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平时的时候,这里会有许许多多的居民,在这里散步,跳广场舞,约会,也有不少外地人口,在这里摆摊,做些小的生意。

  而时至今日,在这片空旷的‘草原’上面,则是繁花似锦。

  各种色彩斑斓的鲜花,被精心装点在整个‘大草原’之上。

  簇拥着各种圆柱形的建筑,在这些圆柱形的建筑上面被雕刻工人雕刻而成的则是龙凤呈祥的图案。

  在整个‘大草原’的中央,有一条用白百合与另一种不知名的鲜花,铺垫在两侧形成了一条长长的通道。

  一路向前,这条宽数十米的巨大通道直接是通往最中央的一处被搭建成的舞台跟前。

  整个舞台上面,已经装上了当今最先进的电子音像设备。

  各种话筒与扬声器,都已经被装点上了不少鲜花饰品,在背后则是一张高十几米,宽二十米有余的超大LED液晶显示大屏幕。

  屏幕现在暂时没打开,等打开的时候,呈现的就是另一番景色了。

  “草原”之上,来来往往的全都是各种忙碌的身影。

  这些都是黑豹的小弟,黑豹做为省城的地下皇帝,手下小弟何其之多,更别说今天这种活动,是很多小弟梦寐以求都不一定能赶上趟的。

  这其中不乏乔二与蟒蛇带来的小弟,过来帮忙。

  身为黑社会的人群,此刻的作为让人十分的大跌眼镜,从未有过的和谐场面,在今天全部在这里实现了。

  所有忙活的人,都在谈笑风声,各自搬动各种藤蔓桌椅,放置花篮,也有的从门口搬过来,早已经卸下来,一会儿婚宴时候给宾客尽情享用的美酒佳酿。

  天空中升腾而起数十个大型的热气球,整整围绕在‘大草原’的周围,此时这些热气球并没有任何的动作,一切就等着婚礼开场之时的表演。

  而周围的各个大厦天台,此时也都纷纷站满了人,他们所有人的眼中都透漏着羡慕与无比的狂热之情。

  一名身穿淡紫色束腰简约礼服,盘着一头乌黑色的秀发,脖颈处还挂着一串象牙般的吊坠的女子,站在场地的中央。

  扫视着周围忙碌的人群,洁白的纤纤玉手中拿着话筒,正一丝不苟的指挥者在场的所有人把该摆放的物品摆放正确。

  整个婚宴的造型设计,到现在的基本完工,萧莹没有请任何一名设计师来设计,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由她一人来布局掌控完成。

  早在云海通知萧莹准备的时候,萧莹就已经放下了手头的所有工作,精心的给云海布置着一切。

  虽然天气刚刚好,但萧莹的额头上慢不断流逝下来的细汗,则是证明了她比任何人都在意这场举世无双的婚礼。

  看着自己设计的这一切,萧莹脸上漏出了欣慰的笑容,但在她眼神深处则是藏着那么一丝丝的无奈与失落。

  因为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在为一名叫做云海的人所布置,今天是她老师的结婚大典,这一切跟她并没有太大的关系。

  虽然萧莹并非今天的主角,但工作起来也依然十分的卖力。

  “那位帅哥,你们把桌子尽量的分开一点,咱们的场地足够的大,你摆的太挤的话,客人多了会显得很拥挤。”

  “那几位过来帮忙的姑娘,你们小心一点,这些都是从国外进口过来的花,千万别弄断了,等婚礼结束的时候,你们如果喜欢的话,这些都可以直接送给你们。”

  “那些负责酒品摆放的,你们几位,去仓库多拿一些果品饮料,就昨天刚到的鲜花酒就行,不要全拿你们男人喝的酒,要知道今天到场的还有很多美女呢,你们难道不想在今天这种情况,多认识几位美女,也好抱得美人归吗?”

  其实很多时候云海,还是小瞧了萧莹的能力,作为新海集团的第二把手,能一人掌控整个全局,恰到好处的把握审美,又会各种设计与怎样让下面的人服众。

  就光凭借这一点,整个新海集团,或者说整个华夏,能找出来与萧莹相提并论的不超过三人。

  特别是萧莹刚才指挥别人的时候,还同时许下了各种各样的好处,让本来尽头正盛的那些人,一个个跟打了几升鸡血一样,简直兴奋的不行,干活的速度明显的变的仔细了不少。

  在萧莹不远处的地方,穿着一身乳白色礼服,上面点缀着几朵刺绣上去的花骨朵,露着象牙般的白腿,踩着一双水晶高跟鞋的安澜来到了正在忙碌的萧莹身边。

  萧莹放下话筒,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露出了一副迷人的笑容道:“行,安澜,你今天虽然不是伴娘,但你也跟着我忙了好多天了,在不让你休息的话,估计丧龙那家伙就要找我了。”

  提到丧龙,安澜的脸蛋娇红了起来,随即笑道:“怎么可能,云总可是他的顶头上司,他也不敢啊,他现在正在云总那边呢,刚才还让我帮你多帮帮你呢。”

  说完,安澜又补充了一句。

  “萧总,你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休息过了,现在布置的也差不多了,要不你去休息一会儿,剩下的就交给我吧。”

  萧莹摇了摇头笑道:“没事,等婚礼结束在休息也不迟。”

  萧莹的话让安澜轻声叹了口气,随即说道:“萧总,说句不中听的话,云总人虽然很好,但为什么,他的话,你总是会尽十二分的努力去完成呢,甚至就连最近手上的安歇跨国合同你也不在乎。”

  安澜这么说并没有说云海坏话的意思,她只是为萧莹感觉到了那么一丝丝的委屈,经常与萧莹在一起的她,或多或少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事情。

  萧莹也没有任何怪安澜的意思,因为她知道,安澜也是心疼自己,况且她说的也都是事实情况。

  闻言,萧莹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脸上的笑意渐渐浓郁了起来。

  “因为她是我老师啊,她是给了我一切的男人,没有她就没有我,还有咱们新海集团的现在!”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