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子晴对着我爸的笔记模仿了几遍,便开始试着去模仿签名,阳光洒在她的侧脸,长长的眼睫毛显得格外迷人,我不禁看呆了。

  “喏,张耀阳好了,喂,怎么不说话?”秦子晴将签好的卷子塞回我的怀里,用手在我眼前晃了晃,我这才晃过神来。

  “呃,好,谢谢,我该怎么报答你呐。”胡乱的将卷子往包里一塞,笑嘻嘻的与她并排往班里走。

  “还真有一件事。”

  “说,只要我能办到的,上刀山,下火海,跳油锅的,啥都行。”拍着胸脯夸张的说道。

  “嗯,你打架厉不厉害?”

  “呵,厉害不厉害?请你把最后三个字去掉,是厉害。”大拇指刮了自己鼻子一把,一脚踩在楼梯上,用着李小龙的语气说:“幼儿园扛把子就是我!”

  “有咱们班陈辉厉害吗?”陈辉是体育生,在初一的年纪,比我们都要高上半个头,跑步挺快的,打架不知道厉不厉害,但是认识的人挺多,隐隐约约有一种我们班扛把子的赶脚。

  平常我不惹他,他也不惹我,我们没啥交集。

  “一只手打他。”

  秦子晴莫名的笑了笑。

  “你不信咋的?”

  “我信。”秦子晴停住脚步,收起笑容,认真的对我说:“我姑家有个弟弟,总挨欺负,一整铅笔盒啥的就让人给抢了,你帮我去吓唬吓唬那帮孩子呗,吓唬吓唬就行,不用打他们。”

  看着秦子晴居高临下的看着我,让我这个郁闷,女孩子怎么发育的都这么早,秦子晴也得比我高半头,玛德,真郁闷:“你弟几班的?多大啊?”

  “三班的,四年级。”

  四年级……我擦。

  欺负一个四年级的小孩是不是太不光彩了,我决定这事让钟不传干。

  “那行吧,周六放学最后一节课咱就逃了。”

  “啊?逃课啊。”秦子晴明显犹豫了,逃课对于她这种乖乖女来说似乎太遥远了。

  “咱们放学跟小学放学是一样的,不逃课,等咱们过去了,人家都走光了。”我挺无语的。

  “你能自己去么,我等你的好消息就行。嘿嘿。”秦子晴不好意思的笑了。

  靠,那我还能说啥。

  最◎N新9章…节上uT

  在我们班级,坐的座位都是按照学习名次来分的,经常会有变动,学习好的就坐在前面,学习一般的坐在中间,像钟不传那种学渣自然是坐在后面的,按理说我本应该是坐在前面的,无奈英语着实太次,就坐在后面了。

  我从小就对英语挺抵触的,这事得赖我爸,他说你要是英语学不好,以后出国就是刷盘子,扫地的命。

  我不服气,告诉他,若干年后,我一句sorry都不会说,照样可以活的很好。

  上课总是无聊的,这节课是政治课,我自认为党的中央十大政策跟我斗没啥关系,东西都是死记硬背的玩意,我就没太在意,手里拿着圆规,用上面尖尖的尖头在桌子的一甲刻上秦子晴三个大字,然后瞅着这三个大字乐了。

  “嘿嘿嘿的傻乐什么玩意呢。”钟不传好奇地将脸凑了过来,我连忙用手捂住,紧接着拿着厚厚一堆书给压上。

  我这个举动更加的让他好奇了,跟我一顿支扒,我也没给他看,而是连忙转移话题说道:“周六最后一节课跟我一起翘了吧。”

  “翘呗,打篮球啊?”

  “不是,去趟小学,平个事,我自己搞定不来,这种事还得我钟哥出马。”

  “你别叫我钟哥,我心里有阴影,平常钟不传钟输的叫的,一叫我钟哥准定没好事。”记得上一次叫他钟哥的时候还是两个月前,我让他陪我擦了一个星期的黑板。

  “钟哥,这次肯定是好事。”

  “那你能叫我钟不传,再说一遍这事么。”

  我:“……”

  这人呐,就是踏马的贱,平常我叫他钟不传,这货就跟我玩命,现在我叫他钟哥了,还不乐意了,真的是,哎呀。

  算了不扯他了,下课的时候,看了眼秦子晴的背影,想了想,搬着桌子走了过去,我这人呢,这辈子最希望的就是坐在秦子晴的后边,每天拨弄拨弄她的头发,就觉得挺快。

  我不愿意坐她旁边,两个人离得太近,就会感到厌烦,离得太远,又觉得太陌生,这种忽近忽远的感觉是最好的。

  于是乎,我来到她后边,对唐闻,简称臭屁闻,也叫闻臭屁。

  “臭屁闻,你上我那坐去。”我挺霸道的一甩脑袋,指了指后面。

  他不乐意去,语气挺冲的说:“我近视眼,去不了。”

  眉头一皱,我抠了抠耳朵:“我没听清,你说啥。”

  那意思我就要干他了,我爸昨晚给我这顿踢,正愁有火没地方呢。

  “你啥意思啊。”臭屁闻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张耀阳,你别惹事,赶紧回去。”见我往前凑了一步,马上就要动手的时候,秦子晴立刻站了起来将我往后退,很奇怪,她一个女孩子竟然能拦得住我。

  年轻时,男孩子都喜欢装个逼,我也不例外,指着唐闻说道:“臭屁闻,你等放学的。”

  “怕你咋的。”臭屁闻没甩我,坐回座位上,显然也挺生气,像他这种学生,平日里喜欢吹个小牛逼,逗女孩子笑一笑,尤其是老撩秦子晴,我早就特么看他不顺眼了,要不是看他家里条件不好,可怜他,早就踢他了。

  我气呼呼的回到座位,钟不传咧嘴说道:“没生气了,放学咱俩支扒支扒他就完了。”

  “行。”这时臭屁闻转头看了我一眼,我对他竖起一个中指,他也没说什么,反而跑到陈辉那里不知道在说什么,而陈辉也是看了我一眼,我也没贯彻他,秦子晴不是问我俩谁狠么,我得让我女神知道知道我俩谁比较狠啊。

  争强好胜是年轻人一贯有的风格,虽然我挺不喜欢打架的,可有的时候这架必须得打,后来进入社会后,仔细想了想,仿佛校园时代每次打架基本都因为姑娘,挺二逼的其实。

  放学铃声响起的一刹那,我拿起钟不传那厚厚的英语书这么一卷,随即奔着臭屁闻的脑瓜子大力砸了过去。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