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丫头绝对就是一个问题少女有木有,就我所了解的迟小娅,是那种上课必然全睡,考试基本各位,问啥啥也不会的主,性格特野,有事没事就跟老师,同学干一仗,说好听点性格那叫古灵精怪,说难听点,就吖一女流氓!

  van

  学校有很多她的传说,最牛逼的一次听说给她一个男生大嘴巴子给正反抽,抽的人家小男生嗷嗷哭,最重要的是人缘特别好,招呼一声,甭管能不能惹事的男生,全都得给她点面子,帮她平事。

  女孩子的战斗力其实没多少,怕的就是她长得太好看,完了喜欢小混子男生在一块玩,这样她的战斗力就有点爆表,最最最重要的是这帮男生还愿意宠她。

  我拔楞钟不传的肩膀,说道:“别看她了,咱们消停的打篮球,这种姑奶奶招惹不起。”

  钟不传咧嘴一笑,原地运了几下篮球,然后丢给我:“你也有怕的人袄,来,去发球。”

  跟钟不传一起打篮球,永远都是发球的命。

  我跟钟不传是两个人来的,随便又找了一个看热闹的人组了一拍,当时篮球场可能越有十二个人左右吧。

  只见迟小娅嚼着大大泡泡糖奔着我们就来了,我以为是找我的呢,当下不由得看了一眼她。

  “你等我开学的就把暖壶赔给你行不?”这丫头可真小气啊,不就弄坏他一个暖壶么,至于这么玩了命的找我么。

  怎料到这丫头根本就不是来找我的,叼都没叼我,单手插手直接撞开我的肩膀,向我身后走去,我疑惑的看着她走到另一个各子不高,挺瘦弱的男孩面前,吊儿郎当的问道:“杨声威是吗?”

  “娅姐怎么了?”这人明显听说过迟小娅的威名,对她说话挺客气的喊了声姐。

  “娅姐是特么你叫的啊。”跟着迟小娅一起过来的几个男生,领头的叫陈业兴,不满的杵了那人一拳,那人被杵的后退几步。

  “……”这人便没再说话,只是皱着眉头看着这帮来势汹汹的人。

  “给我打。”迟小娅根本不用动手,招呼一嗓子,这群男生就冲上去对着杨声威一顿暴打。

  而我跟钟不传则是纯看热闹,因为我们根本都不熟,我也不是什么正义的侠客,跟杨声威一起的那几个朋友他们都没插手,我俩更不会插手。

  而且我俩不仅没插手,都想溜走了,真tm庆幸那天给她暖壶踢碎了,她没领着人过来揍我。

  要不是钟不传这个好事的非要在看会儿,我想我们以后也没啥交集,当时看完她的实力以后,就想着赶紧把她的暖壶赔给她,就完事了。

  杨声威被打的挺惨,鼻子蹭蹭往出冒血,迟小娅叫停后,溜溜达达的走到这人面前,轻轻的踢了他一脚:“喂,别装死啊,我姐妹说了,不想跟你处对象,你别像个癞皮狗是的天天缠着人家,遭人烦知道不。”

  “知……知道了。”

  迟小娅拍拍手,没有恋战的意思,解决完以后,心情不错的松了口气,紧接着一撇脑袋,目光看见了我,而我几乎是下意识的将身子藏在钟不传的身后,希望别被她看见。

  迟小娅微微一笑,双手背在身后,就跟电影里的公主一样,迈着轻盈的步伐走到我跟前,说道:“别忘记暖壶的事。”

  “嗯。”

  迟小娅挥了挥小粉拳,我往后躲了躲,她不屑的笑了:“小胆儿吧。”

  说完,看着地上的益达,便给捡了起来,随手倒了两粒,津津有味的嚼了起来:“嗯嗯,还不错,味道挺好的,走。”

  “喂,我的益达。”我硬着头皮叫住迟小娅,虽然我很不情愿的叫她,她若是吃了两片给我放回去也行,看着意思要拿走,这是我辛辛苦苦给别人写了好久的作业换来的成果。

  “首先,我不叫喂,你可以叫我迟小娅,也可以叫我丫丫(她的外号),其次。”她晃了晃益达:“这是我的益达。”

  “真你么不要脸。”话音一落,全场鸦雀无声,我说完也特么后悔了,完全是嘴一秃噜下意识说出来了,只见钟不传微微叹息一声,离我半米开外表示不认识我,并且捂着双眼,生怕溅他一身血。

  刚准备离开的迟小娅听完我的话以后,身形一怔,紧接着回头瞪着我,我一点不撒谎,这一刻我有一种跟我爸瞪我的感觉是一样一样的,从小我除了我爸,我几乎是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男生,面如一个小姑娘我竟然有点心慌了,这是怎么了。

  为了避免她们看出我的窘迫,我还特意挺了挺胸膛,以表示哥们很淡定。

  “小逼崽子,你tm说谁呢?”她的实力打手陈业兴兴冲冲的就奔我来了。

  我可没刚才那小子那么软,要是干就干呗,我干不过迟小娅还干不过你了吗?

  咦?我为什么要说干不过迟小娅,我俩打过吗。

  “你是大逼崽子。”我说话的同时,钟不传也不闹了,立刻跑了过来,双方交战一触即发。

  “等下。”迟小娅突然开口叫住陈业兴:“让你动手了吗?”

  陈业兴委屈:“丫丫,他骂你。”

  “他骂我又不是骂你,你急个蛋,后面呆着去。”

  “哦。”陈业兴就像个乖宝宝一样,不小心给我萌到了,刚才还凶神恶煞的,面对迟小娅竟然这么乖巧,卧槽,瞎了我这双24K的大狗眼。

  迟小娅嚼了嚼口香糖,低头想了想,随后嘴角扬起一抹四十五度的笑容,晃晃悠悠的凑到我跟前,俯视着我问道:“你骂我?”

  这么多人我也不能说口误啊,那得多特么丢人,于是我咬着牙说道:“昂,怎么滴?”

  “哎呀,反天了你,在骂一个我看看。”迟小娅毫不客气的揪起我的耳朵,直接给我拎起来了,我滴天,这丫头怎么这么愿意揪人耳朵,这一次揪的手法比上一次还狠,并且一边揪一边拧,让一旁的钟不传看着都疼。

  “哎呦,疼死我了,你让我骂我就骂,那我多没面子,我偏不骂!”哎,在场的人只要不瞎不聋,都看出我怂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