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欺负小盆友的事,我肯定是做不出来的,就只能交给我们的宇宙装逼之王我钟哥了。

  这几个孩子见到我俩到来以后,感觉不妙,转身就要跑,让钟不传一声就给叫住了:“站住,谁让你们走了。”

  钟不传的样子有些吓人,挑着眉头看着这帮孩子,指着其中领头的那个小孩子:“你,欺负他了?”

  这孩子明显害怕了,但给我的感觉却挺皮实的,这样的人平常肯定老欺负人,他咧嘴一笑:“没有哥,我们闹着玩呢。”

  钟不传一把揪起这孩子的脖领就给拎起来了:“给人欺负成这熊样了,是不是我也得跟你闹着玩?”

  这孩子见躲是没办法躲了,便咬牙说道:“我哥初一陈辉,你认识吗?”

  陈辉?初一的?那应该就是我们班的那位了,怪不得这小子敢这么欺负人,感情有个哥哥罩着呢。

  眼下,别说你哥是陈辉了,你哥就是初二的项顶的也不好使。

  钟不传一愣,瞪着眼珠子说道:“不认识,别瘠薄跟提你哥,不好使知道不?”

  这小孩让钟不传给吓到了,可心里不服气:“哥,你叫啥?”

  钟不传给这小子往地上一扔,一人踹了一脚,随后指着秦子晴的弟弟,说道:“我叫啥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知道他是我弟弟,你在欺负他,我下次揍你还狠。”

  钟不传还是怂了,没敢说自己的大名,哈哈。

  这几个小子的裤子上瞬间多了一个大脚印子,他们用手扑棱了几下:“哥,你打完没?”

  钟不传将手举了起来,做了一个要抽他们的手势:“艾我草,你这语气明显不服啊。”

  这几个小子一歪脑袋:“哥,我们服。”

  钟不传满意的点点头:“那你们几个以后还欺负他了不?”

  “不欺负了。”他们答应的特痛快:“那我们能走了不?”

  钟不传转头看向我,询问我的意思,我想了一下,对秦子晴的弟弟说:“去,上去一人给一个嘴巴。”

  “啊?”秦子晴的弟弟瞬间愣住,表情非常的为难,那意思就告诉我,他不敢。

  “不用怕,尽管打,打完我给你撑腰,他们要是在欺负你,你就告诉你姐,我还来揍他们。”说完以后,我对这三个吼道:“站好了都!”

  这几个孩子也是怕我们,三个人站的笔直,双手压在裤线上。

  “要不,算了吧。”秦子晴挺来气自己弟弟的懦弱,可也不喜欢欺负别人,刚才已经踢了三脚,给点教训就得了。

  可她一个女孩子根本不懂,这三个孩子明显就不服,等我们走后,欺负她弟弟肯定欺负的更狠,现实生活中哪有像小说写得那样夸张,刚开始被欺负成狗,然后有一天就开始反抗,然后别人都叫他哥,从此走向一个嗷嗷牛逼的道路,那tm纯粹是扯淡。

  一个孩子你越熊,他们欺负的你就越厉害,自尊心受到的打击也就越大,慢慢的这个孩子就啥也不是,然后更多的人欺负他,一旦他被欺负成习惯了,以后连反抗都懒得反抗,他只会希望赶紧毕业,然后换一个学校,就可以脱离他们的魔掌,事实上是即使你换了一个学校,你这种天生懦弱的性格依然只有被欺负的命。

  只有自己反抗,像个男人一样挥出自己的拳头,那样才没人敢欺负你。

  老爷们,这一辈子,不打媳妇,不打女人,就够了,面对男性同胞,他们欺负你,你要是不狠狠的给予回击的话,我都替你们父母感到丢人。

  K

  在我的再三鼓动下,秦子晴的弟弟最终动手了,只是一人软绵绵的踢了一脚,愣是没敢扇嘴巴,不过我也挺满意了,这也算是他的一个进步了。

  这三脚已经让这孩子鼓足了很大的勇气,打人家自己都快哭出来了,我也是无语了。

  我将秦子晴的弟弟拉到我的身后,对那三个孩子说:“我是初一的张耀阳,你要是不服气,随时来找我,但我要是听说你们敢欺负他,你看我下次揍你还是不是这个过程就完了。”

  “哥,我们知道了,我们能走了吗?”旁边的两个孩子早就吓懵了,只有这个陈辉的弟弟还敢说话。

  待到我点头,这帮孩子才如释重负的离开。我们四个人溜溜达达的往出走,这时候学校已经没什么人了,秦子晴拉着弟弟说:“跟哥哥们说声谢谢。”

  “谢谢哥哥们。”

  “没事,小事情哈,有事你就告诉你姐就行,我们就帮你了。”钟不传哈哈一笑,挠了挠脑瓜子,像个二逼。

  “那我们就走了?”她看着我说道。

  我还不想让她这么早就走,便半开玩笑的问道:“帮了你一点表示都没有么?”

  秦子晴想了想,微微一笑:“呃……明早给你带一杯奶茶好不好?”

  我指了指她身后的小卖店,说道:“奶茶就算了,那是姑娘喝的,兜里没钱买烟了,你能给我买根烟抽不?”

  秦子晴很烦男生抽烟,可我刚刚帮了她,她也不好意思拒绝,便伸出一根手指:“就一次。”

  我呵呵一笑:“嗯。”

  女孩子上学的时候比我们有钱多了,我们爸妈一个星期能给五毛钱买袋辣片就不差了,至于饮料?想都别想,我妈说喝水健康,没事就给我带水喝,偶尔还让我爸做个糖醋水让我当饮料拿学校去,我嫌丢人,就不拿。

  可姑娘们经常们就不一样了,经常能从她们兜里看见五块钱,甚至十块钱的大票,她们会买奶茶,小白兔奶当,激活饮料等一些列零食,我跟钟不传没事就总跟班里的小姑娘混好吃的吃,反正我俩脸皮也厚,跟她们玩的也好,倒也无所谓。

  秦子晴将兜里的五块钱掏出来,对小卖店老板说:“来一盒葡萄烟(一块五一包,可能现在绝版了,我是看不到了)。”

  我打断请子晴,向老板问道:“散卖吗?我只要两根。”

  老板从自己兜里掏出两根:“五毛钱一根,两根烟,一块。”

  我扭了下脖子,对她说道:“就要两根,掏钱吧。”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