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这两天可谓是乐在其中,一心陪着张静与阿水,完全是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节奏。

  如今距离办满月酒的时间也已经还剩下一天了,云海跟着众女把阿水跟张静接回了家中。

  “大坏蛋,你别光顾着抱孩子啊,看看我这件衣服好看吗?”孙晓樱站在楼梯的口的位置询问云海。

  云海此时抱着云晓晓,旁边的婴儿车内的云泽空则是进入了甜甜的梦想。

  “好看,好看,我老婆穿什么都好看!是不是啊晓晓!”

  “哼,大坏蛋,你现在天天都围绕着两个孩子,你还记不记得你有老婆了啊,要知道我也怀孕了啊!”

  孙晓樱,双手掐腰,一副气鼓鼓的模样煞是好看。

  云海放下手中的女儿,乐呵的窜到了孙晓樱的跟前笑道:“小樱,樱樱,老婆大人,我刚才回答的可是很认真的啊,你别忘了了你老公,我可是有着超人一般的能力的哦!”

  此时的云海就像是在哄自己的孩子一样哄孙晓樱,片刻,孙晓樱就招架不住了,伸手一推云海的身体道:“切,大坏蛋,我发现你是越来越恶心了,还把我当小孩子哄啊!”

  闻言,云海并没有生气,恶心这个词眼,虽然是一个贬义词,但要看从谁的嘴里面说出来。

  “哈哈,不生气了啊!”云海抚了孙晓樱的脸蛋一笑。

  “大坏蛋,小樱要是天天跟你生气的话,她能被气晕过去,刚才小樱说的没错,自从有了两个孩子,你对我们的关心都少了呢。”

  方雨穿着一身休闲服,走到孙晓樱的身边,冲着云海说道:“这才两个孩子耶,到时候要是十个八个的那你不更忽略了我们吗!”

  ‘呵呵!’

  云海尴尬的挠了挠头发解释道:“两位老婆大人,你们可要理解一下你老公我,现在的我,在家中的地位就是这个。”

  随即云海伸出了小拇指道:“我是革命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我现在过的什么日子,你们又不是不晓得啊?”

  “噗嗤!”

  “我刚才怎么听到有人在哭惨呢啊,看把你自己说的,好像都是我们姐妹们欺负了你一样!”

  说话间,妖娆跟方雪一同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

  “姐姐!”

  方雨冲着方雪叫了一声随即道:“就是,大坏蛋,现在真的是太过分了,不关心我们就算了,就连静静姐姐跟阿水姐姐都少了很多的关心呢,我看大坏蛋现在的心思都在孩子身上了!”

  就连一向最支持云海,最懂云海,也是最了解云海的妖娆,此刻也是面部带着微笑,看着云海,好似在等着云海做出什么解释一样。

  云海看着一个个走出来的老婆大人,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或多或少的戏谑表情,云海的心里只有一句话。

  双手插裤兜,完蛋了。

  晚上吃过饭,众女人连带着两个刚吃完奶沉沉睡去的小宝宝,除了老太太之外,全部聚集在了客厅之中。

  张静虽然不想参与这次的批斗大会,但无奈的是她是第一个跟着云海的,被另外八位姐妹给推选出来当出头鸟。

  “说吧,这个件事情该怎么解决,你现在是什么态度啊?”

  张静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云海,至于她说的那些台词全部都是众女人商量之后的结果。

  云海看着这幅阵仗,嘴角轻轻的扬了扬,想笑又不敢笑。

  想想自己曾经也是一名冷血无比的杀手,回国之后,虽然当了老师,但很多重身份在云海的身上。

  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也会被自家老婆执行家法,甚至还搞出了一个什么批斗大会。

  虽然这个大会,看起来弱不禁风,甚至还是一种善意的提醒,但这要是让自己身边的兄弟知道了的话,自己的脸还往哪里放啊!

  过了半晌,云海这才冲着大家笑了笑道:“各位老婆大人,你们就别为难我了,我保证,以后,我会对待你们每个人都一样的,绝对不会偏心任何人,或者宝宝,行不行啊?”

  能让云海服软,说出这番话的,估计也就现在在场的几位了,云海跟自己的爷爷都没有这么说过话。

  张静见云海的态度十分的诚恳,也知道云海为了她们大家做出了很多的改变,如今再次听见这样的话,心里面更加觉的自己嫁人真的是嫁对了。

  “我看……”

  “不行,不能就让大坏蛋这么着了,这也太便宜他了,我建议,让大坏蛋给大家写个保证书,以后如果在这样的话,就,就……”

  孙晓樱及时的制止了张静的话头,抢嘴说道,但说道最后就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来惩罚云海,说出去的话也卡在了空中。

  但说着无心,听着有意。

  虽然孙晓樱的话没说完,但其他的女人,此刻都带着一副尴尬无比的神情,场面气氛一下子凝固了起来。

  这种无形的气场,让孙晓樱也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想到刚才自己说的话,脸蛋顿时红了,随即想要辩解,但话都到嘴边了,却什么也说不上来了。

  而作为今天晚上主角的云海,见到这样的画面,心里面顿感暖心无比,一点生气的样子也没有。

  “行啦,大家这个样子我感觉怪怪的呢,行,就按照小樱说的,保证书,我写,如果我再说话不算话的话,那就让我,让我一个月不上你们的床,怎么样?”

  说着云海单手一挥,笔记本跟笔都出现在了云海的面前。

  当云海准备开始写的时候,云海再次抬起头来说道:“那个,商量个事情,行不,半个月,或者一个星期,不然一个月的话,惩罚是不是有点太不人道了啊?不过我说的话,一定算数的,咱们不能一棍子打死啊对不?”

  其实在刚才云海说自己写保证书的时候,不单单是孙晓樱长大着眉目看着云海。

  其他女人也都是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看着云海,就好像云海根本就不是他们所认识的那个云海。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