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得知徐福是不是真的成仙了,但徐福的那位心腹却在徐福闭关的山洞之中,找到了两枚赤红色的手镯,与一本漆黑的书籍。

  当这名心腹手触碰到两枚手镯的时候,这两枚手镯竟然化成了两只不一样的红色凤凰直接飞出了扶桑仙岛。

  太详细的,萧无道也并没有过多的去讲,毕竟当时那种情况也无法详细的去询问一二。不过有关此类的传言,看来是真的了。

  飓风的伤势本无大碍,在经过蔡建熊的丹药以及云海的疗伤,几分钟便又生龙活虎了起来。

  般若到底还是给跑了,气的蔡建伟是牙根一阵痒痒,发誓等回去以后立马去寻找般若的下落。

  “行了,小伟,你就是太眼高于顶了,你这脾气要不改改早晚会出大事!”蔡建熊苦口婆心的劝道。

  “哥,你就不能不给我上政治课了吗?我是怕丢了咱们龙剑的人!”

  云海怀中抱着萧莹,在秋月他们来到身边的时候,云海便把萧莹交给了秋月:“帮我照顾好她!”

  秋月的眼眶还是红红的,刚才的那一幕云海就算没有用肉眼去看,但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老大,我会的!你放心吧!”

  秋月接过萧莹退到了一边,而这个时候,飓风也不在带哦儿郎当的了,刚才的那一声晴天霹雳,宛如雷劫降临,大家所有人也都感受到了。

  “老大,我们去下一层等你!”

  飓风说完看了一眼蔡建熊两人道:“我说你们两个能不能有点眼力价,这种程度的战斗是咱们能参与的吗?你送死我不管,要是让老大分心救你们,我肯定会找你拼命的,再说了,嫂子还需要咱们照顾的呢,对了,阿熊,你不是有那个很牛叉的丹药吗,赶紧给我嫂子来一颗!”

  云海没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不远处的那道炫目的金光,刚才云海制服萧莹的那一刻,云海就感受到了一股神级的气息,因为这种气息简直不要太强,跟自己的气息完全不一样,但却有些相似。

  蔡建熊也明白人,知道在待下去也没什么大的用处,甚至还可能因此拖累云海,随即站定身子给云海敬礼。

  “长官,我们在下面等你!”

  说罢,一拉蔡建伟跟着飓风便离开了。

  “哈哈哈……”

  就在飓风他们前脚刚走,云海的面前便出现一个相貌俊朗,眉心之中一道红色印记的男子。

  “云家小儿,没想到你还真的能走到这里,实在是让我刮目相看那!”

  云海不漏声色的把自己的气势发挥到了顶峰,但对上魁首的神级战力气势还是少略逊一筹。

  虽然云海不知道为什么对方踏入神级战力,却没有引来天劫,十分的好奇,但如今只有打了才能知晓最终的结果如何。

  云海看着面前的人,从兜里面掏出了一根香烟,塞进了自己的嘴中,笑呵呵的说道:“我是应该叫你魁首呢,还是应该喊你徐福呢?”

  男子听到徐福二字的时候,明显一愣,眼神之中透漏出深深的迷茫之情,好似是在追忆什么事情一般。

  一直等云海一根香烟抽完之后,男子这才淡淡的说道:“徐福,已经几千年没有人叫过我这个名字了!实在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我没想到长生的同时竟然发生了那么多的是事情,从而忽略了凤凰千年一涅槃的事情。”

  说到这里的时候,魁首随即话锋一转,满不在乎的说道:“无所谓了,徐福已经是过去式了,这么多年我自己都不知道换了多少句具皮囊。现在我就是魁首,而徐福只是我的祖先罢了。”

  云海虽然是在诈对方,但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的快速承认了,这让云海心里面多少有点担忧,但如今身边已经没有了牵挂,自己又何须畏惧。

  正当云海想到这里的时候,脑海之中忽然闪现出一道闪电,随即嘴角挂上了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

  “我不管,你是徐福也好,还是什么二狗子也罢,就冲你敢动我莹儿的那一刻起,你必须死!”

  说完,云海猛然间向前直接踏出一步,手中短剑朝着对面的魁首狠狠的砍了过去。

  一道带着金色脉络的剑气,犹如排山倒海一般的朝着魁首就斩杀了过去。

  魁首单手夹住了云海的短剑,嘴角轻扬道:“呵呵,没想到无名短剑竟然能落到你的手里,实在是暴遣天物!”

  在短剑被对方夹住的时候,云海心里面是猛然一阵大惊,自己如今已经无限接近神级战力,五成力量竟然被对方轻而易举的夹住了,这要是让外人知道,肯定吃惊到不行。

  至于魁首口中无名短剑,云海根本就不想知道,只要能杀掉对方,管它什么剑呢。

  云海不断的把自己身体内的意念传递到短剑,之中,随着云海庞大的意念传进短剑的同时,整个剑身之上的锈迹,竟然在慢慢的脱离。

  魁首也在这个时候,松开了短剑,一声冷笑人影直接来到了云海的背后,一掌打在了云海的后心。

  不过云海有护体罡气,不能跟内有受多大的伤害,反而反手一剑朝着背后就劈了过去,魁首就像是试探云海一样,左躲右闪,时不时的偷袭一下。

  “呵呵呵,云家小儿,你要是只有这点战力的话,我劝你还是跪下投降,我留你一个全尸,哦,对了,顺便跟你说一句,你真是丢了你们云家的脸,身为封妖一脉,竟然不用自己的招式,你是不是用不出来啊,你可知道,云家的脑部经络大成之时可封印天地,不知道吧?”

  魁首不管是不是曾经的徐福,但是脑海中的记忆的确有很多,所以云海打斗起来更加的小心谨慎了,甚至在对方说出自己云家秘密的时候,云海也没有贸然就使用。

  此时那生锈的短剑上面的锈迹已经完全掉落,漏出了里面乌青色色的剑身,云海这才发现这就是一把断剑,只不过前端被人给修饰了而已。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