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班里面为数不多的几个人,云海也想到了某个层面,不过如今人都跑了,上哪去找,青鸟这个团体向来就是神秘无常的。

  “行,同学们,虽然咱们大家都不知道胖仔他们几个人去了那,但这不重要,咱们人多玩个热闹,人少玩个情调,现在我就逐个让大家上来感受一下针灸的魅力。”

  一堂课,云海的吐沫星子都快吐没了,也没能完全教会这剩下的几名学生,最后没办法,只能放弃这次实践,开始给同学们开始讲理论知识。

  正讲着呢,云海忽然间感觉到自己留在艾米身上的意念有些淡了,随即眉头一皱,不动声色的对下面的同学道:“你们先休息一下,不要出去,就在班里面自由活动,老师需要出去方便一下。”

  闻言,班里面的几位同学都在窃窃私语看着云海捂着嘴巴笑。

  云海脸皮厚,面对自己学生的嘲笑,丝毫不脸红,郑重其事的说道:“这有什么好笑的啊,人有三急,不是有句话是那么说的吗,管天,管地,管不到别人拉屎放屁。”

  说完云海便离开了教室,朝着艾米的方向走了过去。

  而此时在巴马中学西南角的位置,这里是女生浴室,浴室非常的打大一排排的,跟一个厂房一样,此时整个浴室里面就两个人。

  其中一个便是艾米,只见艾米一脸着急的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女孩说道:“李曼,胖仔他们人都去那了?青鸟他们呢?”

  女孩站在一旁,伸手打开了淋雨头道:“昨天晚上他们就已经离开了,至于为什么离开我想你应该知道的。”

  叫李曼的女生,身上穿的很是简单,不过在女孩的手中却拿着一把金晃晃的黄金匕首。

  艾米冷笑一声道:“那你为什么不走?你留下来是位了收拾我的吗?”

  李曼咯咯咯的笑了笑,把黄金比寿在喷洒的淋雨头下面冲了冲道:“你是最后一个,我最起码让你去看了你的母亲不是吗?”

  闻言,艾米猛的一抬头道:“那几张照片是你给我发的?”

  李曼摇了摇头,一边洗刷着黄金匕首一边说:“当然不是,我说艾米你怎么越长越后退了呢,咱们青鸟想要知道的消息还有知不道的吗?我也是看平时跟你关系还算不错,所以才跟你废话那么多的,如今收拾了你,我就能回家了。”

  “呵呵,李曼你以为你真的能回去吗?别傻了,首领他很残暴的,我母亲就是一个很明显的例子,我只不过就提了一次我昨晚这次任务就退出,当时答应的好好的,你看看我现在,我父亲已经死了,你难道没跟家里面联系过吗?”

  李曼像是被艾米戳中了伤疤一样,转过身冷冷的看着艾米道:“你给我闭嘴,我跟你能一样吗?这次是青鸟亲自答应我的,我只要收拾了你,都不用回去报道,就可以离开了。”

  “呵呵,那你觉的殺了我之后,你还走的掉吗?”

  艾米冷笑着把目光看向了另外一处角落轻声道:“青鸟,你既然来了的话,就出来吧,我也没想过要跑,看吧你们紧张的。”

  当叶敏出现的时候,身后还跟着两个穿着红色斗篷的男子,在见到叶敏的时候,本来怒气冲冲的李曼也转头看向了叶敏。

  “青鸟,你告诉艾米她说的是不是真的?”

  青鸟冷眼的看向了李曼,直说了一句话。

  “你的废话太多了!”

  话音刚落下,身后的红色斗篷男子便甩手一记飞镖,红色的飞镖正中李曼的眉心,后者都没有任何的反应便睁着眼睛倒了下去。

  而当叶敏把目光看向艾米的时候,笑了:“艾米,我没想到你跟我的老师也能走到一起,并且还暴漏了,实在是让我特别的意外跟失望,你是让我亲自动手呢,还是你自己来?”

  艾米没有说话,而是缓缓的往后退去,直到背靠着墙壁之后,才冷笑着对叶敏说:“青鸟,你就不是人,你说自从青鸟团体组建以来,你动手殺了多少鸟,现在又要赶紧杀绝,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得逞的!”

  叶敏把自己的手机给掏了出来,扬了扬道:“我说咱们青鸟是怎么走漏了风声,从而被某个势力给知道了总部的存在,原来是你偷偷给弄出去的,既然这样的话,你就更不能废话了!”

  “动手,咱们要离开了!”

  叶敏说完转身就走,身后的两名红色斗篷男子一步步的响着艾米逼近,艾米从地上一个打滚捡起了李蔓手中的黄金匕首朝着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名红色斗篷男子扔了出去。

  青鸟固然厉害,但战斗力却很一般,这个也是他们的弊端,所以当云海压着青鸟走过来的时候,两名红色斗篷男子愤怒的看了云海一眼,互相之间都没有任何的交流,嗖嗖的甩除了几枚飞镖。

  不过飞镖的目标不是云海,而是云海前面的叶敏。

  叶敏好似也做好了赴死的准备一样,身体连动都没有动,看着飞镖在距离自己跟前半米的地方,掉落下去。

  两名红衣斗篷男子见状,根本就没有跑的打算,快速的朝着云海冲了过来,同时直接把自己的斗篷给揭开,漏出了里面一排排的炸弹。

  艾米见状尖叫一声:“老师小心他们要自爆,这……!”

  “砰”

  g…首发0

  云海体内的真气直接释放出来,巨大的威压把两个准备自爆的人直接给挤压成了死人。

  这也仅仅是是一瞬间的事情,在两人死掉之后,云海这才低头看了看自己眼前的叶敏笑着问道:“我的好学生,你可知道我找你找的好苦啊,怎么自己突然跑出来了,是准备带老师去你门总部做客吗?”

  虽然云海说的轻松,但叶敏还是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特别是云海的那一双眼睛,看似温和无比,其实就如同无尽的甚远一样。

  叶敏抬头看着自己这我昔日的老师道:“云海老师,好久不见了啊,你如果想用催眠术查看我的大脑的话,还是算了吧”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