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门关是扶桑仙岛的最后一道关卡,位于一座被削平的半山腰之上,黑袍手中拿着一块漆黑色的木牌,眼中直直的看向远处,感受到云海那独有的威压渐渐来临,黑袍直接把木质令牌给一把捏碎。

  “鬼仙老人,属下是鬼道一脉传承之人,还望降下术法助我抵御外敌,我远献祭我的生命来完成最后的仪式。”

  黑袍说完,手中出现了一把匕首,想也不想的在自己脖颈处一划,一道道鲜血直接从黑袍的脖颈处飚出。

  不过黑袍并没有死,身体之中的血液像是有意识一样的漂浮在了空中,最终形成了一个血红色巨大的鬼字。

  而站在地上的黑袍此时除了一身黑袍还在,根本看不见黑袍里面是什么样子。

  半空中的血色鬼字,缓缓的升空,随即轰然而下直接砸进了黑袍所站的这座山峰之上。

  “轰!”

  一声巨响,整个山峰都在颤抖,一切归于平静,黑袍直接原地坐在了地上。

  就在黑袍屁股落地的时候,整个山峰之上出现了一尊尊身穿古式战甲的武士,手中安着各种各样的武器。

  头戴黑色钢盔,眼中透露着一团团赤红色的幽冥之火,其中还有两位仙风道骨模样的男子,看不清面容,一左一右的站在黑袍的身边,看着已经近在咫尺的云海。

  但这一切看在云海的眼中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当云海从半空中落下,还没有踏入这里的时候,看到黑袍端坐在地上,眼中漏出了一丝警惕之色。

  他感觉道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道,这种血腥味道并非出自黑袍,而是这整座山峰。

  一路打进来,云海都是以崔古拉朽的方式,一路碾压,直到了这里,云海才感觉到一抹不同寻常的味道。

  “黑袍,上次,你从李子鹤的手中逃出,如今是专门坐在这里等死的吗?”

  云海并没有着急上前,而是从自己身上掏出了一根香烟抽了起来。

  黑袍头都没抬,口中却发出了一声十分陌生的声音。

  “云家小儿,休得猖狂,我如今就在这里坐着,你要是能让我挪动一下位置,那么你就赢了。时间有限,你要是从我这里闯不过去,恐怕你的莹儿姑娘就会身死道消了。”

  黑袍的话说完,都没有动,在云海的面前就出现了一幕萧莹被抽取鲜血的场景。

  这下,云海也不在淡定了,纵然在轮回里面云海的心性得到了很好的磨练,但如今并非是在幻境之中,云海就算心性在好,也终究是人。

  在看到这一副画面的时候,云海把烟一扔,冷哼一声道:“既然你那么着急想死,我就成全你好了!”

  说完一脚踏进了山峰之上,在云海走进山峰之上的时候,周围的场景并没有任何的变化,唯一不同的是,云海看到了那漫山遍野的黑甲武士,以及黑袍身旁的两位道人。

  云海也不想废话,抽出了自己的短剑,直接朝着周围一扫。

  “唰……”

  一道剑芒挥出,周围的数万黑甲武士,竟然一点伤害都没有,而云海的这一剑却是产生了以连锁的反应。

  周围的黑甲武士,集体的朝着云海冲了过来。手中的兵器也全部指向了云海。

  这一刻云海的大脑之中竟然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之感,容不得自己多想,也不敢再次托大。

  云海直接把短剑内注入了自己的意念,同时十二条脑部经络外漏,在自身的周围形成了一个金色的防护罩。

  “刷刷!”

  注入了意念的短剑,在触碰到这些黑暗武士的时候,直接就是把这些黑家武士给消灭了。甚至连尸体都没有。

  见到有效果,云海也不防御,大开大合的以最快的速度连续出了十几剑,周围的黑甲武士像是稻草一般的倒在了云海的脚下,然后消失不见。

  那些在碰到云海防护罩的黑甲武士也都发出了一声惨叫,一道道黑烟从他们的身上散发出来。

  五分钟过后,云海发现自己已经斩杀了有数万黑甲武士,但这些黑甲武士像是殺不完一样,不管自己怎么去杀都是一样的记过,前仆后继的趋势丝毫没有减缓的样子,似乎还越来越多起来。

  自己也曾试过闭上双眼,用意念去辨别事物,但云海发现这并非是幻境,周围的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

  在云海又一次砍倒一大片的时候,目光看向了,站在黑袍两边的两位道士,虽然两者就跟死了一样,但云海觉的事情必定是出在他们身上。

  随后云海也不废话,身体化作了一道流光,眨眼睛便来到了两人的跟前,抬起手中的短剑就刺了过去。

  “噗嗤!”

  其中一名道士直接被云海给刺了个对穿,但人却没有消失,反而冲着云海漏出了一抹诡异至极的笑容,看的人不寒而栗。

  云海眉头一皱,想要后退,另外一名道士,口中念叨着什么,随即一甩自己手中的浮尘,他手中的浮尘竟然无限的变长,犹如黑色的头发一样狠狠的缠住了云海的脖子。

  云海脸上没有任何的惧色,虽然不清楚他是怎么做到直接突破自己的防御进来的,但云海在脖颈被缠住的瞬间直接把脖颈处的昊天鼎给摘了下来,随之往地上猛的一砸。

  “飓风,是你表演的时候了!”

  紧跟着一声怪叫声响起,飓风从昊天鼎里面飞了出来,大喝一声:“妖物,吃你雷爷爷一记吧!”

  数千道紫色电光轰然而下,在飓风下方的那些黑甲武士这一刻直接被汽化,再也没有复生的显现。

  而本来缠着自己脖颈的道士,突然一口鲜血喷出,身体开始摇摇欲坠了起来。

  而那被云海开膛破肚的道士也在这一刻,飞身后退,手中的浮尘在半空中画了一个圈,转身就逃。

  云海冷笑一声道:“我要是让你逃了,我就不是封妖一脉传承之人了,也就不配做云家的后人了!”

  云海双手在空中虚化了几笔。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