楚了,云海准备转身离开之际,这才发现自己站在高一的教学楼下。

  这么久没见自己带的高一五班那群学生了,也不知道他们最近怎么样了。

  想到这里,云海咧嘴一笑便朝着高一五班走了过去。

  此时在高一五班教学的正是许久不见的眼镜,之间他在讲台之上正滔滔不绝的给大家讲课,时不时的还在黑板上写写画画。

  下面的同学基本上也都算认真听讲,只不过还是有些许个别的人在交头接耳,不过在也没有了之前那班无法无天的样子。

  云海看到了单朝,看到了祝冰,看到了一个个熟悉的脸孔,闻言会心一笑,转身便要离开。

  $;O正J(版J:首;\"发b“

  “快看,云老是来了!”

  不知道是那个不注意听讲的学生在班里面大吼了一声,随即全班同学,连带着正在上课的眼镜,全部集体的看向了站在门口稍微后方的位置。

  云海见被发现了,也不矫情,直接一个闪身,来到了讲台之上,看着呆在原地的眼镜,乐呵一笑的打了个招呼。

  随即转过身,看着班里面的同学道:“同学们好,好久不见,十分想念啊!”

  “起立!”

  “老师好!”

  云海被眼前的一幕给整懵逼了,但更多的学生则是眼眶红红的看着讲台上的云海。

  “同学们,咱们先坐下,先坐下。今天这堂课我给大家上!”云海冲着下面的人挥手示意道。

  眼镜自然知道现在这所学校是云海的了,现在云海就是这所学校的校长,而他青来的那些大咖老师,此刻也都各就各位,各行其事了。

  虽然不知道,云海突然来上课是什么意思,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毕竟人家是校长。

  “那个,云老师,你给同学们上课吧,我就先回去了!”

  等眼睛走后,班里面的学生一个个的都兴奋的不行,整整一节课,云海压根也没有给大家上课。

  完全就是在相互扯淡,顺便了解一下同学们的生活状态与各自的学习状况。

  在即将下课的时候,云海对着下面的同学道:“行了,大家的心情我都能理解,但我也不可能陪你们一辈子,你们不都有我的号码吗?如果有事情的话,都是可以找我的。”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