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说完便回了自己的房间,而屋外的几个女人也都各自的回去了,家里面的房间有很多,所以就把安澜给艾雅分在了一间屋子。

  这样也是避免一个人的时候多想,而方雨见大家都要走的时候,本来也是想跟着上楼的。

  但这个时候,方雪一把就拦住了方雨。

  “小雨,我看她今天脸色不太对,你还是不要太调皮了。进去看看他有什么事情。”

  方雨扎着两个大辫子,整的就跟以前的学生一样,在加上今天在家穿的也随意,上身穿着一件蓝色的睡衣,下面穿着自己喜欢的白丝。

  “那好吧,姐姐你说大坏蛋他会不会又对我使坏啊!”方雨一摇头,两条辫子就甩动了起来。

  闻言方雪也是脸色微微一红道:“都是夫妻了,这也属正常的啊,谁让你刚才多嘴的,我看你今天一定要受到惩罚了呢!”

  “不会吧,我没说什么啊。”方雨一脸的不敢相信。

  “咯咯咯,行了,我逗你呢,赶快进去吧,别让他等的太太急了!”方雪说完便跟着众女人上楼了。

  这个时候,本来已经上楼的孙晓樱探出了个小脑袋道:“小雨,我告诉你的办法,如果大坏蛋欺负你的话,你就大声的喊出来,然后用你的头发抽他,我们姐妹们都会下去救你的!”

  孙晓樱说的是煞有其事的样子,而方雨竟然也是听的一脸的认真,她丝毫没有想过孙晓樱会对自己释怀,毕竟在家的这几位就孙晓樱跟自己关系是最好的了。

  而此时的云海正在自己的房间之中抽着烟呢,没多时便看到方雨露出了自己的脑袋。

  “大坏蛋,你叫我干嘛?”

  云海靠在床上看着门外,随即看了一眼方雨淡淡的说道:“都结婚了,就不能叫老公吗?怎么不进来,我又不会吃了你!”

  云海的语气很平,平的不像平时跟方雨说话的那种态度,这下方雨心里面就没谱了。

  大坏蛋不会真的生气了吧?以前他不是这样的?

  想到这里方雨心里就一阵不舒服,然后推开门低着头走了进去,就像一个做错的孩子站子啊床边。

  “大坏蛋,你到底叫我来干嘛啊?”

  “啊!”

  没等方雨把话说完,云海直接一道意念连带着把门关了,把方雨给抱在了怀中。

  一只手搂着方雨的细腰,一只手轻轻婆娑着方雨的白色丝袜。

  “你说,叫你来干嘛,当然是生宝宝了,难道奶奶没有给你下命令吗?”云海坏笑的对着方雨笑道。

  “大坏蛋,你讨厌了,刚才你那么严肃,吓死我了!”方雨靠在云海的怀中,敲打着云海的胸膛说道。

  “嘿嘿,那算是给你个小小的惩罚吧,谁让你刚才差一点就让我穿帮了。”云海笑着跟方雨说道。

  “什么意思吗,刚才姐姐也是这么跟我讲的,但我好像没说什么吧?”方雨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

  随即云海就把丧龙的事情跟方雨给讲了,完事后,还补充了一句。

  “你老公我本来就不会说谎,你在这么一提醒,剩下的事情,你这么聪明,都不用我多说了吧。”

  方云撅着嘴巴想了想道:“好像还真的是这样呀,那现在怎么办,安澜那么聪明,她一定会怀疑的啦!”

  云海在方雨的白丝上面一划拉道:“没事,丧龙搞的定,以后如果在出现这样事情的话,你一定要帮我说话啊。”

  刚才云海的手一划拉的那一下,就跟电流一般袭击了方雨的身体,一刹那方雨便有了娇羞的感觉。

  “哼,我才不呢,你们男人都是下本身的动物,你老实告诉我,你有没有跟他们一样,出去乱玩啊?”

  云海一边婆娑着方雨的白丝,一边把手就开始往上游走,随即回答方雨的话道:“怎么可能,你老公我向来都是以洁身自好所著称的好不好,怎么,你还不相信你老公我?”

  正说着呢,云海突然间把话头止住了随即很认真的看着方雨道:“小雨,你有没有发现你长大了?”

  “什么嘛?”方雨红着脸说道。

  “我说这里啦,你自己感觉吗!”云海坏笑着看着怀中的方雨,手中的动作不由的紧了紧。

  “呀!你好坏啊!不理你了!”方雨红着脸打掉了云海的魔抓,想要翻身离开,但云海岂能让她如愿。

  “哈哈,你在跑,我可就要打屁屁了啊!”

  云海笑着直接把方雨给恩趴下了,然后双手抚摸着方雨的头发道:“小雨,为什么你的头发总是比她们的好呢?”

  方雨一听立马想到了之前与云海各种羞人的动作,随即红着脸把头塞进了被窝,一句话也不说。

  云海笑呵呵钻进了被窝,先是一阵咯咯咯笑的声音后便开始了今天晚上的繁衍生息。

  而在楼上的种女人都快要入睡的时候,忽然之间听到了方雨的大叫。

  “大坏蛋,你走开,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理你的啦!”

  孙晓樱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捂着被子就开始笑了起来,但笑着笑着脸色就红了,因为这样的声音不仅仅是自己听到了,其他女人自然也是听到了。

  而在二楼的其中一间卧室里面,这里是安澜与艾雅睡觉的地方,本来两人刚聊过天准备睡觉呢,就听到了方雨的声音。

  “安澜,方雨是不是跟云大哥吵架了啊?怎么方雨……”

  艾雅的话没说明,但安澜自然是过来人,随即道:“谁知道呢,这是她们夫妻之间的事情,咱们干涉也不太好,就当没听见吧!”

  说完安澜又补充了一句道:“对了,艾雅,你不会还没有跟山魁你们两个住一起吧?”

  山魁木讷,但艾雅可不是,听见安澜这么问自己,艾雅小声的回答道:“那肯定是住一起了啊,你难道不也是早就跟丧龙住一起了吗。”

  闻言安澜点了点头道:“哦,我就随便问问,睡觉吧!”

  其实安澜想的是,既然艾雅跟山魁都同居了,怎么可能就听不出来方雨是怎么回事呢。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