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就叫你修罗,到了咱们约定的时候了,你帮我做完这最后一件事情你就自由了!”

  话虽如此,但修罗刀本就是神器,刀灵更是通灵,云海的话刚落下,修罗刀便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整个刀身不断的挣扎着。

  云海乐呵一声道:“我早知道你不会老老实实的配合,但我这人还是说话算数的,只要你帮我封印一万年,那么我就还你自由!”

  说完云海直接把修罗刀朝着那巨大的黑洞漩涡抛了过去,在修罗刀的周身上下有着十二条金色的丝线环绕。

  云海站在半空,双手打成了一个结,随即开口说道:“以我封妖传承者之名,修罗助我封印黑洞万年,我还它自由。”

  话落,云海双手在虚空中不停的比划着,一个个的崶字漂浮在半空,直到云海的整个周围都漂浮着金色的崶字之时,猛的双手往外一推。

  “封妖禁术,禁崶天地!”

  “噗!”

  一口鲜血飚出,云海的鲜血直接染红了那些金色的崶字,在修罗刀的刀灵幻化出来想要反噬的时候,这许多的金色夹杂着云海神级战力的鲜血,直接把修罗刀给笼罩了起来。

  而那巨大无比的黑洞似乎有灵性一样,整个天空都为之一颤,随后以肉眼看见的速度在不断的缩小。

  云海冷哼一声道:“还想跑,那我整个封妖传承者岂不是很没面子?”

  在巨大无比的黑洞缩小到一半的时候,修罗刀与之融合,在融合的那一刹那,一声声惨叫声竟然从黑洞之中传了出来。

  那巨大的黑色黑洞像是一只眼睛一样,眨巴了以下,随即带着阵阵闷雷之声,消失不见,连带着一同消失的还有修罗刀。

  天空中再次漏出了久违的晴天,而在世界各地的那些未知生物,在巨大的黑洞被封印的刹那,一个个全都哀嚎一声,被重新出现的太阳光一照,直接化成了一股黑烟,消散无踪。

  这一刻,全世界沸腾,不管国家大小,不管军事力量强大与否,在西方世界的国家联盟会上,所有的人都像是一家人一样抱头痛哭。

  不过这一切,云海并不知晓,从天空中下来的时候,云海抬头看了一下天空轻声道:“这次坑了你,但也算是帮了你,好自为之吧!”

  昊天鼎还在半空中旋转着,丝毫没有停下来的痕迹。

  云海也不着急,从都里面掏出了香烟,在这极寒之地抽了起来,一边抽还一边环顾四周,一只手像是在作画一般写写画画。

  当香烟燃尽之时,云海笑了。

  “藏了那么久,也该出来了。”

  闻言,z博士佝偻个身体,从远处的雪堆里面爬了出来,身上再没有了任何的暗物质能量,但却有着不属于这个世界上的气息。

  云海双眼一眯对着z博士说道:“看着我的眼睛!”

  此时的z博士更多的是想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云海的话一说出,他条件反射的便抬起了头颅。

  如今云海使用催眠术查看别人的记忆,似乎是轻而易举,因为他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

  不过很快云海就失望了,在z博士的记忆当中什么都没有,完全是一片空白,就好似婴儿刚出生一般模样。

  片刻之后,云海这才若有所思的笑了。

  三天之后,还是在这个冰川上面,不停旋转的昊天大鼎,终于停了下来,整个巨大的鼎身砰的一声狠狠的砸在了冰川之上。

  上面的大口凶兽,嗷了一声,随即消失不见踪影,云海单手一挥直接把一直陪着自己的z博士给扔进了昊天大鼎之中。

  全呈z博士没有丝毫的反抗,好像一切都跟自己无关一般,云海把自己领悟到的封妖禁术一并打进了昊天鼎当中,连带着自己的吸血披风都给扔了进去。

  从太阳初升,到太阳落山,昊天鼎的鼎盖之上,不断的有黑色的烟雾冒出来,又是三天,一股白色气体从鼎盖之上喷吐而出。

  一句浑身赤裸的男子,乌海的头发,带却带着赤红色面罩的男子出现在了云海的面前。

  云海单手拖着自己的下巴,点了点头道:“行,不错,以后就叫你影子吧,你今后的任务便是替我守护在这里,看着修罗封印。”

  云海说完,一招手,一掏黑色的风衣直接穿在了赤裸男子的身上,随即一沓响指,影子冲着云海点了点头,整个身体直接虚化掉,形成了一道人形影子印在了一处冰川之上。

  直到这个时候,云海这才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掏出了白昼之光与黄昏之时看了看轻声道:“莹儿,是时候把你给唤醒了!”

  说完看了一眼冰川之上的影子,随后消失不见。

  在云海离开之后,北极的极寒之地,忽然下起了鹅毛般的大雪,大雪下的很急,走的也很快。

  当大雪停下的时候,雪地上面竟然出现了一个个很浅的脚印,秦无常的声音从空气中传了出来。

  “魔罗,你能骗过端木老祖家的昊天鼎,能骗过云家的十二条脑部经络,更能骗过神器修罗,但你忘记了,我们身为守墓者特殊的能力。”

  秦无常的声音一直飘荡在空气之中,本来在冰川之上的那道黑色影子,这个时候,竟然浮现了出来,再次成为了一个跟云海身形一模一样之人,只不过他身上没有任何的气势,就像是一个机器一样站在那里移动不动。

  当空气之中秦无常的声音消失之际,那本来不会说话的影子分身,这一刻竟然抬头看了一下自己眼前的虚无。

  “别挣扎了魔罗,云海初入神级,看不透你很是正常,要怪就怪你自己太自以为是了,总以为自己能主宰一切,但却不知道,你只是在作死而已。”

  话音落下实际,不见任何的身影出现,只看到云海的影子分身,浑身猛然一颤,一口鲜红的鲜血落在了雪地之上。

  “老夫身为云家守墓者,就用这最后的力量送你最后一呈吧,魔罗你已经活的太久了,该消失了!”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