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巨大的声响从天空响起,一架巨大的飞机从天而降,降落到机场的跑道上面。

  云海与萧莹并肩走下飞机的楼梯,带着安澜过了安检,一眼便看到了在门口等候多时的张阳。

  “萧总你好,我是红坊集团的代表,我叫张阳。”

  男子十分客气的与萧莹主动握手,至于云海直接被他给忽略了,在他眼中像云海这样的人,虽然穿的也算十分的得体,但更像是一位司机的样子。

  萧莹甜笑着与对方握手后,随即开口说道:“张总,咱们之前在电话上面已经聊过了,不知道贵公司考虑的怎么样了?”

  张阳笑了笑道:“萧总,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不如咱们先找个地方吃饭,然后休息一天,明天咱们去公司谈!”

  萧莹没有接对方的话,而是把目光看向了一旁的云海。

  云海眯了眯眼睛,乐呵道:“你按照自己想的来,我现在就是你的跟班!”

  闻言,萧莹笑了笑冲着张阳道:“张总,吃饭就不必了我们还要回酒店,把明天所需要的合同以及相关材料给整理出来,咱们明天到贵公司在谈。”

  张阳,面色变,看了眼这个其貌不扬但说话铿锵有力,淡然自若的男子,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随即笑道:“那行,那我送诸位去酒店,酒店我们已经给您订好了。”

  萧莹点了点头道:“那就谢谢张总了,如果这次收购顺利的话,我也希望想张总这样的人才能留在我们新海集团继续任职。”

  张阳一边谦虚着,一边示意几人先上车,路上的时候,张阳旁敲侧击的询问了几句萧莹,想要知道云海是什么人。

  但在萧莹的想法当中既然云海不想让别人知道他是老板,就张口胡诌了一个身份,说完之后还瞄了瞄云海,生怕他生气一样。

  不过云海对于这些并不是很在意,脑子里面一只在想着其他的事情,一个多小时后,车子平稳的停在了一家五星级酒店。

  这家酒店也是属于红坊集团旗下的,张阳并没有跟着萧莹他们一起进去,而是到门口就停下了。

  “萧总,你们今天就好好休息,明天我再公司等你,说实话,我个人也是想看着红坊发展壮大起来的,可惜,哎……”

  张阳离开后,云海这才推门走进了总统套房,在总统套房里面有三间单独的卧室,里面装修的十分的高档,风格也是属于山阳这边独有的风格。

  云海坐在客厅里面抽烟休息的时候,萧莹与安澜便各自回房间收拾东西去了,

  如今云海的脑子里面有很多思绪,但都连不上一条线,摄魂术,美杜莎的传说,反叛军首领,奥的家族。

  这几点互相之间到底有什么关联,云海虽然大脑十分的发达,但有些事情不是靠大脑发达就能行的。

  当一根烟抽完,云海把手中的香烟摁灭在,烟灰缸里面的时候,就在自己对面的墙上有一个十分细小且微弱的红点闪了一下。

  云海从沙发上面站起来,朝着对面的墙上走过去,手在其中一个插板上面一扣,镶嵌在墙壁上面的插板就被扣了下来。

  云海捏着其中一个黑色犹如豆子一般大小的微型监控笑了,随即看了看客厅的周围,相继又拆卸下来三个一模一样的监控。

  最后云海来到了萧莹的房间门口道:“小丫头,你在里面吗?”

  但除了哗啦啦的水声,并没有得到萧莹的回答,云海本想待会再说的时候,想到既然客厅里面有监控,那么卧室跟卫生间里面有没有呢?

  这没有到还好,这有了的话,那事情可就大条了。

  想到这里,云海也不在废话,直接推门走了进去,萧莹选择的这件卧室很大,也很宽敞。

  云海一眼就看见了对着床榻的空调内部有红色的小点在闪烁着,而床头柜上面的台灯,与电视机开关键左边的按键也都有。

  没想到一间卧室就有那么多摄像头,云海心里面没由来的一阵愤怒,把三处地方的摄像头全部拆掉之后,刚一转身就看到了萧莹赤身裸体正用浴巾擦拭着头发走出来。

  不等云海说话,萧莹直接是尖叫了一声,捂住了自己的要害部位,从新钻进了浴室之中。

  云海也是尴尬的狠,但现在也不是要脸皮的时候,便站在浴室门口道:“小丫头,我刚才是进来帮你拆掉隐藏的摄像头,现在我怀疑浴室里面也有,所以你……”

  就在云海还没说完的时候,又是一生尖叫,萧莹裹着浴巾从里面又给冲了出来,一下子就扑进了云海的怀中。

  “老师,你不会是骗我的吧。”

  此时的萧莹显的有点惊慌,刚才自己可是在洗澡的呀,如果有摄像头的话,那一切不就。剩下的画面萧莹根本就不敢想下去了。

  如此的活色生香,云海就算是进来办正事的,也起了男人该有的反应。

  “那个,小莹啊,你先去穿衣服,我进去看看!”

  云海抚摸着萧莹的羊脂玉背安慰道,但躲在云海怀中的萧莹则是红着脸轻嗯了一声,转身换衣服去了。

  进入到卫生间里面的云海简单的扫视了一下,发现并没有什么摄像头,心里面这才放心了下来。

  看来对方并不是为了进行猥琐的偷窥,而是用来做一些商业上面的窃取,因为这些摄像头上面都连带着录音的。

  也幸好是这样,如果刚才云海在浴室里面看到了摄像头,那么他不介意自己动手让做这件事情的人与后面的大佬一瞬间消失。

  毕竟这件事情,并不是只有萧莹是受害者,安澜也来了,要是让丧龙知道他老婆被别人给偷窥了,那后面你的事情就不用想了,丧龙是一定会发疯的。

  半个小时后,云海从安澜的房间也卸掉了两个摄像头,如今客厅的桌子上面摆放的都是被云海扣下来的摄像头。

  安澜看着这些摄像头,十分气愤的说道:“没想到红坊集团竟然也恁刚做出来如此下三滥的手段。”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