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后排座位的张康道:“谢谢你们救了我们,我已经联系达尔将军了,你把我们放到前面的武川镇上就好了。”

  张康的言语完全是一副不容置疑的态度,整的云海是他小弟一样,真不知道这样的人刚才怎么没有被武装分子给打死!

  张康的话说完,云海乐呵一声,叼了一根烟放进了自己的嘴巴里面,没有任何开车的意思。

  “小伙子,你长这么大,难道没有人教你要尊敬你的救命恩人的吗?”

  张康当着自己同伴的面,被云海这么教训,想要反驳但又怕云海把自己给扔在这里,随即淡淡的说道:“不好意思大哥,刚才是我不对,我跟你道歉!”

  话是这么说,但张康却是一点道歉的意思也没有。

  坐在副驾驶的方雅薇这个时候,转头看着带着面具的云海轻声说道:“虽然我们不认识你,但却很感谢您的出手帮助,我朋友就是那样的性格,还请您能多多担待,等回到华夏的时候,我们会报答你的,前提是你要告诉我们你的名字!”

  云海把抽剩下的烟给扔出了窗外道:“报答就算了,都是华夏人,我只希望你们不要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就行了。”

  说完云海便发动了越野车,朝着武川镇行驶过去,云海当然是不认识路的,但坐在副驾驶位置的方雅薇却是知道。

  当傍晚降临的时候,车子终于抵达了武川镇的附近,随即并没有继续往里面开,而是把车子停了下来。

  “车子没油了,我想问一下,除了你们这个镇子以外,附近还有什么镇子可以给车子加油的?”

  方雅薇想了想道:“除了武川镇之外,距离这大约几十公里的地方好像有一个城镇,哪里暂时还没有被战争给波及到,但是不知道有没有加油的地方,你为什么不去武川镇加油,哪里驻扎的可是有咱们华夏的盟军!”

  云海摇了摇头,没有做任何的解释,随即说道:“行了,我知道了,你们下车吧,这距离武川镇也不远了,就算你们走着也用不了多少时间。”

  等众人全部下车之后,云海一打方向盘,朝着反方向便离开了。

  刚才路上的时候,云海便见到了这附近有佣兵团体,既然是来调查反叛军的,显然没有比佣兵更加合适的地方了,当然,这里如果有学校的话那就最好不过了。

  很快云海便把越野车子停在了一处佣兵商会门口,这里是一处小型的村庄,在村庄的门口挂着一个木牌,木牌上面化着一个骷髅头的图案。

  云海把车子停在了门口,径直的走了进去,转了一圈之后,云海笑着朝着一家酒馆走了进去。

  “老板来瓶。”

  云海坐在吧台之前,的等待老板把酒给拿过来,刚才他进来的时候,就已经观察过一圈了。

  这里算是一个小型的据点,并且刚才在村内的一处开阔地上面还有一个任务栏,上面挂着一个木牌,木牌上面则是一系列的标价,没有任何的名称。

  这标价的意思便是谁去下木牌,就要根据木牌背面第地址找到发布任务的人,然后获取人物信息,价格越高,那任务就越难。

  “先生,您要的洋酒!”

  吧台之上站着的是一位身材十分性感的外国女人,给云海酒水的时候,还不忘在云海的手上撂了一把。

  刚打开洋酒喝了一口,酒馆的门就被一圈粗糙大汗给狠狠的推开了,进来的人一共有三个,并且两个身上还带着伤。

  对于这样的场景大家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其中一位认识这刚进来的粗糙汉子,用蹩脚的英文说道:“沙暴,你们狂风佣兵团怎么就你们几个回来了,我记得你们接的任务并不难啊?”

  在佣兵行当里面基本上没有人用真名,都是用外号来代替。

  这个叫沙暴的汉子,冷哼了一声道:“真T么的晦气,路上的时候,碰见反动军组织了,要不是我们跑的快,恐怕都要交代在哪里了!”

  本来正喝酒的云海听到这话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即给吧台的女人要了一个杯子,把瓶中的洋酒倒了一杯,走到了沙暴的跟前。

  “你好,我是影子佣兵团的人,前几天我们的人也是遇到了反动军的人了,就连我的大哥都死于了非命,我想问一下你们是从那个地方遇到他们的!”

  说着云海把倒好的酒水递给了沙暴,并且面带微笑的看着对方。

  沙暴愣了一下,看了一眼云海,还是把云海递到自己面前的酒水接了过来。

  影子佣兵团他们是没听过,但反动军他是知道的,不仅仅是他们,如今在佣兵界中恐怕没有人不知道反动军的存在。

  接过酒水一仰脖子喝了个底朝天,沙暴扯着嗓子问道:“我看你身材也不怎么样吗?并且还是东方人,你打听这些做什么?”

  “报仇!为我死去的大哥报仇!”

  这话一出酒馆里面的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而刚才询问沙暴的男子更是丝毫不掩饰自己的鄙夷,对着云海说道:“你知道,在做坐的有不知道反动军的吗?但是,你们问问他们赶去找反动军的晦气吗?”

  云海一愣,随即道:“我们影子佣兵团前一段时间执行任务的时候,我刚好没在这边,等我回来的时候,才知道他们已经死了,所以对反动军知晓的不多,只知道他们在这一带很厉害!”

  沙暴刚才喝了云海的酒,随即问道:“兄弟,你们影子佣兵团,不是在这一代混的吧?”

  云海做杀手那么长时间,自然知道对方问这话的意思。

  随即乐呵一声道:“是啊,我们佣兵团一直都是在金三角附近,最后一次接任务的时候,我并不知晓,等我回来的时候,一切也都没了!”

  听闻云海这么说,沙暴这才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雪茄道:“难怪,金三角那边的佣兵团的大多数都是你们东方面孔,也都是一些小团体,遇见反动军的人算你们倒霉!”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