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去。”这种事从来不会落下我家钟哥的,钟哥搂着我的肩膀:“钟哥不去的话,你能有安全感么?”

  “绝对没有啊。”我笑呵呵的来到秦子晴身边,她已经不生我的气了,我一边帮她薅草,一边问道:“你负责的区域在哪儿?”

  “就这一片,不用你帮我,我可以的。”秦子晴这丫头平日里瞅着挺温婉的,性格却极其倔强,说自己做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好的这种人。

  “时间不够了,别薅了,敢不敢跟我逃了?”

  “去哪儿?”

  “你不说你姑家还是三舅家的小弟老挨揍么,我去看看咋回事。”我也就是在这时候才能觉得自己帅上那么一丢丢。

  OK2y“

  “是我姑家的小弟,可是我的活还没干完。”

  “等你干完,人家都放学了,不行去弄完,你在回来干,我自己去真找不到地方,要不然你领过去后,你在回来。”

  “能行吗?”对于秦子晴这种乖乖女来说,现在跑了就跟逃课一样,让她很难过了心里那关。

  “有啥不行的,出了事我担着。”我拍着胸脯保证道。

  “好吧。”秦子晴看了眼不远处的灭绝老尼,想了想,跟我跑了。

  全校薅草,基本上你只要点子不是那么背,干完活再来个大集合的啥的,老师一般发现不了,可是呢,我们偏偏点子就是这么背,人家干完活,老师直接让走了,灭绝老尼这个事逼,在薅完草以后还来个大集合点名,我擦,那是我印象里秦子晴第一次因为我而受罚,可偏偏就是因为这一次我们一起受罚,让她对我的好感突然就好了起来。

  “张耀阳,你走反了吧。”我们几个偷偷摸摸的离开队伍后,秦子晴指着后面厕所的方向,挺萌的问道:“跳墙不是那边么。”

  我乐了:“你咋知道跳墙在那边的,你跳过?”

  秦子晴摇摇头,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没呀,听臭屁闻学的,他就老从那边跳墙。”

  我心里没由来的一阵反感:“跳墙都是那些完犊子的选手干的事,哥向来走大门。”

  钟不传一愣,悄悄的对我说:“阳仔,咱俩不是一直都是跳墙的选手么,你咋还给自己埋汰了呢。”

  “钟不传,你知道这年头死的最早的人都是些什么人吗?”

  “都是些会武功的,会游泳的?”

  “不对。”

  “那是?”

  “都是些老说实话的,闭上你的肛门,ok?”钟不传这个天然呆我也是服气了,要不是有一张帅气的脸蛋,怎么可能泡上那么多小姑娘,要是钟不传的这张帅脸给我,配上哥们的气质,简直就是少女们的恶魔,让她们欲罢不能的存在。

  秦子晴有点害怕:“小耀阳,你看门口在那呢,一会儿给咱们抓到就该受处分了。”

  我停下脚步,挺不乐意的说道:“请把小那个字给我去掉,我不小,还很大。”

  “哪儿大啊?”钟不传贱贱的对我挑了挑眉头。

  “晴子,告诉他,我哪大。”

  这时候的我们虽然才上初一,但已经懂得了很多事情,尤其是男女那点事,女孩子了解的要比我们都早一些,秦子晴自然能听懂我们之间的对话,这种有点污污的话题,惹得她满脸娇羞的快步向前走去。

  哦对,忘记跟大家说了,虽然我们长在新中国,活在新世纪,灌篮高手这个动画片还是本能的影响了我们这一代,就像猫跟老虎,猴哥,黑猫警长一样,即使过了N个轮回,小孩子们最愿意看的还是这些动画片。

  突然间就觉得秦子晴跟里面的晴子长得也像,性格也像,名字都有点相像,所以有时候我会喊她为晴子,来逗她。

  她也不恼火,总是对我说:“虽然你叫我晴子,可你不是我的流川枫。”

  让我很是受伤,后来仔细一想,我可以不是你的流川枫,但哥们能做你的樱木花道,一生一世的仰慕你,爱慕你,也可以噻。

  “被发现了很丢脸诶。”秦子晴低着脑袋,紧张的抓着我的袖子。

  “你别抓我袖子啊,这要是让门口看见了以为咱俩牵手呢。”

  “可是我害怕啊。”

  “有我在你怕几毛,跟着我就行了。”我跟钟不传并肩走在最前面,秦子晴跟在我身后,准确的说是躲在我身后。其实我也挺紧张,只是装的不紧张罢了。

  “站住。”门口还是叫住了我们。

  “完了完了。”钟不传哀嚎了两声:“一会儿不行我领晴子先跑,阳仔你顶一下。”

  “哪个班的?”

  “初一一班的。”我镇定自若的回道。

  “叫什么名字,这么早就走了呢?”

  “叔,我叫陈辉,他俩叫唐闻跟李冰,我们班薅草,老师说谁薅完谁就能先走。”

  “哦,注意点车。”门卫也没多想,将名字记在本子上,就放我们出去了。

  出去的时候我们还挺悠闲的走着,等到下一个拐角门卫看不见的方向后那是撒腿就跑啊,跑了两条街以后,我们才停下脚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太尼玛吓人了。

  “瞅瞅你俩这点小胆吧,一个小门卫就给你俩吓成这样,真是完蛋。”钟不传跟我朗朗的吹起了牛逼,也不知道是谁刚才跑的最快!

  “对,我俩胆子小,行了吧,有烟没?给我来一根,憋死我了。”

  “就剩一根了,你抽一半给我留一半。”钟不传从兜里摸出一根皱皱巴巴的烟扔给我。

  “烟你不是藏在袜子里吧?”我挺瘠薄担心的问了一句。

  “没有。”

  “那还行。”我吧嗒一声,熟练的叼在嘴里。

  “我擦裤衩子里了。”

  呕!

  我立刻吐了出去,这尼玛裤衩还不如袜子呢。

  “你不抽别浪费啊。”钟不传将烟从地上捡了起来,擦了擦烟嘴,随即自己裹了起来。

  秦子晴正用一种莫名的情绪看着我:“你……抽烟?”

  “昂。”那时候的自己很傻,总以为抽烟的男人会有魅力感,给人很忧郁很颓废很有故事的样子,殊不知那时候的女孩子最膈应的就是抽烟的男孩。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