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面的男子有些为难的说道:“你这么多的产业,的确是值几十个亿有可能甚至还多,但天亮,你也知道,这么多产业,一起抵押的话,那需要的手续可是相当的繁杂的,款项肯定是能拨的下来,但三五天的肯定是到不了帐的。”

  对方的话外之音就是,你红坊还能不能顶住三五天都是个未知数,我就算给你办了抵押又能如何?

  大爷的,遛狗呢?往日的情分,都你吗的被狗吃了吗?

  心中虽是这样想,但陈天亮还是不敢这么说,这就是所谓的虎落平阳吧。

  “那个,老哥,谢谢你能帮忙,那就两个亿吧,我的银行账户你知道的!”

  “行,天亮你也别太上火了,我现在想办法给你转过去,如果今天不能到账的话,明天早上,银行系统一恢复,立刻就能到账,你放心吧,两个亿我还是能帮你的!”

  陈天亮现在是狗急跳墙的节奏,从来没有这么跟人低三下四过,但如今也只能这样了。

  陈天亮又连续打了十几通电话,但是除了一家之前自己救助过的基金会,帮忙给筹了一亿之外,所有的人不是电话打不通就是无人接听,有的更甚至是直接就是各种落井下石。

  可当陈天亮把电脑的网口,电线一一插上去,开电脑,打开股市界面的时候,整个人心里面都已经是彻底的凉了。

  新海集团也是真的狠,刚好在停盘之前的前一秒钟,把股票卡在了红线之上一点点。

  明天早上八点一开市,甚至都不用对方出手,只要自己这边没能投入大量的资金,那些持有小股权的散户,把手中的股票一抛售。

  那么红坊集团就可以直接宣布破产了,因为这边已经无力再收购股票了!

  而现在自己手中就有一个亿,另外两个亿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打进来,陈天亮已经是不报什么希望了。

  正在陈天亮一筹莫展之际,办公室的门被人给打开了。

  闫丽穿着一身职业套装,腿上的黑丝还是那么的显眼,手中端着一杯浓浓的黑咖啡,来到了陈天亮的身边。

  “陈董,这么晚了,我刚才准备要走,看到你办公室里面还亮着灯,所以。”

  闫丽的话没有继续往下说,如今整个情况,整个公司的人基本上也都知道了,就算不知道也都能猜出个七七八八。

  陈天亮看着放在自己面前的咖啡,端起了喝了一口道:“公司里面的人都走了,你为什么还不走?”

  闫丽拨弄了一下自己的头发道:“如今公司里面出了那么大的事情,我一个秘书也帮不上什么太大的忙,但我知道陈董你平时对我不错,所以也仅仅能在精神上面给你一些安慰罢了。”

  闫丽说完,直接就蹲在了陈天亮的跟前。

  没多时,陈天亮就发出了一声低吼,站起来把闫丽摁倒了办公桌上面,开始了一翻发泄。

  如此粗暴的动作让你给趴在办公桌上的闫丽流出了眼泪,但更多的是嘴角那一抹诡异的笑容。

  “陈天亮,这是老娘最后一次被你这么给欺负了。”

  今天这一晚,注定不是一个平凡的夜晚,凌晨五点多的时候,陈天亮便接到了消息,张阳卷着哥哥分公司的钱,带着自己的秘书闫丽已经离开了山阳城。

  山阳城的董事长已经跳楼自杀了,就在自己的公司门口发现了尸体,警方已经介入调查。

  看着自己电脑桌前已经喝剩下的咖啡,陈天亮猛然间一个机灵,随即双手在键盘上面连续的打开了几个自己的账户。

  上面显示的零元余额,让陈天亮气的,只感觉到胸口一阵发堵,随即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溅射在了电脑屏幕上面。

  过了半晌的功夫,陈天亮颤巍巍的从老板椅上面站起来,一点点的挪步到自己的保险柜跟前。

  旋转密码按钮,保险柜里面就一张黑色的卡片,其他的别无他物。

  这张卡片是三个月前,一位神秘人给自己的,他当时提出了一个要求,只要自己全心全力为他办事,那么他就能满足自己一件愿望。

  当时的陈天亮并不以为然,但后来自己打开保险柜的时候,他却发现了,保险柜里面的东西上面放着这样一张卡片。

  “如今,成败就再次一举了,但愿你能说话算数!”

  陈天亮,把这张卡片拿起来,坐在了老板椅上面直接拨通了上面的一连串很长很长的电话。

  像这样的长串号码是不可能被拨通的,但在陈天亮拨通电话号码的时候,里面居然传来了一阵电子语音合成的信息。

  没多长时间便有一个十分沙哑的男子声音传来。

  “你终于想起来联系我了,桀桀……”

  男子的声音听起来让人头皮发麻,但陈天亮还是鼓起了胆子说道:“我现在需要很多很多的钱,只要能让我度过这次的难关,那么你让我做什么事情都可以!”

  “哦!你说的可是真的?”

  声音直接是从陈天亮的身后传出来的,这让陈天亮整个人都为之一震,转头的时候,看到一个身穿黑袍之人,正站在自己的身后。

  “你,你,怎么进来的?”陈天亮说话的声音都打颤了。

  男子什么也没说,而是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声音,随即说道:“你知道,你是在跟谁作对吗?”

  陈天亮不明白对方什么意思,随即道:“你上次不是说,我给你办事,你就能帮我了吗,那么我现在需要很多的钱,你能给我吗?以后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黑袍男子呵呵的笑着,摇了摇头道:“你看来是没明白我的意思啊,我让你死,你愿意吗?”

  “这……”

  剩下话,陈天亮已经是说不出来了,都没见黑袍男子有任何的动作,只能看到陈天亮双手扣住自己的脖子整个人像是看到了身恐惧的事情一样,直到断气了位置。

  黑袍男子看都不看已经把自己掐死的男子,低声道:“无知的蠢货!”随即转身离开。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