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森看着李子鹤扔过来的死神请帖,一脚就给踩了上去,随即摘掉了自己的金斯框眼镜,跟着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了一张鬼脸面具,这是属于他们第一代面具的面具。

  看到这一幕,李子鹤的眉头皱了一下。

  “没想到,你这竟然还留着它,也好,文森,曾经的兄弟,今日就让我送你上路吧,我也希望你能打破死神请帖的诅咒,那样我才真正的看得起你!”

  都没看到李子鹤的动作,李子鹤的脸上便多出了一张与文森一模一样的面具,就好像是变脸一样,直接就是出现在了李子鹤的脸上。

  周围的所有面具与傀儡此刻都撤离到了最远的地方,冷眼的看着场中的一切。

  文森,李子鹤,两人在带上面具的那一刹那起,没有人再多说一句话,一个字。

  直接就是对着对方发出了最猛的攻势,两人的身法动作是如出一辙,可以看的出来两个人的功法套路是一模一样。

  但也就仅仅是前面几招,等到后面的时候,便不一样了。

  文森的动作是快,快的让人窒息,而李子鹤的动作则是十分的诡异,往往眼看必杀的招式,到了李子鹤的面前都能被李子鹤那诡异至极的身法给化解掉。

  当一声金属交击声响起的时候,两人这才算是真正的分开,李子鹤站在文森的地方,文森站在李子鹤的地方。

  片刻,李子鹤这才站直了身体,都没有转身,带着玩味的声音说道:“你还是那么喜欢吹牛逼!”

  “咣!”

  站在李子鹤位置处的文森手中的砍刀落到了地上,于此同时戴在脸上的面具也一分为二破碎开来。

  文森的脸上又一道十分明显的伤口,从眉心一直到自己下巴的位置,直到现在鲜血才缓缓的从文森的脑袋上面往下流淌下来。

  “这,不,可,可……”

  “咣当!”

  文森的最后的话都没有来得及说,尸体便重重的倒在了地上,而刚才被文森踩在脚下的死神请帖,被李子鹤用刀轻轻的一挑。

  死神请帖晃晃悠悠的活到了那一张死不瞑目的脸上,死神请帖的上面仅仅只有四个字。

  “接者必死!”

  “你们都下去吧,把这个女的交给月牙他们自由方法撬开这个女人的嘴巴!”

  随着李子鹤的话说完,房间里面猛然间升腾起一阵白雾,只停留了很短的时间便消散了,而这个时候,整个房间也回复到了以往的平静,只是多了一句文森的尸体。

  直到整个时候,李子鹤才摘下了他脸上的面具,如今的李子鹤俩上挂满的是泪水,亲手手刃曾经最好的兄弟,这显然是一种让人难以接受的事情。

  李子鹤给自己点了一只烟,就那么缓缓的抽着,没多久的时间,房间之中多出了一位黑袍之人,这个人就像是凭空出现一样,把自己整个身体都隐藏在了房间的角落里面。

  `首发t0

  李子鹤自然是发现了来人,随即淡淡的说道:“我可以说我是专门等你的吗?刚才那一下,你感觉我会感谢你吗?”

  一声沧桑无比的声音从黑袍口中发出:“呵呵,我没有让你感谢我,我只是从你的身上感受到了要杀我的决心!”

  李子鹤依然是抽着烟,但另一只手已经是握紧了砍刀,看着角落里的黑袍道:“如果,你要是这样说的话,那我只好跟你说声,恭喜你,你答对了!”

  此言一出,李子鹤直接朝着角落里面的黑袍冲了出去,速度快的让人咂舌,而刚才李子鹤站立的的地方,仅仅只留下一道残影。

  “噗”

  一声破空声响起,李子鹤的眉头一皱,发现自己上当了,转身的时候,真好看到黑袍背对着自己,都没有弯腰,双手在空中比划了两下,便消失在了房间之中,连带着消失的还有已经死去了的文森。

  李子鹤并没有去追,而是站姿啊原地沉思了起来,为什么黑袍杀了文森,还要带走他的尸体呢?

  三天后,月牙总部的一处地下室中,一位全身赤裸的凯莉撒,浑身上下由里道外都是红彤彤的。

  凯莉撒的嘴中还不时的发出一声喘息声:“给我,给我,快给我!”

  “汪汪!”

  在周围还有一群女人手中牵着好几天狼狗,不停的在犬吠着。

  红娘坐在一张椅子上面,冷眼的看着已经快要坚持不住的凯莉撒道:“听说你很喜欢勾引人,那么着几天你是不是很享受呢?如果不想继续这样下去的话,就告诉我,我想要知道的一切,不然,我后面还给你准备了很多节目呢!”

  此时的红娘一点也没有红娘的气质,更多的像是一条带着剧毒人蛇,就连牵着大狼狗的那几位月牙此刻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凯莉撒浑身在不停的扭动着,口中快速的回道:“我,我不,我不知道,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快,杀了我吧!”

  红娘看了下时间,一句话也没说,仅仅是挥了挥手。

  牵着大狼狗的那些月牙,把手中的缰绳一松,五六条大狼狗狂叫着冲向了凯莉撒,在被咬伤的一瞬间,凯莉撒露出了一抹解脱的笑容,但着笑容之中却带着一丝丝的诡异。

  “谢谢你!”

  此时再去阻拦已经是来不及了,红娘起身转身离开了地下室。

  在客厅中见到李子鹤的时候,还没等红娘说话,李子鹤便追问道:“怎么样,招了吗?”

  红娘轻声的叹了口气道:“没!”

  都不需要多余的解释,李子鹤也知道红娘尽力了,他们面具与月牙向来都是顺风顺水,一往无前,势不可挡,势如破竹的。

  没成想却在自己家门口被别人给摆了一道,虽然没有什么大伤亡,但这一次打的不仅仅是面具的脸,是连着月牙的脸一起打了。

  李子鹤叹了口气站起来道:“连翘的身体已经无碍了,云老大暂时还不知道这件事情,这还有两天就到了满月酒的时候了,咱们就别给云老大添乱了!”

  随即李子鹤顿了一下补充道:“红娘,月牙跟面具都互相斗了这么多年了,就不能不斗了吗?这次zero打的可是咱们俩的脸啊?”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