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传来了年轻男子的惨叫声,众人这才发现,一直站在飓风身边的云海已经消失不见了,而真正的身体则是在众人的后面。

  “行了,飓风,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要去看看艾米的母亲!”

  说完,云海也不在理会飓风,自己一个人走向了,战地医院的内部,而爱德华此刻也是瞬身是血的站子啊哪里等待着云海。

  见状云海一乐呵道:“你这是怎么了?给病人解刨身体,飚了一身的血啊?”

  爱德华双眼兴奋的说道:“没有,这些都是敌人的,如果不是你的那几个朋友赶到,这里恐怕是保不住了啊。”

  云海点了点头,他自然闻到了这里散发着一股股的烧焦味道,显然是那名性感的火女手笔了。

  云海看着爱德华道:“现在医院里面还有多少医护人员,有干净一点的手术室吗?还有给我准备一些华医用的银针,实在不行的话,用铁丝或者最小号的针头也行!”

  爱德华抹了以阿比脸上的血迹道:“全院现在还剩下十二名主治医生,二十名护士,一名保洁,剩下的不是逃跑就是被打死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爱德华漏出了伤心欲绝的表情,虽然他是被迫来到这里的,但是这里已经算是爱德华的半个家了,看着当初跟自己一起来医院的那些医护人员就那么平白无故的死在了自己的面前,岂能不心寒。

  “先生,我马上去安排人去给你准备,现在我带你去我的私人手术室,那个地方应该还没有遭到破坏。”

  半个小时候,爱德华便已经把云海需要的一系列东西给弄了过来,让云海没有想到的是战地医院还真的有华医用的针,竟然还是金的,不过跟自己的金针比起来那差的可就不是一点半点了。

  不过这些也已经够了,云海拿着金针在酒精里面消毒,然后说道:“行了,把艾米的母亲给推进来吧,然后你们就可以出去了!”

  爱德华点了点头,转身出去了,等进来的时候,艾米是跟爱德华一起进来的,见到艾米的时候,云海丝毫没有任何的惊讶,头也不抬的说道:“艾米啊,你可是第一次见老师动手救人,今天老师就给你现场教学一下,你可是要看仔细了!”

  经过生物实验基地的事情,艾米对云海这个人是又怕又喜欢,当然这种喜欢并非对男女感情那番,而是妹妹喜欢哥哥,女儿喜欢老爸那样。

  在她的眼中,云海就是那种亦正亦邪的存在,平时就是一位和蔼可亲的长辈,家长,但在他发火的时候就彻彻底底的变成了一个收割生命的死神。

  “云老师,我有些话想跟你说!”艾米左右看了看后,有些欲言又止的看着云海。

  云海把金针拿起来道:“我知道,今天晚上,咱们不谈别的,救你母亲重要,对了把你的手伸出来!”

  艾米不知道云海要干什么,但还是把手给伸了出去,云海拿着艾米的手掌,金针径直的扎进了艾米的手心里面。

  艾米猛然间皱了一下眉头问道:“老师,你这是干什么?”

  云海慢慢的把金针抽取出来,用医用试管,把艾米手心当中的鲜血挤出了几滴之后,笑着道:“华医虽然是靠针灸,推拿,按摩,拔罐,等等一系列所组成,但关于血液样本的处理还是西医比较在行一点。”

  其实云海还有一点没说,那就是想要确定一下,这个中毒的女人到底是不是艾米的母亲,是的话最好,若果不是那么自己就有必要采取一些特殊的手段了。

  不过还好的是,云海把艾米的血液跟她妈妈血液融合到一起的身后,双方的血液并没有出现任何的排斥。

  一般这种情况下是必须要用显微镜来进行观察的,但云海不需要,他用的则是另一种方法,来检验双方是不是血缘关系的直系亲属。

  得到结果后,云海整个人也放松了不少,笑眯眯的看着艾米道:“别站着了,帮忙把你母亲给扶起来,你放心我已经涌金针封住了你母亲的穴道,你不会再中毒的!”

  闻言,艾米点了点头,双手托着自己的母亲缓缓的扶了起来,随即让自己的母亲呈现一种坐姿状态。

  云海让艾米扶着自己的母亲,随即一个人来到艾米母亲的后面,上下打量了一番,一只手慢慢的摸着艾米母亲后背脊骨的位置。

  在这个地方有一处隐藏的极其隐蔽的穴位,这个穴位起到的作用是相当大的,例如一个军队想要打仗,优秀的指挥员一定是必不可少的,但真正最厉害的还应该有雷达。

  而云海找的这处隐藏穴位,就是这个雷达的意思,它主管病人的五感,不仅仅是外在的无五感,还有内在的五感。

  云海一边说,一边对艾米讲解着,虽然艾米看不到云海摸的地方,但听云海说的如此的煞有其事,整个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云海下一番的动作!

  当云海把金针扎进这处隐藏穴位当中,本来还吸着氧气罩的艾米他妈,眉头轻微的皱了一下。

  云海见状咧嘴一笑,心道有戏,随即便把剩下的金针给逐一的扎进了艾米他妈的身上各大穴位当中。

  当把全部金针插完之后,云海满意的点了点头,看着唯一一条胳膊上面没有扎针,云海问道:“艾米,刚才我一边下针,一边跟你讲解,你现在能告诉我,为什么我会保留你母亲这一条胳膊不下一针吗?”

  艾米看着自己母亲的那条左胳膊,整个胳膊此时已经肿胀的不成样子了,已经完全没有了,原本的颜色,而是黑的发紫。

  结合刚才云海给自己所讲的那些东西,艾米眨巴了一下眼睛,抬起头说道:“老师,这是利用金针刺血的方法,把我母亲身体里面的毒素逼到胳膊上去,然后进行排毒,我说的对吗?”

  云海一手夹着香烟,一手从手术台上抽出了一把手术刀在空中比划了两下。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