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时他们身处的整个间地牢,先不说在地下第几层,就但但讲这一间屋子,就相当于一座小型的磁场。

  磁场的功能有很多,比如所有的电子设备都会失灵,哪怕是你身体里面藏着全世界最厉害的定位系统也无法接受到信号。

  而这里面也包括武者,或者修炼者在这里发生些什么,也会被无限的缩小对外界的干扰,但是在屋里面则是会被无限的放大。

  想到这里,云海不由的直接笑了出来。

  这一幕被委员长看到,显然是气的不行,猛然一拍桌子对黑龙说道:“去,给我先教训他一顿,到了这里竟然还能笑的出来,马上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哭都哭不出来。”

  其实这个委员长也是太过于相信自己的能力了,如果这个事情直接跟上面讲的话,不出三分钟,云海的一切身份信息他就能全部知道。

  可是他并没有这么做,所以剩下的事情就不是他所能控制的了了!

  黑龙对于云海的愤怒自然不用多说,多次让他与自己的学生在学校里面出丑,手中拿着一根电力超强的电棒阴险的看着云海。

  “你不是厉害吗?在呢么不用你的破银针扎我啊?”

  此刻的黑龙哪里还有一丝的大家风范,完全是市井小流氓的表现,甚至还不如。

  :(l√0t}

  云海乐呵一笑,丝毫没有任何惧怕的神色,而是对着黑龙说道:“如果我是你的话,我现在就立马离开这里,否则一会儿你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在黑龙朝自己这边走过来的时候,云海就已经涌意念把房间里面的人给查探了一番,有了这磁场在内,云海根本就不担心有人能发现自己的行踪。

  黑龙就一平凡人,顶多只能说拳脚功夫比较厉害罢了,如果云海刻意的释放自己本身的气势,那黑龙没准还真就被云海那种霸道无比的气势直接给挤压而亡。

  但这话停在黑龙的耳朵里面显然是一种耻辱,眼前的这个老师都称为阶下囚了还这么嚣张,黑龙也不在废话,直接打开了电棒朝着云海的肚子上就怼了过去。

  “刺啦,刺啦!”

  那打着一道道火光的电量,要是电在一般人身上,估计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就死翘翘了。

  屋子里面的人全部带着嘲讽的笑意看着云海,只有蜷缩在角落当中的华夏女孩面如死灰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

  理想是丰满的,但是现实却是骨干到不行。

  当医生惨叫过后,黑龙七窍流血的直接倒飞了出去,身体狠狠的撞在了磁场墙壁之上,死状很是凄惨无比。

  谁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一幕,就连此刻脑袋有些不太清醒的飓风也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己身边的云海。

  他就是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云海为何突然之间变的那么的厉害,黑龙压根就没有碰到云海,反倒是黑龙自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狠狠的砸中倒飞出去从而一命呜呼了。

  说时迟那时快,这也就一个呼吸之间发生的事情,本来等着看云海生不如死的委员长,此刻也面带阴冷的看着云海。

  他决定要亲自出手教训云海,看来自己还是看走眼了,眼前的华夏男人的确有点本事。

  “华夏人,你以为秒杀一个普通人就很厉害了吗?固然你身上有点小小的本事,但今天你也必须要死在这里。”

  就在委员长准备像控制飓风那样控制云海的时候,却发现云海正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呢,从云海的脸上委员长看不到云海身上有一丝的不适之感。

  这一刻,委员站过的心里面有些犯嘀咕了,之前就有人跟自己讲过,华夏的功夫跟世界上所有地方的不一样。

  华夏古来就以神秘著称,本来他是不相信的,但又一次远远的见到首领的时候,他信了,而这一次又是一个华夏年轻人让自己看不透了。

  云海看着委员长的神色,知道这家伙要准备开溜了,随即也不在隐藏自己了,憋了很久的气势直接在这一瞬间猛然间爆发了出来。

  不过云海是相当的有分寸的,他的气势虽然爆发了出来,但却很好的避过了蜷缩在角落的华夏女孩,她只是晕厥了过去。

  一同晕厥过去的还有黑马跟那名金发靓女。

  “轰!”

  因为磁场的缘故,云海爆发出来的气势本身是无形无色无味的,但在这一刻竟然产生了一种强烈的音爆与狂风。

  那凛冽的风跟普通的风还不一样,直接就把束缚住飓风的手链脚链给震断了,而委员长也是满脸的惊恐,不断的往后退去,两只耳朵都已经处在嗡嗡的状态了。

  其实这也是这间磁场屋子的功劳,云海想要达到气势化质,必须达到神级才有这样一种情况,但今天委员长选的整个地方简直不要太舒服。

  云海笑眯眯的往自己嘴里面塞了跟烟道:“好久没有这么舒服过了,这一段时间可算是憋死我了。”

  随即云海一般抽着烟,一边低下了头,看着浑身都在颤抖,而在抵抗云海气势的委员长道:“你说,我是应该感谢你呢,还是应该讨厌你呢?”

  云海此时都不需要释放任何的真气,光是这气势都快要让委员长抬不起头了。

  “你,你,是谁……”

  委员长说出这话的时候,都是用处了十二分力道,云海的这种气势是他从来额米有感受到过的,纵然是面对首领的时候都没有向今天这样惨不忍睹。

  云海伸手拍了拍委员长的脸蛋道:“我是谁不重要,现在我问你件事情,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回答,我就保证不杀你,否则我让你体验一下什么叫做生不如死,但你却还死不了。”

  “怎么样?想不想体验一下啊?”

  云海虽然说的云淡风轻,但听在委员长的耳朵里面,就像是来自地狱里面的恶魔的声音一样。

  估计就是他自己,也想不到把云海带到自己住所的地牢里面来,完全是在给自己自掘坟墓。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