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咚,我咽了口口水,我很想说一句没有啊之类的话,可是话到嘴边硬是没敢说,看着我爸那样子我就害怕,后背冷汗蹭蹭往出冒。

  “过来。”我爸对我招了招手。

  我看了眼紧随其后进来的我妈,给了她一个求救的眼神。

  “我让你过来。”我爸又喊。

  我移了一个小碎步,要不慢有多慢。

  我妈问:“二皮脸,咋滴了?”

  我爸瞪了他一眼:“说没说别再孩子面前叫我外号。”

  我妈咧嘴乐了:“习惯了,失误,我滴锅。”

  “你儿子抽烟。”我爸用脑袋点了我一下,随即那意思就是让我妈看着揍吧。

  “抽烟?”我妈听后,当时就在屋里面翻扫把,拿出咱家新买的扫把还是,递给我爸:“揍吧,这回,熊孩子,别的不学,学抽烟!”

  我的腿已经哆嗦了,心想这回连自己老妈都不帮我了。

  tQtGc

  惊讶的是,我爸并没有揍我,诶?新鲜了啊。

  只见我爸将扫把扔在一边,说道:“赶紧的,你干爹请咱们吃火锅,收拾收拾肚子,狠驴他一顿。”

  “妥了,容我拉个屎先。”瞬间松了口气,夹着屁股就往厕所撩。

  我妈特意外,拔楞我爸一拳:“孩子抽烟你咋不管?”

  “小男孩抽烟你咋管?管的越严,他就会躲起来抽,抽烟这种事打没用,你得想办法去说教他。”我爸当年也抽烟,他深知一个男孩子要是真想抽烟,那是谁也管不了的事情,面对如此情况只有两种办法,第一说教,万一我就听了呢?第二控制我的零花钱,让我没钱买烟,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我基本没有零花钱。

  ……

  一夜无话,转眼来到了周六,由于上完这半天课,我们就可以放假了,同学显得都很兴奋,我也不例外,激动的跟钟不传闲聊着,寻思下午去哪打篮球呢。

  臭屁闻说啥不愿意跟我换座,我也没招,谁让他还有个陈辉护着呢,这个陈辉在班里非常跳,隐隐约约让班里的人感觉他就是咱们班大哥一样,一下课就倚在门口跟别的班混的比较好的几个人在一起嘻嘻哈哈。虽然不爽他,却也没啥恩怨,我个人是一个不太喜欢惹事的人,你愿意牛逼就牛逼,愿意干啥就干啥,跟我无关,我的目标只有一个,抓紧处一个对象啊。

  我跟臭屁闻的这场小架没白打,他现在在我眼皮底下基本不咋撩秦子晴了,老实不少,要搁以往,每次下课就属他的嗓门最大。

  第二节下课的时候,我们班的同学拿出早上准备好的饭盒,吃东西,据说后两节课不上了,全校集体出去薅草,玛德,这个天杀的学校,临放假也得祸害我们一把。

  我见秦子晴将泡好的泡面放在身前刚要吃的时候,我贱呵呵的凑了过去,一口咬住她叉起来的泡面,并对她竖起大拇指:“嗯嗯,真好吃。”

  换做以前,我这行为只会引起她的追打,然而今天不知道咋的了,她直接将泡面给扔了,并做出一副很生气的样子,我心想可能是昨天的事她还没原谅我吧。

  但话说话,昨天我也没惹她啊,生啥子气嘛。

  臭屁闻见状,心里非常的解气,心里暗想:“该,活tm该!”

  “你怎么惹咱们班的小姑奶奶了?”钟不传滋溜着方便面汤,凑到我身边。

  “吃踏马个方便面还得吃老坛酸菜的,曹,像个煞笔一样。”我斜楞眼睛撇了眼钟不传,随后郁闷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

  “嘿,你这有气往我身上发什么发嘛。”

  第三节课开始之前,我们班便在灭绝老尼的带领下,来到指定的草坪区,准备薅草捡东西,几个人一小组,划分好的区域,就开干。

  这种干活的事情根本就别寻思找到我,钟不传更是铁打不动的战友,要挨处分也是一起挨。

  我蹲在草坪上,眼睛一直瞄着秦子晴,只见她一只手在那捡,另一只手一下没动弹,时不时还得揉揉。

  噗!

  我将嘴上的树枝吐了出来,随即趁着老师一个不注意撩到医务室,摸了摸自己兜里,只有两块五,便问钟不传:“兜里有钱吗?”

  “有,要多少?”

  “三块钱吧。”

  “你等等。”钟不传从袜子里拿出三块钱递给我:“这是我的私房钱,借你的,你得还啊。”

  “擦,这什么味啊,你几天没洗脚了。”

  “不要给我,对于你的恩人你不捧着唠嗑也就算了,还得埋汰我?今天你要不叫我一声大哥,这钱我都不能给你。”

  “大哥,钟大哥,钟爸爸。”

  “哎,乖,好儿子。”

  “去你妹的。”我一脚将他蹬飞:“占我便宜,这钱说啥不还了。”

  买完云南膏药贴,我背着小手来到秦子晴面前,秦子晴抬头扫了我一眼,转了一个方向,背对着我。

  “秦。”我再次溜到她面前,刚想说话,人家又转了一个方向,很明显,烦我。

  索性我也不管了,收起笑容,强制抓起她的手,气的秦子晴直打我:“你干嘛!张耀阳,松开我,弄疼我了。”

  我也不理她,将实现买好的云南白药铁撕开,缠在她左手手腕上:“你的手腕杵了,我知道是因为我弄的,这味道是挺不好闻的,但你也不能停着,这药挺好使得,贴上就不疼了,最起码要贴三天,十二个小时自己换。”

  说完我将剩下的膏药贴塞她怀里,挺瘠薄的离开了。

  给她贴膏药的时候,秦子晴正用一种莫名的眼神看着我,她的心里没由来的升起一抹暖气,阳光照射在她脸上,你可以清楚的看见她眼神里的涟漪,是初恋的味道吗?

  不用寻思,这一刻的我,虽然霸道,明显很帅!

  “喂。”秦子晴叫住我:“张耀阳,你一连一句抱歉的话都不能说吗?跟女孩子说对不起就是一件很丢脸的事吗?”

  我转过头,呵呵一笑:“从小到大,你啥时候见过我张耀阳跟人说对不起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