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闫丽与张阳出去后,陈天亮便火急火燎的来到了他们三级联盟的地方。

  这里是独立的一处大厅,在大厅里面此时正做着二三十名操盘手,精算师与会计师在忙碌着。

  而另外两家的负责人此时见到陈天亮来了,纷纷站了起来说道:“陈兄啊,看来这新海集团如今是狮子大开口,想要一下子吃掉咱们三家的节奏啊,你看上面的大屏幕!”

  这一看不当紧,看的陈天亮是差点昏厥过去啊。

  三家集团的股市都在不停的下跌,其中就属自己的红坊集团,下跌速度是最快的,眼看马上就要下跌到历史最低了。

  “陈董!大事不好啊!”

  张阳哭丧着个脸,跌跌撞撞的就直接给撞了进来,连看都没看其他的人,直接冲着陈天亮喊道:“陈董,咱们的股票现在正被大量的低价抛售,很多个体户也都跟着抛售,公司里面的人好多都已经坐不住了,想要离职!”

  “滚,都给我滚,告诉那些想要离职的人,离职可以,工资一分钱都没有!”陈天亮愤怒的不行,两只手臂不停的挥舞着。

  张阳固然不想说话,但此时也不得不说了。

  “陈董,公司的那些高官们说了,他们就不准备要工资,所以现在他们都已经不再公司了,并且还有很多人也跟着想要离开,所以我……”

  “滚,都特么给我滚!”

  陈天亮一脚踹在了张阳的身上道:“张阳,你要是想离开也给我滚,就当我这么多年养了一条白眼狼!”

  张阳被陈天亮踹倒在地上,想起了以前陈天亮一手把自己拉上来的情景,一咬牙道:“陈董,放心吧,我是不会离开的,银行那边的贷款,我已经让人打到你的账户上了,一共是十亿,并且银行那边也收到了咱们股票下跌的消息,所以刚才就放话出来了,不会在放贷给我们了。”

  张阳一口气把话说完之后,一言不发的站到了一边。

  陈天亮听着这一则则对自己十分不利的消息,转头看了看好多人都在电脑桌前忙碌着,并且另外两家的负责人此时也正在着急的不行,正在跟自己家的幕后团队焦急的商量着什么。

  陈天亮此时是愤怒的不行,整个人的嘴唇都有些紫了,颤抖的来到了一处电脑桌前,这里坐着一位上了年纪的男子,看着这一拍忙着在电脑上工作的员工,眼睛里面露出了非常遗憾的神情。

  此人名叫陈金发,二十年前是金融界里面出了名的精算师,是被陈天亮的父亲给请到红坊集团的。

  陈天亮的父亲死后,陈金发也没有离开,而是留下来辅助陈天亮,这才让红坊集团的生意越来越好!

  “陈伯,海外银行的那八十多亿用了吗?此时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陈天亮尽量的想让自己的语气平和下来,虽然刚才显示屏上面已经显示了自己的股票已经被大量的抛售与买进,但具体情况还是要专业人士来给自己说个清楚的,而陈伯无疑算是红坊集团的心脏。

  陈伯抬手揉了揉自己两边的太阳穴道:“天亮啊,先在已经没有了八十亿,这个海外账户本来就是三级联盟体,资金也是共享的,就在刚才文城贸易已经把属于他们的伍拾亿给占走了。而山阳集团也把属于他们的三十亿转走了,我个人扔进去了两个亿,但根本就翻不出来什么太大的水花。”

  “刚才银行的贷款已经打了进来,已经被我给扔进去,开始力挽狂澜了,不过天亮,我有句话不得不跟你说提一下!”

  陈天亮此时想要杀人的心都有了,这另外两家已经开始临阵脱逃了,岂能让陈天亮不生气,没了他们两家的支持自己根本就坚持不了多久的。

  正在这个时候,本来紧张不安的气氛被一声惨叫给打破了僵局,山阳集第一个倒下了,山阳集团的资金补充的不及时,被新海集团给依据搞的崩盘。

  这个时候被众人给掐人中掐醒过来的山阳集团董事长,看着周围的场景说道:“陈总,我手里面还有十多个亿,我全部打进你的账户,我们山阳集团已经完蛋了,如果不合起来根本就无法力鼎新海集团的攻势!”

  而这个时候,陈天亮还没有来得及回话的时候,文城贸易的负责人,站起身道:“陈兄,不是我不帮你,我们文城贸易也在力抗新海集团的攻势,不过京城那边已经打来了电话,让我直接放弃这边,所以!”

  固然陈天亮气的是牙根痒痒,也不能怎么着对方,毕竟对方在京城里面合适人脉很广的存在。

  文城贸易负责人自然也是看出了陈天亮今天的情景,随即道:“陈兄,我把我们文城贸易的操盘手团队给你留下,我个人在给你捐助两个亿,剩下的我实在是无能为力,也算是还了你父亲当初对我的恩情了!”

  说完之后,头也不回的便离开了这个让人压抑的房间大厅!

  “我CNM的!”

  陈天亮一脚就踢翻了,旁边的椅子,整个人的眼睛变的血红了起来。

  “天亮,你先不要着急,如今有了山阳集团的最后资助与文城贸易的两个亿,我还能帮你顶一下,正在让人大量收购被没出去的股票,但由于资金断链时间太长,此举也只能起到拖延的作用,你如果不能在断时间内筹到足够多的资金的话,那咱们所面临的局势跟山阳集团的情况是一样的。”

  山阳集团的董事长也跟着说话了,如今的他早已经没有了昨天那样的意气风发,整个人像是老了很多岁一样。

  他怎么也想不到,一个新海集团竟然有这么多备用资金来打金融战,如今的局势不是死撑,看双方谁能把谁耗死,就是直接选择放弃,还能留下最后一丁点的资产用来填补欠银行的贷款!

  “陈哥,我什么情况你也看到了,我可是把最后的身价都压在你身上了,你如今一定要撑下去啊!”山阳集团的董事长都已经快哭了,说话的时候都是有气无力的。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