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即口中念道:“云家封妖,封禁一切邪魅之物!”

  在云海双手推出去的时候,直接一个金色的崶字犹如泰山压顶之势盖在了那道人的身上。

  “不!”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本来坐在地上的黑袍,竟然仰天长啸了一声,漏出了里面那森森的白骨,此时的黑袍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皮肉,就是一具白骨。

  而另一位道士见状都没黄钻被逃,而是面部第一次有了变化。

  “没想到,你已经掌握了封禁一术,是老夫失策了!”

  道士说完此话,猛拍自己的天灵盖,随即化作了一道黑气,钻进了那些被飓风给劈的所剩不多的黑甲武士当中。

  飓风一边嗷嗷叫的释放紫色闪电呢,但很快他自己就发现,下方本来惨叫连连的声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声声的低吼,这一下可把飓风给吓到了。

  “老……”

  老大两字还没出口的时候,云海已经把飓风给抓了过来了,同时把藏在鼎中的另外三人给放了出来。

  “站在我身后别动!”

  云海把昊天鼎变成了郑航大小,直接挡住了那些黑甲武士的去路,同时直接盘膝坐在了地上,在虚空中不断的比划着。

  每次云海比划一下,就会出现一跟金色丝线形成的崶字打进昊天鼎之上,在云海连续打进了六个崶字的时候。

  整个昊天鼎仿佛活了一样,本来铭刻在昊天鼎上的图腾此刻有了复活漏出虚影的迹象。

  而那些黑甲武士则是被这一声声低吼声给吸进了昊天鼎当中。

  云海虽然不知晓昊天鼎的真正用法,但当一个人的战力到达一定成就的时候,那么就能强行用自己的方法来催动昊天巨鼎。

  而云海如今便是如此,用自己无限接近神级的战力,加上几乎不会枯竭的意念,强行催动昊天鼎,从而用昊天鼎来炼化这些黑甲武士。

  天生万物,阴阳相克。

  这些鬼魅之物固然厉害,但面对这传说能炼化一切的昊天鼎来讲,根本就不够看的。

  只需要很短的时间,那些黑甲武士便会直接消散天地之间,永远额米有轮回之说。

  不过强行催动昊天鼎这一神物,对云海的负荷还是有的,虽然不至于受伤,反噬,但吃力感是存在的,特别是本来深藏在山峰之中的那血色令字出现的时候,云海只感觉压力倍增。

  额头上隐隐出现了那么一丝丝的汗水。

  如今,自己的封妖禁术已经打出了八个崶字,再有一个就能小成,对付这个邪魅之物不在话下。

  云海,一边用意念控制着昊天鼎,使得炼化正常进行,一边分出心来,开始写最后一笔的崶字。

  那血红色的鬼字一会变成了令,一会变成了鬼,朝着昊天鼎就给压了下来,而昊天鼎上面的图腾此刻宛如活过来一般,幻化的虚影,云海也没有见过这样的怪物,之间凶兽的嘴十分的巨大,似乎要把压下来的血色字眼给一口吞下。

  云海自然也是看到了有何一幕,使出了浑身解数,写下了最后一笔,然后双手推了出去口中大喊:“崶!”

  只见那本来印在昊天鼎上的九个崶字此刻全部漂浮在半空,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崶字,狠狠的印在了昊天鼎上。

  “吼!”

  那昊天鼎上的巨口凶兽发出了一声大吼,直接把天空中的不断变化的血色字眼一口吞下,随后昊天鼎自动旋转了起来。

  再没有了任何的惨叫之声,有的只是昊天鼎不断旋转传出来的破空声。

  一分钟不到,昊天鼎猛然间停下,一团黑气从昊天鼎的鼎盖之上飘出,被那上面的凶兽给一口吞了。

  云海满头大汗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第一次开始喘着粗气。

  这也是自己第一次进行炼化,没想到居然这么吃力,跟在轮回环境之中截然不同。

  “老,老大,你没事吗?”

  飓风弯腰问道,生怕云海再出现之前在海底世界一样的事情。

  “无妨,准备一下,咱们上扶桑仙岛。”

  云海说完之后,开始闭目打坐,周围的四人都带着谨慎的表情环顾着四周,来给云海护法。

  而秋月的眼中则是十分的震惊,原本以为云海已经很厉害了,但没想到竟然达到了自己都不懂的境界。

  刚才的炼化的那一幕,深深的刻在了秋月的心中,内心深处,再也提不起任何反抗的姿态。

  “亲爱的?我老大,是不是很牛叉啊?”飓风见云海正在恢复,蹭到秋月的身边贱兮兮的说道。

  秋月条件反射性的往边上挪了挪,但却没有反驳飓风的话,而是红着脸点了点头。

  就这一幕,看的飓风是扳手直立,随即笑呵呵的在秋月红扑扑的脸上一吻,随即远离。

  再一次被飓风吃了豆腐,秋月狠狠的瞪了飓风一眼,却没有在像之前那样拔出匕首拼命。

  “行了,咱们上去吧!”

  就在飓风还想调戏秋月的时候,云海从地上站了起来,看向了不远处的扶桑仙岛,脸色逐渐的冰冷无比。

  他不是不着急,而是一个魁首的手下都已经让自己有些忌惮了,谁知道魁首如今达到了什么战力。

  就在刚才云海炼化鬼道禁术的时候,在后殿之中的魁首也进行到了最后一刻。

  “吸吧,狠狠的吸吧,我很期待你们相遇的那一刻!”

  男子一边笑着一边打着让人开不清楚的结手印记,而躺在祭坛之上的萧莹此刻睫毛在微微的颤抖着,似乎想要张开眼睛,但却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阻止着自己。

  “老师,你会帮我的对吧?”

  “老师,你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

  “云海,我想你了,我真的想你了……”

  “丫头,我是你老师啊,不疼你疼谁啊?”

  “小丫头,自己想做什么就去做吧,有我,一切不用担心。”

  一句句熟悉而又陌生的语言,从萧莹的潜意识中不断的重复着,但同时也有另外一个声音在不断的给萧莹进行催眠。

  两种声音说着彻底相反的话,直接让唐子昂祭坛上的萧莹面部扭曲了起来。

  在那两种声音达到顶峰的时候,萧莹猛然间的张开了双眼。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