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子晴语塞,在她的印象中,我们是从幼儿园到小学再到初中都是一个班级的同学,似乎我真的没有向谁认过错。

  这时,灭绝老尼过来了,她督出着我们快点干以后,便跑到前方跟别的男老师聊天去了。

  我与钟不传躲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玩扒尿炕,有的人可能不知道把尿炕是啥意思,就是聚集一堆土,上面插一根小细棍儿,我拔楞一下,他拔楞一下,谁先给棍拔楞倒了,谁就输了。

  正当我与钟不传玩的热火朝天,马上就要赢的时候,一只小脚迎面而来,直接将我的土城堡给踩灭,根据这双36号小脚,粉色运动板鞋来看,绝对是个姑娘!

  当时我便有了想法,如果是个美女,那我忍了,但你若是个恐龙的话,绝对让钟不传强*了你,来宣泄我心头之恨。

  不管咋样,这时候起身的动作一定要凶狠,气势一定要足。

  一头愤怒的野兽缓缓的站起身。

  “啊呀!”

  还没来得及开口,我的后脑勺便被一个重物狠狠的敲了一下,姑娘捏着粉拳,嘚瑟的晃了晃手掌:“你丫的在这呢,我找了你好几天,臭小子。”

  “你谁啊?”这姑娘看着挺眼熟的,一时半会的没想起是谁。

  “我是谁?瞪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姑娘指着自己,夸张的叫道,显然我将她给忘记的事让她挺来气。

  我仔细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长得挺好看,她肌肤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脸朝花束、身形苗条,长发披于背心,用一根粉红色的丝带轻轻挽住,自有一股轻灵之气,肌肤娇嫩、神态悠闲、美目流盼、桃腮带笑、含辞未吐、气若幽兰,说不尽的温柔可人。,好像在哪见过,但我这一天没事竟偷瞄美女了,所以面前这个姑娘我也记不太清了。

  “你这姑娘长得挺水灵的,说话怎么这么粗鲁。”要不是看她长得挺好看,我绝对抽她了,在我耀阳的人生字典里,只有美女与丑女,不存在男女有别这个词。

  “我粗鲁?对待粗鲁加不讲信用的人,现在我没踢你就算好的了。”姑娘一把揪过我的耳朵,说道:“姑奶奶我叫迟小娅!那天你给我的暖壶踢碎了,到现在还没还给我呢。”

  “哎哎哎,你怎么还动手了,要不是看你是个姑娘(主要是美女),我抽你了信不信?”我被她揪的生疼,耳朵都快要掉了,弯着腰让她欺负的不成样子,挺丢脸的。

  “来,你动手一个我看看,挺大一老爷们要动手打小姑娘,我呸,谁教你的?来来来,动手一个我瞅瞅,吓死你。”迟小娅根本不屑我,说话的同时还得往我身上啐了一口,同时手上的力道加大了。

  我发现我真是拿她一点办法没有。

  “内个,有话咱好商量行不,这么多人看着呢,丢人。”硬的不行咱就来软的呗,哎。

  “现在知道丢人了,那天用篮球给我暖壶砸碎的时候怎么不寻思我多丢人呢,不行,姑奶奶我生气了,道歉。”迟小娅插着腰,像一只胜利的母老虎一样,嗯,就是母老虎。

  “道不了。”

  “你道不道?”

  “不道!”任凭我的耳朵都快被她揪断了,我死活就是不道,爱咋咋地。

  “行,有种,不道是吧。”迟小娅突然松开我的耳朵,随即抓着我的手放她胸前,准确的说是脖子那边,大喊道:“哎呀,非礼啦,各位同学,老师,有不良少年非礼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呜呜呜……”

  后面的话她还没说完,我一个高跳了过去,连忙用手捂住她的嘴:“你别瞎嘞嘞,毁我清誉,擦。”

  “你道不道歉?”迟小娅一副吃定了我的表情。

  真是怕了她了。

  *更t新最/快!上(5J

  “非礼,唔。”

  “对不起。”我快速的说了一句。

  “啥玩意?没听见。”迟小娅嘚瑟的晃了晃脚丫子,小腿一颠一颠的,佯装抠了抠耳朵,又问道。

  “对不起,我错了,姑奶奶原谅小弟行吗?暖壶一定赔给你,我现在钱没攒够,容我缓两天,行不?”

  “哎,早这态度不就完了,真是欠揍,三天之后,晚上八点半,我准时在女生宿舍门口等你,晚来一分钟,咱俩都是个事。”

  看着迟小娅离开,我不禁长长的吁了口气,玛德,我怎么好像有点整不过她呢,这个女孩的行为太霸道了,跟她甜美的长相完全不成正比,也不知道这姑娘的父母是怎么教出来的这个奇葩,我要是她爸妈啊,得上老火了。

  正当我胡思乱想之际,一张堪比鞋拔子一样的大长脸凑了过来,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远去的迟小娅,眯眼睛一阵深思。

  “啊,卧槽,你干啥呢,骗吻是不,我初吻啊,曹。”一回头,就装上钟不传的大脸,直接来了一个耀阳哥的法式香吻怼他脸蛋子上了。

  这货用手擦了擦:“阳仔,刚才我好像听你跟那姑娘说对不起了?我认识你这么多年,好像第一次听到你跟人家说不起。”

  “放屁,我能跟一个小黄毛丫头说对不起?你一定是出现幻觉了。”老脸一红,被他听到了,得埋汰我一辈子,尴尬。

  “不可能,我绝对听见了。”钟不传很笃定的说道。

  “你看这是几?”我伸出一根手指头问道。

  “一啊。”

  “那这是几?”我又伸出一根手指头。

  “二啊。”

  “两根手指甲加在一起是几?”我又问。

  “三啊。”

  “哎,这孩子没救了,我说你出现幻觉吧,两根手指头加在一起不也是二么,没事的话少打你那小霸王游戏机吧,多去医院看看心理医生,没事让你爸给大夫多送几块猪肉,要后丘那块,全瘦肉的。”

  “一根手指头,在伸一根手指头,加起来是两根手指头。”钟不传自己缕了一遍,随即一拍脑瓜子,萌萌哒的说道:“耀阳,还是你特么聪明!喂,你干啥去?”

  ‘去小学收保护费去。’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